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丁远教授:“一带一路”倡议的历史渊源和时代机遇

2017年第四期

9月13日  慕尼黑

一带一路”倡议有其历史传承。回顾中国历史,从南太平洋到欧洲的路线约始于公元前140年,汉朝著名探险家张骞开拓了通往西域的道路,实际到达了今天的中亚地区。这就是人们所熟知的“丝绸之路”。一千五六百年之后,明朝著名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穿越中国南海到达了印度和肯尼亚。我们今天“一带一路”倡议中的路线,就建立在这两条历史路线的基础之上。

不同国家、地区之间的合作是另一个重点,这也是历史上源远流长的友好合作关系的见证。我要谈的第一个国家是巴基斯坦。大家都知道,巴基斯坦数十年来都是中国最重要的经济、政治层面的合作伙伴之一。巴基斯坦也是中美外交关系正常化的推动者。

中亚是一个重要地区。苏联解体后,中亚各国纷纷独立,开始了各自的经济发展和对华外交。早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前,中国与中亚各国的贸易额就已飞速增长。

非洲也是一个重要地区。1999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发起中非发展论坛;胡锦涛在担任国家主席期间也根据这一提议联合非洲政界、商界领袖大力推进了多个论坛。

不能不提的还有东南亚,中国从2010年开始就担任东盟的观察员国兼伙伴国。

“一带一路”倡议通过高瞻远瞩的经济和政治联系,将上述地区连在了一起。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欧洲在这一地缘政治愿景中的重要地位。

四年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后在中亚和印尼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正如中国政界和商界领袖们多次强调的,“一带一路”倡议有两大基石,其一是继续增进经济联系、推动文化交流,即民间对话的“软外交”;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倡议是建立在历史传统之上的,并不只是一项现代发明。

据201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官方数据,“一带一路”倡议涵盖了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包含了全球60%的人口和超过20%的贸易额。2016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签署的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为1260亿美元,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

但“一带一路”倡议远不止于这些已签订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其中既包括铁路等有形设施,也包括电信银行系统、海关清关系统等无形设施),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还建立了广泛的政治政策合作,这种联系能带来无形的益处。

此外,“一带一路”倡议还带来了贸易发展,及其背后规模宏大的金融一体化,例如中国-中东欧投资基金(由姜建清教授担任董事长)和一批大规模投资基金——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各大商业银行和丝路基金,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中央银行的货币互换协议。

中国领导人希望在全世界复制中国经济发展背后的奇迹。这是一种推广中国故事的良好路径,目前看来效果不错。

这一切的出发点被称为“开发性金融”,国家开发银行前董事长陈元就此写了一本书(书名为《政府与市场之间:开发性金融的中国探索(英文版)》),我建议你们买来看看。开发性金融是中国发展的核心,那就是国有经济和私营经济合作,同时银行和政府在基础设施方面创造市场。

中国有句俗话,“要致富,先修路。”每个省、市、县,最想改善的就是基础设施;基础设施修好了,就能将贫困地区与其他地方连接起来,创造更频繁且成本低廉的商业交流。

这样就能带动中国的消费兴盛。一个地区有了更多消费,贸易就会发展起来,基础设施和土地的价值就会提升,成为一个从资金上来说可行的项目,又会为下一轮发展提供动力。这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

现在,中国领导人希望在中亚、非洲和中东欧复制这一模式。只要观察一下“一带一路”倡议,就能发现类似的格局:融资起到领头作用,很多银行早已参与其中,投资基金正在路上。第一轮投资将用于基础设施,只要基础设施建设完毕,就能促进当地就业并刺激消费,并带来大量贸易机会——不仅是中国公司,所有人都能利用这些机会。

贸易一旦起飞,房地产(即基础设施所在的物业)价值就会提高,这就为下一轮融资提供更多的抵押品。这样一来,那些欠发达地区就能进入一轮又一轮的发展。

外国媒体对“一带一路”倡议常有非议。欧美媒体把“一带一路”倡议比作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对此疑虑重重,担忧其对发展中国家的融资不考虑该国政体、人权等因素。

