•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校友19000多人

    1235

丹麦保镖变身记

2017年第二期

文/夏敏

吉米·拉斯姆森(Jimmie Rasmussen)在重塑自我方面可谓达人。还不到40岁,他就已经在四个不同行业、三个不同国家的企业里担任过要职。他曾是一名丹麦军人,后来在一家安保公司担任管理工作,曾负责007电影中詹姆士·邦德(James Bond)的饰演者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的保卫工作。他曾是一名“家庭妇男”,后来在自己学习汉语的那所教育机构担任管理工作;曾在食品行业任职,现在又从事水处理行业。虽然经历一波三折,但他那颗拥抱改变的心却是一如既往。

“我做过运营经理、部门主管、总经理,现在负责战略和营销工作。所以我不仅在不同行业工作过,也担任过不同的职务。”他笑着说。

他在上海虹桥天地宽敞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我们的采访。目前,他供职于一家丹麦企业——格兰富水泵公司(Grundfos Pumps)。一家猎头公司认为他的管理技能完全能够胜任,因此向他推荐了这份工作。虽然当时吉米对水泵一无所知,但这并不妨碍他勇敢地接受这份工作。毕竟,他接手前几份工作时也毫无行业经验,但最终都做得不错。

“希望通过分享我的故事,以及我在不同职位取得成功的经历,给他人带来启发,让他们看到灵活性以及愿意学习、拥抱改变的态度能够成为优势。”他说,“无论在哪个行业,高层管理人员都需要具备这种商业全局观。”

他经历过艰苦岁月。当初和妻子来到中国,两人曾双双失业,还要抚养孩子,那时他们也曾怀疑过把积蓄用于吉米学习汉语和进修中欧GEMBA学位是否明智。现在回首往昔,吉米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只是答案当时尚不明晰。

Q & A:

Q:是什么机缘让您承担起保卫“詹姆士•邦德”的任务?

A:在丹麦军队服役五年后,我觉得已经获得了足够的经验。退伍后我被招募到G4S(Group 4 Securicor)公司,就员工人数而言那是全球第三大安保公司。我最初担任督察工作,自己也作为安保人员值班,但很快就得到提拔,开始负责运营管理工作。之后的六年里我经历了多次升职,成为了丹麦部门主管。

我曾尝试产品多样化,因为那时我们的服务很容易被竞争对手取代,所以我仔细研读丹麦法律,希望扩大安保服务范围。后来,公司开始为大使馆提供安保服务,很快便担负起美国、以色列、英国驻丹麦大使馆以及其他高风险设施的安保工作。然后我们又发展了保镖业务,007系列电影在丹麦取景时,我们为丹尼尔•克雷格提供VIP保护。都说一图胜千言,从营销角度来看,公司保护007的照片就是无价之宝!我们还为其他VIP客户提供过安保工作,包括丹麦皇室。

Q:在G4S的工作似乎有着良好的发展契机,保护电影明星和皇室的工作听起来也激动人心。后来您为什么离职呢?

A:多年以来,我的妻子都很支持我的工作。所以当她得到来中国工作的机会时,我对她说,“去吧,我也会去那里发展。”当时我30岁,我知道要在G4S取得更大的发展,还需要六年时间。

Q:从公司高管变身为家庭妇男,您当时有何感想?

A:2010年来到中国后,我必须重新思考和定义自己,这种感觉很奇妙。我们刚到中国时,我有很多空余时间,开始参加很多中文培训课程,因为我知道自己需要充分利用这段时间。我一直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而学习中文是深入了解中国文化的最佳途径。我也觉得可能要在中国生活一段时间,学习中文是个好主意。

大约一年后,我开始感到不安,想做更多的事情。我已经习惯工作,习惯承担责任,所以开始尝试回归职场,但这非常困难。因为之前从事管理工作,我对潜在的职业机会期望很高,但我的中文不够好,就业市场行情也非常艰难,这些期望并没有实现。我在丹麦学到的知识在中国难以应用。

最终我利用自己的管理技能,成为奇迹中文学校(Miracle Mandarin)的顾问,就是我学习中文的那所学校。除了中文,他们还教授最佳实践。在我多次指出学校可以改进的地方后,他们对我说:“你来负责怎么样?”于是,我从一名学生变身为公司总经理,他们在中国有五个校区,在加拿大和德国也有分校,但运营方式极其中国化。这是一段宝贵的学习经历,非常艰难,但也让我收获了很多。

Q:这么说,基本上您是通过提建议而获得了奇迹中文学校工作的,之后您又是如何找到其他工作的?您找工作时是否想要从事某些特定行业?

