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复星医药副总裁兼战略规划部总经理梅璟萍:在医药行业进行全球合作

2017年第四期

10月18日  苏黎世

我相信中国市场上有很多机会,尤其是在经历了过去两年的重大改革之后。中国政府领导下的政策转变是推动力之一,大家都很清楚,没有改革就无法生存。因此,我认为没有必要再讨论中国市场的潜力,我想花更多时间来谈论改革对未来几年市场的意义,以及在中国投资的机会。

我认为不仅仅是投资机会,还确实存在商业机会。改革主要会带来什么变化呢?今天早上,我们听一位朋友谈到中国制药公司在新药推出方面滞后的情况。我想说这个问题是由很多原因造成的,而我们如今也意识到,加快新药研制和治疗创新,对我们来说十分必要。

首先,中国的制药公司正在失去利润空间,这部分是因为市场政策的变化,但我认为核心原因是中国药企不能再依靠低成本优势。如今跨国公司享有高利润率,因为他们的药物是有专利的。中国政府也在鼓励药企开发新药,我想这可能会对跨国公司构成主要威胁。

其次是关于新药开发。我们知道,过去中国的新药研发投入非常低,尤其是与外国公司相比。通常情况下,如果我们的研发投入能占10%,就已经算很高了,但跨国公司多年来持续在研发、人才和培训上进行投入。许多中国公司也想这样做,但他们想走捷径,这在制药行业可行不通,你必须投入时间、资金来培养在该领域的能力。

政府刚刚出台了一些新要求,敦促中国制药企业改进质量管理。同时,成本也在不断上涨,加之质量要求越高,利润率会更低。问题是在这样的压力下,还有可能在中国的制药市场上盈利吗?我想是的,还有机会。

除了医药市场,我还想谈谈医疗技术,包括医疗设备和侵入性诊断。对于在中国的外国投资者来说,我认为与医药市场相比,医疗科技市场可能有更多的机会,因为医疗科技市场上的一些产品发展是相对落后的。医疗技术研发似乎比较容易,但是如果我们分析一下医疗科技设备的发展史,我们就会看到中国企业相当落后,中国公司和外国公司在医疗科技方面的差距至少是制药方面差距的三四倍。虽然我认为在这个领域有更多的机会,但对于一个规模较小、在产品范围方面经验不足的外国医药公司来说,直接进入中国很困难,更好的办法是和中方合作。我可以向各位保证,中国的医疗科技市场非常有前途。

我想详细谈一下制药和医疗科技市场。对于制药市场,我想提醒各位注意两个政策:MAH(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和ICH(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要求国际协调会议)。这两个政策意味着什么?在过去,生产和注册必须结合,但现在可以分开。这意味着现在我们做临床试验时,可以使用国外的数据。有了这两项新政策,中国制药公司在全球市场上将有更多机会,他们能够更有效地利用全球资源。所以我想提醒你们,尤其是瑞士的朋友们,当欧盟研究新药时,在第一和第二阶段,你们就可以开始尝试与中国的合作伙伴进行接触。这样,当药品准备就绪后,就可以同时在中国市场上市。这是一个新政策,将缩短向中国市场推荐新药的时间。

我想指出一些特别大的机会。例如,中国人口众多,占全球人口的18-19%,而我国的药品市场与人口相比却很小。今天,我们就中国老龄化人口的快速增长有了很多讨论。这会产生什么机会?肿瘤市场上会有很多机会。有人可能会问肿瘤与衰老之间的关系;因为癌症的发生需要很长时间,年纪越大,越有可能患上某种癌症。我们谈的不只是乳腺癌、肺癌之类的重大疾病,也包括其他癌症。在中国,五年生存率远低于其他发展中国家。

中国的大市场和低癌症存活率带来了许多机会,还有一些慢性疾病带来的机会,如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请记住,不要只看到与这些疾病直接相关的药物,也要看到其他产品。比如,对糖尿病来说,药品当然很重要,但糖尿病也会引起其他并发症,包括肾脏和肝脏的损伤。所以当你想到糖尿病的时候,也应该考虑其他的因素,例如,旨在防止糖尿病并发症发生的相关保险产品。

我认为,中国市场对新疗法也非常感兴趣,例如细胞治疗和免疫学治疗。对于小分子疗法,外国公司有多年经验,但对于大分子疗法和生物技术来说,中国企业并不曾真正落后于国外同行,例如,我们公司发现有200多家中国公司参与这些新疗法。此外,在再生医学、干细胞、遗传治疗和微生物治疗这些新领域,您都可以找到许多参与研究的中国公司。

我刚才说中国在医疗技术上落后了。我们发现,在欧洲市场,医疗技术的发展已经有了很大进步,特别是在临床水平上。我想,其实我们可以借鉴欧洲在这方面的理念和成就。例如,非侵入性和微创手术不在国家保险范围内,因此人们渴望找到一种同样有效但成本较低的良好疗法。我认为这可以通过更先进的医疗技术来实现。

接下来,我想谈谈诊断。我刚刚谈到中国癌症肿瘤患者的生存率只是其他国家的一半,我认为一半的原因在于诊断,因为在中国,癌症的诊断通常比较晚。

已经出现一些有趣的产品,例如,我们可以把手机当做医院使用,以及人们可以在家中使用的诊断设备,或者便携式设备以及可穿戴设备。当然,这些领域还不成熟,目前许多可穿戴设备更像是玩具,但潜力相当不错。

以上就是我对中国市场的介绍。最后,我想谈谈我们公司——复星集团。我们是一个投资集团,但不是为投资而投资。复星医药成立于三年前,很快就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

上市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让我们迅速发展。我们试图精简业务,以便把重点放在药品上。我们把一些非核心业务卖给了另一家公司。现在我们的业务专注于制造和医院。制造主要集中在制药、医疗技术和诊断设备上,约占销售额的90%;另有10%的收入来自医院。

我们也有自己的医院。去年,我们在研发方面投入了很多。研发预算超过我们销售额的10%,这在中国企业中是相当罕见的。我们感兴趣的领域是抗体和分子疗法,也试图在中国生产一些生物仿制药,以便为中国人民提供可负担的药品。我们也在寻找合作机会,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去做所有的事情。所以我想谈谈我们公司的国际化。

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国际化意味着在国外销售产品,但对我们来说并非如此。我们在发展的过程中,没有时间从头开始构建能力,所以希望看看如何利用全球资源,例如通过兼并和收购来快速提高能力。这是我们进行国际化的原因:我们在中国国内尚不具备的能力,有时就需要去国外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