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校友19000多人

    1235

熊光辉:我们离共享巴士还有多远?

2017年第二期

文/张响

周一早高峰,上海的道路如约上演一场拥堵大戏。有人等在公交站旁,焦灼的目光并没有让车早一刻到达;有人打开手机,却迟迟没有司机接单;有人想骑共享单车,可天偏偏又下起雨来;有人坐在自己车里,半小时移动了一公里……

我们看似拥有很多出行选择,却依然痛苦地堵在路上。

于是,“共享巴士”出现了……

这几年,共享出行的话题可谓脍炙人口,在共享单车风靡全城的当下,敏锐的创业者们又把目光投向了共享巴士,其中就包括中欧校友、小龙巴士创始人熊光辉(GEMBA 2012)。

在张江高科技园区一家孵化器的办公室里,45岁的熊光辉与小龙巴士的20多名员工一起坐在略微拥挤的大开间里。公司没有华丽的装潢,甚至可以算简陋,唯一显眼的是员工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据。“其实我们是一家信息化管理公司。”熊光辉向记者强调。小龙巴士与传统巴士公司不同,它靠互联网连接用户,依靠数据分析来规划线路、计算需求。

在小龙巴士的微信公众号上,用户可以自主购票选择早晚高峰出行的巴士线路,他们可以单次购票,也可以包月。没有合适路线的用户还可以留下自己的地址信息,公司会根据新用户的数据判断是否需要增加新线路。此外,小龙巴士还提供企业班车和其他包车服务。

对于拥有工程师背景的熊光辉,大数据、算法这些词并不陌生。1999-2006年,他曾在硅谷工作七年之久。然而,因为心中一直有个创业梦想,他最终选择回国创办自己的公司。

熊光辉最早开办了一家IT咨询公司,为了增加自己的市场营销和管理技能,他于2012年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就读GEMBA课程。2013-2014年,滴滴、优步(Uber)的崛起让熊光辉嗅到了商机。于是他在公司内部成立了一个项目组来发展商务租车业务,然而彼时租车市场基本饱和,他深感这个领域已没有太大的创业空间。但就在这段摸索期,他们意外发现了另一片创业蓝海——共享巴士。

“通勤时间一直是很多上班族头疼的问题,尤其是最后几公里。”熊光辉说,“另一方面,很多公司为员工提供的班车利用率不高,但企业却付出了很大的成本。”

痛点就是商机。2015年3月,熊光辉正式创办了“小龙巴士”,公司的巴士都是租赁来的新能源车,他的团队主要靠打造一个数据分析后台,根据用户在后台反馈的信息设计路线,为乘客提供更方便、更舒适的通勤体验。

“尽管滴滴、神州这些公司可以在小轿车领域做到垄断,却不能把同样的模式套用在巴士上。事实证明,他们虽然也做巴士业务,但并没有发展起来。”

短短两年间,小龙巴士微信公众号注册用户已接近12万,运送乘客超100万人次,提供的线路达86条。

寻找共享巴士的未来

共享巴士的运营模式与小轿车完全不同,市场上也没有成功的先例,小龙巴士取得的成绩,靠的只能是不断试错和改进。

提到公司这两年的发展历程,熊光辉用“摸索”来概括。“巴士出行对技术的要求比小轿车更高,因为要拼20-40个人,这个使用场景各方面的难度都很高。”

共享巴士的难点主要是上座率,他说:“出租车的费用靠乘客分摊,但巴士不能,如果坐的人少,巴士运营的成本就无法回收。”

熊光辉认为,共享巴士能否发展好,就像“鸡生蛋,蛋生鸡”一样,巴士车多了乘坐就方便,越方便就越吸引人来坐;如果车少,乘坐就会不方便,坐的人就变得更少。比如共享单车,如果一个城市单车很少,大家不会想到去下载APP,但现在遍地都是单车,几乎随时都能找到,这样就变成了一种出行选择,大家也愿意为这种出行方式买单。

目前,巴士无法大量铺开的原因在于高昂的成本,如果保证不了上座率,公司会面临巨大的损失。这样一来,无论是运营者还是投资者都会比较谨慎。

小龙巴士在创办初期同样经历过亏损。2015年,公司针对社会线路班车进行尝试,在缺乏市场传播的情况下,盈利情况不尽如人意。之后,公司调整发展目标,为各大企业提供班车服务,小龙巴士的信息化管理可以让企业随时了解班车的乘坐信息,及时调整线路,为企业节省成本。社会线路班车和企业班车并行发展,使得小龙巴士实现了盈亏平衡。

