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对“一带一路”来说,软基础设施同样重要

2017年第四期

文/芮博澜、杨志熙

关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讨论大多集中在基础设施项目上,因为只有完成这些基础设施建设,才能通过海陆线路连接经济充满活力的东亚和高度发达的欧洲,并在此过程中带动现代丝绸之路沿线数十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然而,我们的研究表明,为确保各经济走廊之间实现贸易路线无缝对接,软基础设施建设也同样重要。

“一带一路”通常被拿来和二战后美国实施的“马歇尔计划”作比较,后者的目标是“重建被战争破坏的地区,消除贸易壁垒,实现工业现代化,让欧洲再次繁荣。”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表示,“一带一路”的目标是“改善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一个安全高效的陆地、海洋和空中交通网络,把互联互通提高到一个新水平,进一步提高贸易和投资便利性,建立一个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区网络,保持更紧密的经济联系,并深化政治信任;促进文化交流;鼓励不同文明之间互相学习,实现共同繁荣,促进所有国家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平和友谊。”

因此,这两项计划有着相似的目标:改善基础设施并减少贸易壁垒。其中第二个目标——减少贸易壁垒,在媒体中讨论不多。但考虑到世界贸易组织(WT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机构在促进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南亚国家经济增长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有限,这一点还是很重要的。阐述“一带一路”愿景和举措的文件充分认识到了这些挑战,提出了减少贸易壁垒的两种方法:改善贸易便利性(消除瓶颈)和成立自由贸易区——这是和建设升级、数字连通等“一带一路”硬基础设施形成互补的软基础设施。

我们的研究表明,21个国家(不包括中国)将会直接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包括孟加拉国、印度、缅甸、柬埔寨、老挝、泰国、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蒙古、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伊朗和土耳其。“一带一路”五条海陆线路划分出六大经济走廊,几乎都与中国以及欧盟诸国有密切联系,但各国侧重点有所不同。上述国家与中国、欧盟以及经济走廊上的其他国家有着重要的贸易联系。贸易数据显示,“一带一路”会对经济走廊上各国的经济关系带来深远影响。

“一带一路”的硬基础设施和软基础设施都是项目成功的重要因素。两大因素互相支持,通过基础设施开发和自由贸易协定促进贸易便利化。不过,硬基础设施开发(道路、桥梁和信息通信技术)需要更多资金,而且也有风险。这涉及到从其他国家募集超过一万亿美元的资金——尤其是中国,并投到被公认为存在政治风险的国家。另一方面,如果“一带一路”成员国的目标是促进贸易——特别是出口,那么提高边境管理效率似乎是最有效的方式。这些措施不仅会促进单边出口,而且也会提高硬基础设施的效率。和中国相比,参与“一带一路”的其他国家大多是小国,零部件贸易通常在他们的贸易关系中占重要地位。因此,改善软基础设施应该作为“一带一路”的优先选项。但改善措施属于各国的政策范畴,想要减少贸易壁垒,无论是取消冗余的单据,还是通过海关人员管控主动付款,抑或推行无纸化清关系统,都有赖于各国政府的政治意愿。如果这些措施得以实施,贸易流通性就会进一步增强。

因此,“一带一路”若要实现加强各国经济联系的目标,中国就要推动经济走廊上各国大幅改善边境管理,将其作为投资硬基础设施的先决条件。中国政府可以推动各国改善软基础设施,例如促成走廊沿线各国签订地区贸易协定,这些协定可包含贸易便利条款。事实上,最近达成的地区贸易协定已涉及很多软基础设施内容,从各成员国海关信息交流到采用无纸化审批系统单一窗口等。只要贸易便利措施不歧视其他国家,地区贸易协定就能够促进“一带一路”经济走廊内部和各走廊之间的贸易流通。中国参加中国-中亚-西亚、孟中印缅、中蒙俄和欧亚走廊也将会进一步催生更有活力的地区贸易协定。在这方面,《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是值得仿效的良好楷模。

亚洲硬基础设施需要更大的投资——据亚洲开发银行估计未来30年可能会需要1.5万亿美元投资,并且“一带一路”的重点是建设加强物理连通性的基础设施,这些因素固然重要,但要实现促进贸易流通的目标,中国和其他“一带一路”国家对软基础设施也要给予同样的重视。

 

芮博澜(Bala Ramasamy)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兼副教务长。杨志熙(Matthew Yeung)是香港公开大学营销学副教授。本文首发于财新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