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汪弘彬:一位财经媒体人“逆流而上”的职业道路

2017年第二期

文/袁梅

他曾经亲历财新传媒成长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财经新媒体的整个过程,他是欧美财经类刊物在中国最成功的发行人之一,他也是将《华尔街日报》等英文原版报刊介绍给中国商学院的第一人。

当这些标签聚集在一个人身上,会交织出怎样的色彩呢?

今天,当很多出色的外企职业经理人带着情怀和梦想回归民企的时候,已成功在新媒体创业的汪弘彬(GEMBA 2012)却选择逆流而上、重返外企,成为1969年诞生于伦敦的老牌财经媒体——欧洲货币机构投资者集团(Euromoney Institutional Investor PLC)的首任大中华区总裁。

这绝不是逃避或短视,而是基于读完中欧GEMBA课程后,他对全球化与财经媒体的一些新观点,“之前的20年是国外企业走进中国,而今后20年正好相反,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时代。国际企业要在中国市场继续取得成功,就必须考虑外部环境的逆转性变化。未来中国企业势必要占领更多国际市场,甚至成为国际市场的主流,就如同过去欧美领先企业在全球扩张的过程中来中国投资发展一样。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这个职位让我能够整合全球的资源和平台,帮助更多中国企业走向更广阔的世界,同时我也期望能为中国媒体同行的商业化转型之路带来一些启发。”

2000年初,汪弘彬从浙江大学毕业来到上海,在美国道琼斯公司(Dow Jones & Company)开始了自己在国际财经传媒领域的第一份工作,与生俱来的销售天赋加上自身努力,让汪弘彬很快在这一行业崭露头角。从道琼斯公司全国发行经理到英国《经济学人》中国业务发展经理,再到《福布斯》全国销售总监,汪弘彬只用了短短六年时间。在国际顶尖财经媒体的工作经验,也使得这个年轻人谙熟了企业全球化经营的战略和业务演进。

2009年,当外企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却选择回到中国本土媒体——当时中国首屈一指的《财经》杂志。

当被问及为什么没有继续外企路线时,汪弘彬坦率地说:“我在《福布斯》工作时,对中国的创业者和大环境有了深刻了解,我看到了中国经济的巨变,并感受到了中国媒体话语权的上升。”

2009年秋天,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投身中国本土媒体,打算继续一展抱负,没想到仅几个月后,就发生了当时举世瞩目的中国媒体业传奇出走事件:2009年11月,《财经》主编胡舒立辞职,最核心的采编团队中的大部分人随后离职。2009年12月,胡舒立创办财新传媒有限公司。作为初始团队成员之一,汪弘彬开始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同时也见证了中国新一代深具影响力的财经媒体的崛起。

创业之路:财新传媒的崛起

回想起财新传媒刚创立的情形,当时担任华东总经理的他可谓压力不小。从招聘、渠道、客户、发行、新媒体架构建设,到行政、产品设计、营销策略、办公室装修,事无巨细,他都要亲力亲为,而最难忘的还是最初带领团队在民宅办公了三个月的情景……此间种种,如今道来只是云淡风轻,但言语间依然透露出当初创业之艰辛。

熬过了最开始的困境,随着中文财经类新媒体的商业价值被认可,市场份额迅速上升,汪弘彬又一次抓住了机遇,他亲自制定了财新新媒体的发展经营策略,并帮助财新领先于同类媒体完成了这步关键转型。

在短短几年中,他的业务量从零起步,一路势如破竹,他也从华东总经理晋升为助理总裁,最后成为财新传媒集团副总裁,负责全国媒体经营业务。

在财新传媒创业的第二年,怀着一份商学院情结和对新知识的渴求,汪弘彬选择到亚洲顶级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继续学习。

人生转折:中欧GEMBA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追求考试成绩A的学生,我到中欧也不是为了寻求标准答案,因为商业环境千变万化,永远没有正确答案,在正确思维逻辑支撑下的方法论才是商业制胜之道。我希望在这个学习环境的浸淫下,得到更多启迪和决策指引。而事实证明,中欧的确满足了我最初的期待。”汪弘彬说。

在中欧两年的GEMBA课程让他和一群同样出色的人碰撞出了火花。“我的很多中欧同学都是各领域精英,在这种高手云集的氛围中,你会不由自主地被对方身上很多优秀品质所感染、所启发。这对我后来的工作影响深远。”

更重要的是,在中欧的学习让他改变了看待事物的逻辑和方式。如果说,原先的他是从自我职能出发去理解公司业务,而在中欧的“回炉重造”则让他彻底学会了从全局上把握企业的运营,从宏观层面来判断产业发展的趋势,从一个抽离的视角看待商业的本质。

带着这份体悟,毕业两年后,当创业之潮风起云涌,人人都在融资逐梦的时候,汪弘彬又做出了一个不寻常的决定——离开财新,重回外企。

重回外企:用全球化视野运营媒体

“中国财经媒体经历了长时间的数字化转型和内容变现的探索,虽然有不少成功的尝试,但是整体商业经营还是压力重重。作为在这个行业摸索了十几年的资深媒体人,我可以说比其他行业的人看到了更多的成功与失败。”汪弘彬说。

从GEMBA毕业后,汪弘彬加入了中欧创新传媒班并担任班长,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他和来自不同媒体的同学们一起探索传媒业的未来。

汪弘彬目前就职的欧洲货币机构投资者集团,被他称为“媒体界的投行家”。在过去几十年里,该集团充分利用资本的力量,从全球媒体资产收购开始,形成了全金融产业的纵深覆盖;90年代末期,集团将战略转移至投资和收购数据和研究公司,再向数据信息提供商方向发展,成功将自己从媒体升级转型为以提供数据信息为核心收入的企业集团,服务对象为机构投资者和商业决策者。

经历过多家财经媒体的汪弘彬认为,欧洲货币机构投资者集团探索出了一条媒体持续发展之路。他说,很多传统媒体的核心是“创造影响力,拥有话语权”,战略目标是自身“成为市场的主导者”;而欧洲货币机构投资者集团则强调为机构客户投资交易提供服务的属性,把“帮助客户实现价值”作为首要战略目标。

这家企业符合汪弘彬对财经类媒体未来转型轨迹的判断——把数据、信息作为内容变现的主要模式,收费对象集中于机构,将新闻价值转换成促进交易的信息价值;再加上媒体影响力所带来的品牌溢价,以及线下活动平台所产生的客户粘着性,形成了更加稳固、相辅相成的业务模式。在传统媒体收入基本下行的年代,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欧洲货币机构投资者集团(FTSE250成分股)以每年4亿英镑的营收证明了自身战略的行之有效。

汪弘彬说:“中欧的定位是‘中国深度,全球广度’,我也在中欧获得了更为全球化的视野。我期待这次转型也能为我的中国经验加上全球广度,从而整合全球资源和平台,帮助更多中国企业走向更广阔的世界;同时我也期望这次探索能为中国媒体同行的商业化转型之路带来一些新的方向。”

 

关于欧洲货币机构投资者集团

1969年,欧洲货币机构投资者集团诞生于伦敦,旗下拥有欧洲货币(Euromoney)、金属导报(Metal Bulletin)、机构投资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等70多个品牌,以数据、研究及报价,媒体及咨询,会议活动及培训为三大业务板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