A:当时我愿意从事任何行业的综合管理工作,但工作非常难找,我必须进一步对自己进行投资,提高自身竞争力。于是我开始攻读中欧GEMBA课程,在就读期间,我的妻子失业了,突然之间我们俩都没了工作,并且我已经把所有的钱都用到了学习中文和GEMBA上!那段时间我们压力非常大。

就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德国爱焙士(Ireks)公司找到了我,聘任我为中国区总经理,这是一家食品加工跨国公司,营业额约为170亿元人民币。那时爱焙士来到中国已有一些年头,但还未真正发展壮大。我的工作主要是管理公司,组织公司架构,使其真正成为一家外资企业。三年后,我们步入正轨,度过了艰难时期。

一年前,有人向我介绍格兰富的工作。起初我并不感兴趣,因为我在爱焙士的工作很忙,事业也很顺利,最后他们说服我接受了这份工作。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个好机会,是我第一次在丹麦境外的丹麦公司工作,我既能在丹麦环境中工作,又能在中国市场工作,可以说鱼和熊掌兼得。

Q:您目前的工作与原来在丹麦的工作相比有何不同?您是否觉得自己正在职业道路上扬帆远航?

A:我出身安保领域,在这方面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我从G4S公司底层做到高层,基本上对所有事情都了然于胸,所以没有任何真正的挑战,也没有惊喜。来到中国,我瞬间感到茫然无措!在奇迹中文学校工作时,我基本上要从头开始学习如何处理事情。那时我的工作是管理顾问,但除了管理实践我对其他一无所知,所以在担任顾问期间,我的学习曲线陡然上升。

后来我进入食品行业,在爱焙士工作。他们同样非常专业,而我对这个行业一无所知,所以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我从事水处理行业,之前是一片空白,但现在学到很多知识。在每一份工作中,我都可以借鉴之前的工作经验,但也必须学习非常具体的专业知识,了解各个公司的专长和业务。现在,拥有四个不同行业的从业经历成为了我的竞争优势。

Q:您来到中国放手一搏,现在显然发展得不错,那么您对来中国工作的外国人有何建议?

A:不要局限于自己过往的经历背景,不要囿于自己的世界。你需要了解周围的世界,适应新的环境,需要不断学习、突破极限,越早行动越好,把每次机会都看作潜在的学习经历。不要因为某份工作“低于”你原先在本国的职位而不予理会。眼光放长远一些,关注你的终极目标。某个机会可能不太理想,但要勇于尝试,竭尽所能把事情做好。

Q: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您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带着两个孩子在中国工作的这段经历,可能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时期。我有两个儿子,大的两岁半,小的六个月。

不断换工作的那几年,我如同坐过山车一般,很不可思议。因为开始每份新工作时我都对所在行业一无所知,必须恶补行业知识,还要了解公司的文化和基因,开拓自己的道路。

同时,这又是个不断移动的目标,因为你的同行会越来越聪明,你要迅速赶上他们。有了三次这样的经历,还带着两个小孩,我感觉在中国七年就如同在欧洲十五年!

我能坚持下来是因为我有一个好妻子,也因为我学会了安排好优先次序,并且充分利用时间。

 

吉米•拉斯姆森的中国生意经

对想要来中国工作的外国人有何忠告?

勇于争取,但也要脚踏实地,认清自己的能力和雇主的要求。没有公司会让人站在机场朝你喊,“来我这儿吧!”这不可能。来到这里后,你需要迅速开始了解当地的相关知识,这会让你最终得到雇主的青睐。

对于收到丹麦求职者简历的中国管理人员有何建议?

给他一个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而不仅仅是为了让公司有一张“外国面孔”。尝试发挥他的专长,并设法让他顺利过渡。这是公司实现多元化和走向国际化的良好契机,也是公司发展的必经之路。如果不这样做,公司很难发展壮大。

如何看待中欧校友网络的重要性?

如果不参加校友活动,你会错失很多机会。校友网络是我们在海外的家,是我们相互沟通的大好机会,参加这些校友活动会让你获益良多。

校友活动中蕴藏着很多商业机会。当然,你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来参加校友活动的。一旦你融入校友社群,自然就会遇到很多机会。参加校友联谊活动,我能够为供职的公司做一些事,这在其他情况下是不会发生的。作为中欧校友,我们可以相互帮助、互惠互利,只有通过共同参与活动,建立起友谊和信任才能如此。

中欧EMBA对您的职业发展有何帮助?

真正能够持续带来附加值的是你所学到的知识。我从不同的地方获得不同的眼界,学到了管理整个公司所需要的知识,即便你从事的是某项特殊工作或负责某个具体领域,道理也是如此。这是真正对我有价值的东西,也是我衡量自身投资回报率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