人们还怀疑这一项目是否能带来经济回报。如果仅对这些投资做静态分析的话,我完全同意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媒体的判断;但是,如果在中国以往经验的基础上做动态分析,也许那些媒体的结论就显得有点落伍了。根据你们的静态分析,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在中国投资,中国也不能创造经济发展奇迹。

这需要更为长期、动态的观点。

第二点是沿线各国的腐败和债务问题——我们有时在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非洲的媒体上看到一些相关的讨论。最近,我们看到有关老挝和肯尼亚的铁路项目的报道,有一个疑虑是:这些投资究竟会减轻当地的贫困,还是会加剧贫困?受到关注的其他方面还包括环境影响、种族问题和洗钱等。

我们必须以一种更全球化的视角来看待“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往往注重铁路、公路、港口、机场乃至医院和发电站等硬基础设施,但是“一带一路”倡议不光是硬基础设施,还包括银行系统等软基础设施。比如,根据中国工商银行和南非标准银行的网络互通协议,现在从中国工商银行账户汇美元到南非标准银行账户只需要15分钟。我想美国和欧洲之间的银行交易尚达不到如此效率。

电力是一个大问题,尤其是对巴基斯坦这样的国家来说。最近,我和巴基斯坦经济开发部长交流,他表示中国的新一笔投资不但能带来两位数的盈利,还能缓解该国能源和电力紧缺的问题。还有电信系统的发展,由于华为在非洲市场的不懈努力,现在你到任何非洲国家都能享受非常快的3G或4G网络。

中国还提供了很多培训课程。作为中国政府和欧盟合作创办的一所国际化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在非洲提供一系列高管培训课程。

“一带一路”倡议还带来了服务的标准化。

有人担心“一带一路”倡议的投资回报率,这些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投资的是中国人。此外,所建设的有形和无形的基础设施都会留在当地,为该国的经济发展提供坚实基础。“一带一路”倡议所带来的机遇是对所有人开放的。

这与历史上苏联对中亚、英法对非洲的殖民有着天差地别。当时,殖民地的所有基础设施都是为服务殖民者而建:中亚所有的铁路和公路都通往莫斯科;在非洲,你会发现各国之间没有连接,交通极不便利。

中国人的做法完全不同。中国希望对当地市场进行大规模整合,这意味着中亚或非洲最终会成为一体化市场。这有助于打造规模经济,将当地发展为推介消费品和服务的全球平台。

我常对各国朋友说,“不要低估巴基斯坦和非洲商界领袖的爱国心和才智。他们毕业于英、法、美顶尖学府,熟练使用英语、法语,了解世界上每一件大事,比中国的商界领袖更国际化。他们和中国人讨价还价时善于维护自身利益,根本不必为他们担心。”

最近肯尼亚有一个关于基础设施整合的绝佳例子。连接靠近印度洋的蒙巴萨和内罗毕的铁路新近竣工,而这只是非洲铁路网络的第一段。项目计划建造连接东非和中非的铁路网络,建成后该区域的交通状况将完全改观,最终实现一体化。

联邦快递总裁最近访问中欧上海校园,他在演讲中提到,联邦快递如何借“一带一路”倡议的东风在非洲建设世界级物流网络。他们不惜成本建立了大量物流站点,因为他们明白非洲新修的道路将让他们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我还在法国与联合利华CEO探讨了非洲市场。他说,虽然联合利华已在非洲做了上百年生意,但目前仍期待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所兴建的基础设施来整合市场,希望规模经济能让非洲各国之间的商品流通变得更加方便。

至于德国,我认为有两点值得期待:第一,德国位于欧洲中心,如果能好好利用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就能把德国建设成为欧洲物流中心;第二,德国的装备制造、金融和咨询服务均处于全球前列,在这些方面也能把握“一带一路”倡议所带来的巨大机遇。

“一带一路”倡议是全球贸易的重要推动因素。它不仅仅关乎基础设施建设,而且还将打造一体化的先进经济体,特别是在欧亚大陆上。这能够降低成本,尤其是区域内的交通成本和通讯成本,还能激活关键市场,以及该区域在下一轮消费和全球发展中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