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让负债7000万的企业起死回生,这位「拼命三娘」决心为女性打造一个可信赖品牌 | 一人一城

经济学家熊彼特说过:企业家是这样一群人,他们从不知畏惧,当别人犹豫徘徊时,他们却勇敢地踏出一条自己的路;即使身处危机四伏的迷雾之中,他们也绝不因恐惧而战栗。作为中国大陆最早开设的EMBA项目,中欧EMBA深度参与和见证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时代浪潮和关键历程,不断为优秀企业家带来前沿管理理念和商业融通智慧。中国幅员辽阔,地域特点鲜明,各大经济区域商业文化不同,企业家特征迥异。我们试图通过「一人一城」栏目将各地域优秀的企业家汇集,讲述这一地域企业家特质和创业精神,从而去影响更多的人。

● ● ●

韦飞燕
广西花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中欧EMBA2004

被人称作「拼命三娘」,韦飞燕有些不以为然。
 
「我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做任何事情都不达目的不罢休,有时对团队要求很高,所以他们可能觉得我像个『恶魔』,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拼命三娘』了。」
 
坐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新校区的采访室,韦飞燕非常坦诚地讲述她的经历,并不想刻意去美化自己。
 
作为花红药业的董事长,韦飞燕此次来中欧是为了参加首届卓越服务EMBA的开学模块课程。在一群同学中间,54岁的她显得年纪略长,但是精神头不输任何一个人。
 
「从中欧EMBA毕业有12年了,以前学的东西差不多用完了,自己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所以就重新回学校了。」
 
如今,花红药业作为女性药品品牌已经深入人心,然而,鲜为人知的是,20年前,它的前身——柳州中药厂曾负债7000万,几近破产,最终令其起死回生的,正是花红品牌创始人韦飞燕。

1/ 墙翻不过去,那就打个洞

 
聊起过去,韦飞燕不无感慨,「我在花红做法人代表已经整整20年了。」
 
1998年,柳州中药厂正处在倒闭的边缘,负债7000万,员工流失情况严重,韦飞燕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提拔为厂长,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接盘」。
 
当时34岁的韦飞燕已经在厂里工作了十几年,从车间到技术再到销售,几乎每个岗位都做过。
 
「领导们把我选出来其实有点『高不成低不就』,他们中意的人不愿来,想来的他们看不上。我对厂里的工作比较熟悉,所以就让我来代理了。」
 
得益于丰富的基层经验,韦飞燕对于柳州中药厂的优势和不足都非常了解。
 
「企业的优势资源还是有的,外部环境和我们的资源相匹配的东西也有。员工们很期盼能出现转机,成功的愿望都很强,所以很容易达成共识。」她说。
 
从制药行业来看,柳州中药厂有很多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产品,资源丰富,不仅覆盖儿科、妇科、骨伤科,还有很多其他的常用药。
 
韦飞燕决定根据外部市场情况做出一定的取舍。「其实我们也生产感冒药,但是这个领域竞争太激烈。妇科药在1994年的时候也打得很厉害,到了1998年大家都打累了,开始休养生息。所以我就觉得应该在这个细分领域寻找突破。」
 
说到此处,她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当时我们都知道,拦在前面的是一堵很高的墙,只要翻过去,对面就是美丽的风景,但是我们也知道,自己是没有翻过去的能力的,所以我们就在墙上找突破口,找到那个最薄弱的地方打个洞过去。」
 
她将其称为「缝隙战略法」,即「把所有的资源集中起来,形成一种尖锐的攻击,在墙上打出一个洞来」 。
 
不过,作为一名女性,韦飞燕选择女性用药作为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有另一种考虑。
 
身为女人,我有很多心愿,总希望能为女性做一些事情。我会先从自己的需求去考虑,然后再去评估外部环境和市场需求。因为我更了解女性,所以我会把产品做得更加人性化,更深入人心,这与企业后来的定位有很大关系。」

韦飞燕将产品品牌更名为「花红」,寓意「像花儿一样红润」。

 
2/ 「打一巴掌摸一下」
 

在制定战略的同时,韦飞燕同样面临着来自管理方面的压力。

在她任职初期,企业由于债台高筑,工资几乎都快发不出。裁员、组织精简、改变国企作风成了摆在她面前的巨大挑战。

「怎么办呢?我选择『打一巴掌摸一下』,这也是女性的一种工作方式。」她说。

她在做车间技术员时就注意到,因为工资发放有困难,很多员工为了省钱都自己带饭来单位,中午在烘房里把饭烤热。

虽然韦飞燕知道这不符合制药企业的管理要求,但是如果不允许员工带饭来,势必会激起他们的反抗情绪。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韦飞燕决定从整顿食堂入手。她将午餐定价为两块五,其中企业承担一块五,员工自己花一块。这样一来,员工如果不在食堂吃饭就会觉得自己亏了一块五,政策推行下去,他们很快都不带饭了,车间也可以建立起符合制药企业规范的制度了。

