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刚(EMBA2013):从曹操与织田信长的崛起与没落 学习“霸道总裁”领导力

乱世出英雄,曹操和织田信长就是两位乱世英雄。曹操生活在王朝衰落、群雄争霸的三国时代(约公元184年-280年),而织田信长生活在诸侯纷争、天下大乱的日本战国时代(约公元1467-1615年)。两人先后登上光辉的历史舞台,各自成为平定乱世、建立霸业的一代雄主。两人生活的时代虽相隔1300余年,但各自所处的境况、个人命运、领导风格和做事方法有诸多相似之处,令后人不禁拍案称奇。

从处世之道来看,曹操和织田信长都是行霸道、成霸业的枭雄,依靠武力征伐四方,平定天下,是不折不扣的“霸道总裁”。

“身无半亩心忧天下,书读万卷神交古人”。虽然已进入21世纪,军事文史爱好者、中欧校友胡刚却自幼对群雄争霸逐鹿中原的古今中外历史非常感兴趣,本文是他基于阅读《三国志》、《三国演义》、《日本战国史》、《荀子》、《君王论》、《韩非子》、《人物志》、《曹操文集》、《诸葛武侯文集》,日本大河剧《织田信长》、《武田信玄》、《风林火山》等大量资料与自身企业管理的体会写成,历经半年时间成稿。小欧将他1.6万字的读书笔记进行了精选编辑,与大家共读。

 

志存高远
才能成就伟业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领导者必须志向高远,才能带领队伍披荆斩棘成就伟业。

曹操任洛阳北部尉时,一到职就申明禁令、严肃法纪。深得皇帝宠幸的宦官蹇硕的叔父违反禁令,曹操毫不留情地将他处死。曹操任济南国相时,济南国有十余个县的县令依附贵势,贪赃枉法,无所顾忌。曹操到职后大力整饬,贪官污吏纷纷逃窜。

当时正是东汉末年政治极度黑暗之时,曹操不肯迎合权贵,于是托病回归乡里,春夏读书,秋冬打猎,暂时隐居。曹操的宏图远志从他最初为官的治事行为,以及他的文学作品《短歌行》、《龟虽寿》中都有体现。

织田信长在1567年攻取了美浓国。在将美浓国旧主的据点改名为岐阜时,织田信长启用了“天下布武”印,正式以统一日本为目标。岐阜的命名取自中国周文王以岐山为根据地、最终君临天下之意,由此可看出织田信长的长远志向。

二人能成就功业,和他们立志高远有关。古今成就大事的人,既有非常之智,亦有非常之志。所以要想成为一个有领导力的“霸道总裁”,必须要树立远大志向,心有宏愿,才能吸引优秀人才共创伟业。乔布斯在说服百事可乐CEO加入苹果时,只用一句话就打动了对方: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我们一起改变世界?“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成就了乔帮主。对于领导者,要想“平天下”,就要有雄心,因为这决定了领导者的未来格局。

高举具有大义名分的旗帜
以此团结人才

在“树大旗”方面,曹操和织田信长都是高手。曹操以洛阳残破为由把汉献帝迎到许昌,从此开始“挟天子以令诸侯”;织田信长则是主动拥立足利义昭为幕府将军,并以协助后者“上洛” 为由(“上洛”是日本战国大名集结大军开往京都表明地位的过程,类似中国春秋时期的问鼎中原称霸诸侯),击败了众多对手,并建立了织田政权。

对政治家来说,高举具有大义名分的旗帜有很多好处:一方面可给老百姓留下自己“拥护正统”的形象,以此笼络人才;另一方面可让自己的行动拥有正当性。织席贩履的刘备正是以“匡扶汉室”的大义名分,从而吸引了关羽、张飞、赵云、诸葛亮等众多顶级人才,最终与曹操、孙权鼎足而立。

做企业也一样。领导力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能让众人追随,一起创造“伟大”。每个人心中都向往伟大,马斯洛第五层需求正是人才的自我实现。企业家必须高举具有强大感召力的、推动世界和社会进步的事业旗帜。这样不仅能激励自己和团队,也可以吸引志同道合的优秀人才,这就是所谓的“追随力”!

处事需智勇双全
果敢决断

公元199年,曹操以两万兵力迎战北方强敌袁绍的十万兵力。在苦守官渡时,曹操采纳了从袁绍处投靠过来的谋士许攸的建议,亲自领兵奇袭乌巢,烧毁了袁绍的军粮,并在战胜袁军后顺势统一了北方。官渡之战充分显示出曹操过人的勇气、智慧和魄力。

公元1560年,织田信长对阵号称“东海道第一弓取”的骏河国大名今川义元。他只有四千兵马,而对方有约两万五千兵马。在桶狭间战役中,他置之死地而后生,冒雨奇袭今川义元并将其斩首,27岁的他由此名震日本,最终成为日本战国时代最强的霸主。

三国时期的刘劭在《人物志》中对“英雄”一词给了非常精妙的解读——“夫草之精秀者为英,兽之特群者为雄。是故,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就是说,英雄必须兼具“智慧过人”和“魄力过人”两个条件。以此来看,曹操和织田信长都是真正的英雄。

企业家也要有一颗英雄之心。不但平时要精通业务,关键时刻还必须果断决策,甚至“御驾亲征”,亲自以奇招实施高难度的战略任务,最终实现关键点上的突破。当下无论是传统企业还是新兴互联网企业大多处于转型变革期,而战略转型往往需要英雄式的领导人,才能推动企业大刀阔斧式的变革。

