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一首隽永的诗

我叫Anson, 工作7年的时间,5年多都在国外,先后在菲律宾、印度、德国工作。加入中欧MBA之前,在一家被中国公司收购的德国公司任COO(首席运营官),负责独立品牌运作和收购后的整合事宜。

 

君问归期未有期

 

海外工作几年,认识了很多远方游子,海外中国人普遍存在的问题是:都想回国发展,可是回国后薪资、岗位、待遇都会与在国外有比较大的差距,这一点大部分的海外人都心知肚明却又不愿言明。

Anson作为COO给“爸爸”甚至“爷爷”辈儿的德国员工开会

 

我在德国的时候发生过这样一个小故事,2015年春节,我送完公司最后一位中方人员踏上回国的飞机,搭乘了一个印度裔司机驾驶的出租车回公司。一番寒暄后,我随口说了句,你知道吗,现在是中国新年,是个全家团聚的时刻。他突然问了我一句:“那你想家吗?”。我反问他:“你想家吗?”。他突然脸色沉重了下来,说:“我想,我非常想家。我现在只要有十分钟不工作,我就开始想我家的院子和我种下的芒果树。我想念我的亲人、朋友。我18岁的时候,因为贫穷逃离了印度,来德国已经30多年了,真还不知道还能回去几次。”他的一番话,让我颇有感触,想想5年多的海外经历,印度留守了一个新年,在德国留守了一个新年,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于是便说:“其实无论在哪里,只要有发展的话,那里就可以是家。”他没回话,我知道我没说服他,也没安慰到他,因为我连我自己都没说服。

Anson参与央视一带一路特别节目《远方的家》拍摄,介绍自己主管的德国公司
 

后来CCTV4拍摄《远方的家》一带一路特别节目的时候,有个工作人员开了句玩笑说:“Anson,你这次拍摄《远方的家》,下次见你估计要拍《家在远方》了。”他的话让我萌发了回家、回国内发展的念头。想了解我为何来中欧读MBA,可以在《缘来还是你》这篇文章里了解我的心路历程。目前已经来到中欧5个月了,是时候谈谈自己的收获了。一方面是对自己当时的选择再次评估,另一方面,也希望能给那些与我有相似经历的人提供一些参考。

 

却话中欧读书时

 

在过去的一年,我认为自己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就是辞职来中欧念MBA。这段时间不仅解决了我曾经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些疑问,而且更系统的学习了财务、市场、策略等等方面的知识,而且中欧的这种案例教学方法,让我们能够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学习公司的优势、评估它的策略、发现其中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

Anson与中欧同学们讨论

 

中欧MBA课业繁重,需要在短时间内迅速的学习和掌握,如果没有中欧教授的指导,真的很难以想象自己要多花多少时间,才能将财务、市场、策略、经济、运营等方面的知识融会贯通。这点上,中欧的优势真的非常明显。例如,我们Frank教授,曾经师从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Richard H. Thaler,不仅仅注重corporate finance的理论教学,在每堂课会让每个学生有一次机会分享自己的财务知识。他提出两个标准,一个是有用,另一个是有趣。这真的能让我们在欢乐中收获很多知识。再例如,我们许斌教授,在讲授宏观经济的时候,会适当的结合中国的国情和发展,深入浅出,幽默且有深意的给我们传授很多知识。这样的课程和教授还有很多很多,这些收获,一方面上更全面的构建了我们的知识体系,另一个方面也更系统的梳理了我们的知识框架。

小组成员与Frank教授(左四)

 

来中欧读MBA的另一大收获就是从同学身上学习。经过中欧MBA严格入学考察的同学们都非常的优秀,不乏山东省的高考状元,大连市的高考状元,剑桥北大清华的同学。也有一些,已经是某个基金的合伙人了,手握CPA、CFA3级证书的也大有人在。如果你想了解某个行业,甚至某家公司,直接找同学聊天就好了,他们能给你提供最真实、最可靠,也是最内部的信息。

 

在前两个学期后,大家最大的感受就是累,缺乏睡眠,压力肥。前两个学期,大部分的同学都很少能在凌晨2点前睡觉。(也有学霸,每天凌晨4点睡觉,8点起来去上课,美式咖啡当水喝,功夫不负有心人,门门功课都是A,各种活动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我们抱怨过压力大,抱怨过case长,也抱怨过写不出自己想要的presentation,但是我们谁都没法否认经历了前两个学期的锻(受)炼(虐)之后,我们各个方面都提升了,也逐渐的能够适应在高压高负荷下高速运转,后来教授跟我们说,这也是MBA要带给我们的一项技能,因为之后无论是自己创业还是重返职场,抗压高效能力十分重要。

课堂演讲
 

第二个学期末我们部分同学去日本参加选修课,之前,我对日企森严的等级和员工严谨的工作态度充满好奇,也对日本近几年经济停滞感到疑问。但是,这次去了日本GLOBIS商学院之后,从文化方面了解了大部分日本人的一生只做一份工作的原因,发现日本迷失十年的背后的原因,真正的理解到日本东西方结合的管理方式,也看到目前虽然日本的经济发展速度放缓,但是其失业率也是近些年来最低。

 

同学们在日本最大的动漫制作和发行公司GONZO&ADK,找到了儿时的一些珍贵记忆,海贼王、火影忍者等等。最精彩的是我们参观了很多日本公司,他们的CEO或者是创始人给我们分享他们的创业故事以及其中遇到的问题和处理方式,我们觉得这收益非常大,尤其是在以后选择自己创业方向,和初期运营的时候,很多经验都很宝贵,值得借鉴。

 

定义—打破—重新定义

 

其实跟我们教授学习到的不仅是商业理论,还学到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我们Frank教授的在开始授课的时候跟我们说:“everyone is biased.” 鼓励我们去表达、去修正、去改善。在结课的时候,他对我们说:“we swap a piece of life with each other.”,告诉我们若干年后,你会发现这段记忆很珍贵,也许会是你人生中最宝贵,最难忘的一段。

 

来到中欧就是一个,定义—打破—重新定义不断重复的过程,而在这个背后,变化的是知识储备的深度和广度,商业视野,甚至是人生的格局。第三学期开始了,每个同学都逐渐有了自己更加清晰的方向,有的去VC实习,有的在做case competition,有的在专攻咨询,有的在创业。在这里,生活就是一首隽永的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情怀,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向,每个人有每个人的time zone。

Anson作为主席与学生大使们组织校园接待活动

 

2018开始了,祝愿我们中欧所有的同学们都能在自己的time zone里,拥有自己的精彩!在最好的年龄我们相聚于中欧。你,愿意加入我们的精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