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三大原因告诉你,为什么“一带一路”倡议会取得成功

2017年第四期

文/芮博澜、杨志熙

如果有人说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不会成功,那一定是不明智的。作为亚洲大国,中国拥有足够的资源、财力和产业来贯彻实施这一倡议。“一带一路”通过横跨六大海陆经济走廊的五条线路连接三大洲,辐射范围将超过60个国家。

资源

早有证据表明,中国绝对有实力落实大规模的基础设施项目,比如历史悠久的长城,以及20世纪修建的连接西藏与中国东部沿海城市的青藏铁路。中国工程师们克服了地形复杂和高海拔等困难,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过程中,他们不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且也增强了信心。这些技能对“一带一路”建设是非常有益的。此外,中国大型建材行业的过剩产能也能使“一带一路”从中受益。随着国内市场的不断饱和,“一带一路”沿线项目将为中国企业提供一个充满机遇的市场。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表示,“一带一路”倡议的四个原则是:开放、包容、市场化以及互利。因此,任何国家都可以参与进来,包括不在“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内的国家。不过,由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模式参考了古代“丝绸之路”的做法,所以其主要目标是借助欧亚大陆、印度洋和太平洋将亚洲、欧洲和非洲连接在一起。

“一带一路”分为五条路线:第一条是通过中亚和俄罗斯连接中国和欧洲;第二条是通过中亚、伊朗和土耳其经陆地连接中国和中东;第三条是通过陆地连接中国与南亚以及东南亚;第四和第五条是海路:第四条通过南海、印度洋和地中海连接中国与欧洲,并延伸到非洲东海岸;第五条从南海绕到南太平洋。

这些海陆路线划分为六个经济走廊:

1.连接中国和欧洲的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其主干道是中国江苏省与荷兰鹿特丹之间的国际铁路。从新疆出境后,这条铁路线途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兰,然后与欧洲铁路网络相连。

2.中国-蒙古-俄罗斯(中蒙俄)经济走廊。沿线的第一亚欧大陆桥将重新翻修,蒙古国的“草原之路”将得以发展。

3.中国-中亚-西亚(中亚/西亚)经济走廊贯通了新疆、中亚、西亚、阿拉伯半岛及地中海的铁路网络,连接了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和土耳其。

4.中国-中南半岛(中南半岛)经济走廊连接着中国和中南半岛的五个国家,并一直延伸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

5.中国-巴基斯坦(中巴)经济走廊连接新疆喀什和巴基斯坦瓜达尔港。

6.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主要涉及这四个邻国之间的合作。

尽管香港贸易发展局列举出了60多个将受益于“一带一路”的国家,但如果严格遵循上述六大经济走廊,我们认为有21个国家将直接受益(不包括中国)。这些国家包括:孟加拉国、印度、缅甸、柬埔寨、老挝、泰国、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蒙古、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伊朗和土耳其。其中,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缅甸是多个经济走廊覆盖区。

资金

中国的总储蓄率占GDP的比重达50%,外汇储备达3万亿美元,有足够的财力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由中国牵头的金融机构,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丝路基金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都将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支持。事实上,2017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习近平主席就承诺,中国将为“一带一路”新增投资1130亿美元。

产业

中国的制造业实力也不可小觑,国内制造企业渴望拓展国际市场。研究表明,中国制造业中的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已准备搬迁到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地区。这并非中国“专属”的现象,从日本以及20世纪80年代的亚洲四小龙——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

综上所述,中国有能力、资金和劳动力确保“一带一路”取得成功。此外,中国还意识到,这一规模宏大的项目不可能靠一己之力来完成。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访问中亚时,就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想法。一个月后,在访问东南亚时,他在此基础上又提出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想法。这是“一带一路”倡议的起源,或许也是中国近年来最重要的外交关系举措。2017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主持“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相关国家的28位首脑及诸多国家高级领导人均参加论坛。他们似乎也明白“一带一路”已超越国界,其成功将取决于大家的共同努力。

 

相关视频:http://www.ceibs.edu/video-podcast/11863

芮博澜(Bala Ramasamy)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兼副教务长。杨志熙(Matthew Yeung)是香港公开大学营销学副教授。本文首发于财新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