要有破有立
革旧立新

织田信长是个“创造性的革命家”。他的革新对日本近世之军制、政制、兵法、经济等多有裨益。他改进木枪长度、 广泛使用铁炮(即火枪)、建立以“足轻” 为主体的陆军和以铁甲炮舰组成的水军,并在战术上发明了铁炮“三段击”在长蓧之战中重创日本战国时代最强的武田军团。同时,他鼓励工商自由市场等举措,也体现出其革新家的风范。

曹操也采取了不少革新举措,如施行屯田制,短时间内就将个人属地变成“农官兵田,鸡犬之声,阡陌相属”的地方,有效解决了兵粮问题。同时,他改革税制,将东汉后期沉重的人头税改为户调制,减轻了农民负担。

企业家必须要有革新精神。今天不创新明天就落后,明天不创新后天就淘汰。现在世界扁平、万物互联,数据重构商业,流量改写未来。世界和社会的发展斜率更加陡峭,客观环境更加复杂。在这样快速变化的环境中,创新变革意识淡薄、管理模式落后、战略眼光短浅都会成为制约企业基业长青的因素。所以,企业家必须要有自我迭代的能力,随时推陈出新。

要兼具文韬武略
理性与感性并存

曹操和织田信长都是当时的文艺青年。

曹操不但有文治武功,还是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曹操的《短歌行》、《观沧海》等诗歌气魄雄伟、慷慨悲凉,散文亦清峻整洁。他还亲自为《孙子兵法》作注。曹操和儿子曹植开创了建安文风,史称“建安风骨”。

信长喜好古代敦盛幸若舞,特别喜欢其中的《人间五十年》。据说,织田信长在桶狭间之战前唱过“人世五十年,去事如梦幻,有生亦有死,壮士复何憾”!

感受到信长面对生命与死亡、霸业与毁灭时的苍凉心境,联想起曹操赤壁决战前横槊赋诗、慨当以慷的豪迈气魄,乱世英雄对人生的感悟不是息息相通的吗?

管理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因此,好的企业家也应具备好的文化修养,内修文德外治武备,左右脑并用,理性与感性并存。而且,文化素养可以提高企业家的个人魅力。同时具备文韬武略可以兼得英、雄之心,从而吸引文臣武将的共同追随。

要唯才是用
但也要识人品德

曹操一向唯才是用,比如从降将中提拔张辽、徐晃、张郃与庞德,从普通士兵中提拔于禁,任用许攸、关羽等,都是典型案例。最难能可贵的是曹操用人不计前嫌,例如因为惜才而赦免陈琳并将他命为从事。

曹操为了实现一统天下的抱负,曾先后三次下令广求贤才。建安十五年,他在《求贤令》中提出“唯才是举”的用人原则,突破了当时选人只看家世门第的藩篱。由于他重视贤才,唯才是举,所以在他的周围谋臣似雨,猛将如云。

织田信长用人方面也是唯才是用、不拘一格。柴田胜家本来支持信长的弟弟信行,被信长成功策反后,一直对他忠心耿耿。羽柴秀吉和泷川一益本来只是普通民众,织田信长对他们破格提拔任用。即使面对日本战国最为阴险狡诈、反复无常的大名——松永久秀,织田信长也尽量做到宽宏大量、充分发挥其所长。

曹操与织田信长用人、做事、打仗不拘一格、不墨守成规、不按传统套路出牌的特点,贯穿了他们的一生。当然,事物都有两面性。正因为曹操和织田信长用人重才而轻德,最终被各自的无良部下司马懿、明智光秀谋反,前者王朝短命,后者死于非命。

因此,企业家除了用人要不拘一格、敢于破格提拔人才,也要注重人才品德的鉴别和培养。 具体做法为:有德有才,破格重用;有德无才,培养使用;有才无德,防而用之;无德无才,坚决不用。至于如何鉴别员工的“德”和“才”,诸葛亮有一套识人用人“七观法”,非常实用。

要“王道”、“霸道”兼用
刚柔并济

从“王霸学说”来看,曹操和织田信长都是行“霸道”的英雄,他们都信仰霸权主义。织田信长取得美浓国后启用“天下布武”印,天下布武之意为“于天之下、遍布武力”。通常解释成“以武力取得天下”,但后世研究也解释成“以武家的政权来支配天下”。

然而,曹操和信长都是短命霸业,都被重臣谋反。曹操去世后历经五代,被司马懿谋反,曹氏一族整体没落;而本能寺之变后织田信长父子归西,织田氏衰落。

从两人的结局可看到,完全依赖“霸道”的统治并不长久。“王道”、“霸道”并举,才是最好的方法。

为企业家,完全用“霸道”来进行管理容易造成组织关系紧张,从而影响企业长远发展。纯粹用“王道”来管理容易造成效率低下,人员缺乏血性。所以最好是“王道”、“霸道”兼用、德法并举。

企业是国家的脊梁。目前世界各国之间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企业之间的竞争。如果企业家怀有英雄之心,想将企业打造为行业领导者或者进行战略转型,就必须塑造强势的领导力,通过指引方向、统一思想、消除分歧、激励士气等方式,带领企业不断前进。“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乱世英雄曹操和织田信长二人立志高远、勇伸大义、果敢决断、文韬武略、革旧立新、不拘一格的领导风格和处世方式弥足珍贵,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原创 2017-06-10 胡刚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 编辑:袁梅  岳顶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