「当时企业非常困难,拿出1万块钱都难,这样的话每个月要补贴4万块钱,我在做这个决策时也很心痛,最后还是借钱来完成的。」她感慨道。
 
第二件事就是改变国企「一张报纸一杯茶」的工作状态。
 
「这几乎是国企员工的人生梦想,特别是办公室人员,没事时就互相串门,这是当时最大的特点。」
 
如何改变呢?韦飞燕直接取消了给部门订报的福利,没有报纸,员工自然就不能在上面消耗大量时间了。这无疑让习惯了散漫的国企员工产生了巨大不满。但是,韦飞燕另有考虑,她给每个员工家里订了一份报纸,这样既改革了企业,又给员工带来了福利,「他们已经不能再说我什么了,尽管还是有怨言。」
 
第三件事,也是在花红广为流传的一件事。韦飞燕刚上任不久时,公司有一批产品包装上出现一处文字错误。如果报废掉,就是三万四千元的损失,因此很多员工建议拿不干胶把错字贴起来。但是韦飞燕坚决不同意,她把这个问题定性为责任事故。
 
「除去印刷厂赔偿的费用,我主动承担了剩下的50%,其余的让大家按照各自的责任来赔偿,」韦飞燕回忆说,当时自己的工资也就800多元,每月要扣去500元,到后来生活都有困难了。
 
「从那以后,企业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差错了。」她补充道。
 
尽管如此,还是有员工不满,他们跑去市领导那里或者人大去告状,说韦飞燕专横独断,好在上级领导了解情况之后,对她给予了支持,改革得以成功推行。

为了精简机构,韦飞燕还“装模作样”地邀请政府给企业找来一个咨询团队,做出岗位调整的方案,借政府之手进行裁员和招新。限于国企不能辞退人,她便将淘汰的人员安置到销售岗,由于压力太大,很多人主动辞职。
 
历时半年的时间里,韦飞燕终于将整个企业的状态全部扭转调整过来。
 

3/ 以利润换市场,以股权换发展
 

企业找到了新的市场定位,内部机构调整也进展顺利,但是如何将产品推广出去又成了一个新的难题。
 
「花红一没钱,二没渠道,我们只有产品,」韦飞燕回忆道,「于是我就借助社会资源,让经销商来垫付广告费,每个月给我一些回款,够我给员工发工资和购买原材料就可以。」
 
一段时间里,不论央视还是广西电视台都在播出花红的广告,最为人熟知的应该是演员徐帆为花红代言的广告,「好女人选好品牌」,几乎深入人心。
 
这样一来,花红的品牌和渠道全部建立起来了,仅仅三年的时间,企业不但还清了所有的债务,还实现了每年以80%的速度增长。
 
2001年,花红的销售收入高达1.4亿,利润更是增长了两倍多。
 
然而,与此同时,韦飞燕意识到,尽管花红实现了扭亏为盈,但是如果想要更多的发展,企业不论在资金方面还是管理理念方面都存在瓶颈。
 
「如果不想快速发展,花红自己慢慢走也是可以的。但我觉得人要有胸怀,如果只是自己走,最终的结果是没有把握的。而且企业好转的时候,员工的情绪也容易发生变化,管理层的惰性也慢慢显露出来,这个时候是一定要折腾的。」

于是,2002年,花红在完成国有体制改革后引入上海复星医药,后者参股达45%。
 
「西部企业相对落后,资讯也比较贫乏。我们需要发展资金,也希望东部企业给我们一些理念上的冲击。复星与我们有同样的感恩文化,这也是我们当初所看重的一点。」韦飞燕说。
 
她将花红的发展战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以妇儿OTC药作为切入,实施品牌战略,完成创业原始积累;第二阶段丰富产品线,开拓处方药市场,形成制药企业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并驾齐驱的格局;第三阶段,在花红品牌积淀基础上发展花红女性大健康事业。

 

4/ 不忘学习,紧跟时代步伐

 