目前,小龙巴士已与100多家企业签订协议,但是熊光辉的野心不止于此,他期望将来企业可以不再提供班车,让员工全部乘坐共享巴士。

力求让“打巴士”成为现实

在经历了两年的摸索后,小龙巴士现在将重点转向打造短途“动态班车”上,也就是不再局限于固定路线,而是根据用户的实时需求来提供巴士服务。说得通俗点,就是让用户出门可以像打车一样“打巴士”。

聊到公司这个新项目,熊光辉明显兴奋起来。他认为,共享巴士如果只停留在提供上下班的固定线路上,将来不会有太大空间,共享巴士最大的机会就是打造动态班车。

“举个短驳的例子,你下了地铁,还有三公里才能到公司,这时你可以选择乘坐公交,但公交车都是固定时间停在固定站点;你也可以选择在我们的微信公号上发送用车需求,10分钟内就会有一辆巴士来接你,把你从地铁站送到公司门口。”熊光辉自信地说。

“你只需要发送用车请求就好了,我们的后台会自动寻找需要拼车的乘客,实时规划出合适的路线,保证把每个乘客都按时送到目的地。这虽然很难,但我们目前设计的模型是能实现的。”

“考虑到非高峰时段的出行需求并不高,我们将来主要还是集中在早晚某个时间段和中午的小高峰。”熊光辉补充道。

动态班车作为小龙巴士的重点项目,刚刚进入三个月的试运营。创业公司就是这样,新的产品出来一定要先试错,保证正式推出后不能有问题。目前产品仍然集中在短途线路,解决用户几公里内的出行痛点。

如果一切顺利,动态班车又将为人们的出行带来新的选择。“其实我们都很期待,这个项目正体现着我们的技术优势,证明我们并不是一个门槛很低的创业公司。”熊光辉说。

“我们希望的是,以后大家出门时不再只是打的,也可以随时打个巴士。”

感激中欧校友的帮助

目前,小龙巴士的团队已经从创业初期的4、5人发展到了20多人。

“我们是一支年轻的团队,除了我是70后,团队成员全是80后和90后。”

一路走来,熊光辉感到,冒险精神是创业者身上必备的素质。“创业都是有风险的,作为创始人肯定要有一定的冒险精神。从团队来讲,尽管大家性格不同,有的人保守些,有的人激进些,但作为一个整体还是需要愿意去承担一些风险。”

创业之路是艰难而寂寞的,熊光辉特别感激中欧校友的帮助,他们不仅在资金上给予支持,还在精神上给了熊光辉莫大的鼓励。

“中欧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我最开始有做共享巴士的想法时,就得到了同学们的大力支持。这个项目的天使轮投资也主要来自中欧校友,这对我是非常大的鼓励。在中欧,校友之间不论谁遇到困难,其他人都乐意提供帮助,即使不是一个班的,只要提到中欧,大家都会慷慨相助,这让我在创业路上感到非常温暖。”熊光辉感慨道。

对于小龙巴士最新的动态班车项目,熊光辉也与校友们进行了分享,“希望最后的数据能够验证这个模式,校友们也期待着。”

共享巴士是真正的共享出行

近些年,共享经济持续繁荣,尤其以共享出行最为火爆。然而,很多人也提出,滴滴、摩拜单车等出行模式只能算分时租赁,并不是真正的共享。

中欧的杰弗里·桑普勒(Jeffrey Sampler)和莫伦(Peter Moran)两位教授就曾合作研究过共享经济课题,他们一致认为,单车共享是租赁经济,而非共享经济。这个判断的依据在于,摩拜本身拥有单车,这与优步不同,后者是司机拥有汽车。桑普勒教授认为摩拜单车之所以说自己是共享经济,是因为这对公司的市场宣传和估值都有利。

熊光辉也同意这种观点,但他认为这只是狭义的共享定义。他说,人们用滴滴打车时,一天之内可能有30人坐过同一辆车,可以说这是分时租赁,也可以说是共享一辆车,因为这与大家开私家车是完全不同的。共享单车也是一样的道理,你骑半小时,别人骑半小时,只是共享的方式不一样。而且,不管是乘坐出租车或专车,还是骑自行车,都比开私家车环保,这种共享是一件好事情。

共享巴士就更不一样了,每辆巴士都能同时承载二三十人,这些人在同一时间段共享一辆车,下车之后,又有另外几十人乘坐这辆车,这样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共享,熊光辉认为,巴士出行才是更为准确的共享出行。

尽管小龙巴士的动态班车数据还没有出炉,但熊光辉对行业的未来充满信心。

“乘客出行如果使用小轿车,一般是一两个人占用一辆车,小轿车的数量一多,道路自然会拥堵,但如果用巴士来代替小轿车做上下班高峰的出行工具,二三十人拼一辆车,就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拥堵的方案。”

三个月的试点运营之后,动态班车的可行性就可以见分晓了。如果这个计划真的成为现实,你会选择乘坐巴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