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意大利前总理、欧盟前主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欧盟教席教授普罗迪 :坚持开放政策,明确互惠原则

2017年第四期

9月13日  慕尼黑

让我们来思考一下德中关系的未来。首先,这是两个不同的国家。中国人口是德国的18倍,也就是说18个中国人对应1个德国人。中国的总体收入已经大幅增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个人收入依然存在巨大差距。中国领导人以发展中国家自居,我并不相信但无论如何我接受这一定义。当增长率达到你所期待的完美状态,在不同发展层次上的事情都会很顺利——德国的增长率是2.7%,中国是6-7%。

目前来说,德国是欧洲第一大国,德国重新统一和经济联合之后的发展历程非常清晰。我认为德国取得的成绩非常了不起,在化工、制药和农业等多个领域都有非常广泛的中高端科技产品。时至今日,德国是欧洲第一制造强国,中国则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制造大国。

让我们来试着了解一下这个过程是否存在相似之处。考虑到体制不同,我发现两国在技术方面,以及根据生产需求设立的教育体系方面都有着同样的关注,两国技术学校的价值均高于各自邻国。

在宏观经济方面也有相似之处,我想这一点让人感到意外,过去12个月中国的经常账目平衡盈余是1570亿美元,德国是2700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的盈余相当于中国GDP的1.5%,德国的盈余相当于德国GDP的8%。贸易对两国都很重要,但德国盈余主要集中在外贸上。欧元区的盈余为3%,意大利为2%,法国为-1.2%。

两国的真正不同之处在于债务,中国的公共和私人债务总体呈上升趋势。德国的债务水平非常低,而且没有增长。所以这是中国未来将要面临的问题之一。这是因为中国的经济结构正在从投资驱动型向消费驱动型转变,而且转变的速度比我去年预计的要快得多。中国在创新增长中也是重要一环,他们的目标是在本世纪中叶之前成为全球第一。我对这种可能性深信不疑。中国正在从模仿走向创新,这种巨大的变化正在进行中。

这不是个人努力的结果,而是一个复杂战略取得的成果,涉及中央政府、地方政府、高校和金融机构。得益于其政治稳定性和8600万共产党员,中国是作为一个体系运转的,但精英管理基础是创造这样一个连通体系的巨大优势。深圳以全球第二大创新集群而享誉国际。即便在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方面,中国现在也是创新者而不是模仿者。当然,这是一个复杂运动,其结果就是,如果你选择去做新的事情,就必须有所舍弃。中国正在舍弃大量低附加值产业,这些产业正在向劳动成本低的国家转移。

这将带来巨大改变。中国竞争已经不再是来自服装、鞋子等不同领域,而是在同一领域内的竞争,在不同海外市场的反应也迥然不同。这种竞争也不再局限于对欧美大企业没有威胁的低层次领域。现在我们已经进入同一个市场。中国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这是我们面临的现实,不仅技术得以提升,而且数量也很大。要成为世界领导者,必须走向全球化,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这就是中国投资流向海外的出发点,与欧美投资中国的第一阶段完全不同。

中国已经开始收购欧洲顶尖企业,例如在意大利收购顶级轮胎制造商倍耐力(Pirelli)。战略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如果想要成为一家全球化中国企业,就必须活跃在美国和欧洲市场。过去几年,因为美国的保护主义愈演愈烈,我们看到一些企业从美国转移到欧洲。欧洲有着不同的国家,从罗马尼亚等低收入国家到德国等高收入国家,每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特点。无论从政治还是经济方面考量,欧洲都已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明确的战略重点。

大家知道,库卡公司是走在自动化前沿的一家企业。虽然收购过程有些紧张,但并未遇到太大困难。但此次收购引发的讨论完全改变了欧洲的政治环境。现在还有新的收购项目正在协商之中。我们正在和欧洲当局讨论对华政策。这让我感到担忧,我认为我们必须采取开放政策,并且还要促进交流,因为我们可以优势互补。然而,欧洲方面存在这样一个事实。在投资政策方面,必须坚持互惠原则,这是现在要谈判的内容。我认为,双方在投资和贸易政策方面都要遵守相同的规则,这一点十分重要。众所周知,中国在银行、高科技企业、能源服务企业和通信企业的所有权方面都有限制条件。

当然,欧洲国家之间也会出现紧张形势。但是,如果要想共创未来——我想这是我们需要的,我们就要成立一个委员会或机构,为中国和欧洲之间的规则趋同做准备。显然,德国是利益最为相关的国家,也是欧洲领导者。不仅德国建议遵循互惠原则,欧盟最大的四个成员国也有此建议。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共同努力研究问题,对双方的核心互惠原则有明确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