在花红与复星合作以后,韦飞燕称自己「眼前一亮」,因为复星的文化和管理机制比一般的民营企业规范很多。

「那时我就有一种紧迫感了,我觉得一定要找到一个学习平台,否则可能会跟不上这个团队。」

2004年,韦飞燕来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就读EMBA课程,她直言课程对自己冲击很大。「我感受最深的就是第五天效应(EMBA课程每月连上四天课),学到的东西恨不得立刻应用到实践中。那时的企业还是一块贫瘠的土地,很想在上面耕耘。」她说。

读完EMBA之后,韦飞燕还推荐了自己当时担任医院科室主任的先生自费读了中欧的医疗班。「这个课对他的改变太大了,以前他是专家型,读完之后开始往管理型发展,现在他已经是医院院长了。」

「当地的政府部门都说我有前瞻性,帮他们培养人才。」韦飞燕笑道。

如今距离韦飞燕读EMBA已经过去了12年,花红在规范的管理和精准的市场定位之下稳步发展,现在已经成为一家集药材基地、科研、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国家重点中成药企业。

移动互联网浪潮下,花红药业以女性大健康产品进入电商和微商领域,其移动电商平台的销售规模已远远超过药品生产板块。

韦飞燕透露,花红未来将继续以制药技术为核心,开拓细胞治疗新领域,大力发展女性健康产业。
 

「我一直坚持花红做女性健康的定位,不求大和全,只求精而专。有人曾建议我去做房地产,但是我回绝了,我只想在女性健康领域做深做透,成为女性可以信赖的一个品牌。」

今年,中欧新开设了卓越服务EMBA课程,韦飞燕再次报名参加。除去年纪,她更为人好奇的是,为什么一家生产型企业要来读服务的课程?

她认为,对工厂来说,有关服务的挑战也很大,企业如何服务好员工,上一道工序如何服务下一道工序,产品出厂后如何服务消费者,服务的心态和理念是一直贯穿其中的。另外,对于药品而言,对服务的精细度要求更高。花红是一家品牌企业,品牌的核心正是品质和服务文化。广告只能增加它的知晓度,最终让品牌得以延续的一定是美誉度,而这背后就是它的服务和文化价值。
 
「当然,我也想和年轻人多交流融合,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的思维方式是怎样的。公司现在基本是80后主导,如果我不了解他们,将来在管理方面就会遇到困难,这也是我就读的目的之一。」
 
韦飞燕坦言,花红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梯队人才建设,企业地处西部,受地域影响较大,从去年开始,公司的市场部移至北京,以便汇聚更多的高科技人才。

 

5/ 女性,要学会爱护自己

 

虽然韦飞燕不太认同「拼命三娘」这个称呼,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花红的创始人,她为这个企业付出了巨大的精力。
 
曾经,她一年出差超过240天,坐着绿皮火车全国到处跑。「他们都说,我想做的事情谁都阻拦不了,我会去拼。」
 
在谈及可以给女性企业家哪些建议时,韦飞燕首先强调,「精力是很重要的,否则你根本支撑不了。有时候不一定要付出体力,心力交瘁的时候需要很大能量来支撑,所以把身体搞好是第一位的。」
 
与一些自诩精力旺盛的企业家们不同,韦飞燕作息十分规律,每天晚上11点入睡,早上6点起床,然后快走一小时,数十年来一直如此。
 
「女人一定要懂得爱护自己。我一直反对大公无私,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爱,怎么可能把别人照顾好?女性的自我保护要从健康开始,一个女人可以不漂亮也可以不年轻,但是精神面貌一定要好,要有活力。
 
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韦飞燕在一众年轻同学中看起来并不显老,反倒是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坚毅感更能让人感受到时光磨砺的力量。
  
韦飞燕还建议,有抱负的女性不要怕从基层做起,如果专注在一件事情上,努力把它做好,最后一定能找到突破。她以花红现在的微商团队为例,20万成员定期会接受培训,表现优秀的很快会得到企业的重用。
 
「只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不要怕别人看不到你。」
 
采访最后,韦飞燕透露,多年以来,她一直与全国妇联保持联系,一起举办公益活动来帮助农村女性弱势群体,其中一个项目就是普及宣传家暴维权知识,并提供法律援助。

「中国的女性弱势群体主要集中在农村,我们希望通过各种努力为她们提供帮助。」
 
「在城市,女性和男性的地位其实差不多,有能力的人是可以得到机会的。」她补充道,「像我两次来中欧读书,女同学的比例已经有了明显的上升。」

来源: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微信号:CEIBS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