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中国取经,四个印度年轻人与幸运数字八

2010年,三名素不相识的年轻人满怀欣喜地加入了印度著名的Vellor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VIT)。而那时,同一栋宿舍同一楼层的三个本科生Yash Jangid、Rishabh Ralhan和Kashish Yadav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人生将在通往上海的道路上汇合。当加入VIT时,它是印度排名第八的学府。而八年后,幸运的三名年轻人重新相聚在全球排名第八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继续攻读MBA。

“八”的神奇魔力依然在中国延续,他们相信,运气和彼此的支持将帮助他们迎接未来的挑战。Yash是一位天生的创业者,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在大学期间创办了两家“成功的失败企业”;Kashish是埃森哲的商业情报分析师,同时运营自己的旅游和美食主题博客,拥有上万名粉丝; Rishabh则是美国国际集团(AIG)的前保险分析师和对儿童教育充满热情的现初创企业产品经理。除了这三位校友之外,早两年毕业于VIT的Abhishek Srivastava也在今年加入中欧MBA,希望能继续推动科技促进偏远地区的发展。

 

是什么促使你选择了中欧MBA ?

 

Yash:我创业的主要收获是,在着手去做之前需要先培养出相应的能力。我希望提高我的知识和能力,以便能够预见过去没有发现的错误。仅仅依靠激情,不能帮助我实现梦想。我希望通过对商业领域建立的结构性理解,拥有更多“成功的成功”,而不是“成功的失败”。

Kashish: 在埃森哲,我为西班牙的Costco提供技术方面的服务,但零售是我最感兴趣的。我曾参与Costco在欧洲和北美的扩张,我知道亚洲是Costco全球扩张的下一个目的地,明年将率先登陆上海。中欧MBA将帮助我最大化地利用这两个机会。

工作之余,Kashish代表埃森哲参加一场企业足球赛

 

Rishabh: 毕业后我一直从事技术工作,开发各种应用和产品。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我是一名专家,但从商业的角度而言,我觉得还远远不够。这是我开始思考攻读MBA的开始。我的长期目标是成为一名创业者,希望在中欧获得的商业思维能使我成为一名有效的决策者。

Rishabh曾担任德勤在奥巴马医改项目上的技术实习生

 

Abhishek:我父亲和我分享了许多印度农民的故事,从那开始我一直对农村发展怀有热情。留学回来后,我和我的合作伙伴开始创业,帮助印度的农民与更多市场建立联系。但我们失败了。之后,我在新德里一家孵化器找到了一份相关工作,但我会坚持自己的理想。我会先工作三年,攻读MBA,然后再尝试创业。

Abhishek与印度农村社区合作,帮助农民进入更多市场

 

你对在中国攻读MBA有何期待?有没有人给你提供过什么可靠的建议,来充分利用这段经历?

 

Yash: 在阿曼、肯尼亚和印度成长的经历让我成为了一名世界公民。我学会很好地适应变化。考虑MBA的时候我有些犹豫,但一位校友的话启发了我:“MBA就像一场游戏——而且相当昂贵。你不能在这段旅程中随心所欲,你需要快速找到你热爱的,并专注在能帮助你实现的东西。”

 

Kashish: “拥抱多样性”是我在飞往上海的航班上反复想到的一句话。在帮助Costco扩张到欧洲时,我面临许多语言、饮食和交通方面的挑战。但在欧洲,文化背景相对简单,黑白分明,我清楚自己的位置。而中国被认为是一个复杂语境的社会——有更多的灰色地带,意味着更多的探索和挑战。比如,火锅就是把肉、蔬菜和面条放在辣汤里炖,但在中国,这不仅仅是一种烹饪体验,也是一种文化和社交体验。

Kashish和Rishabh正在为中欧足球队的第一场比赛做准备

 

Rishabh: 最好的一条建议来自于一个在读学生,他告诉我:“如果你只想拿到学位,就不要来中国和中欧。每一所商学院都能给你MBA学位,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所商学院能让你了解中国市场和企业的运作方式。”我曾与美国人、德国人,甚至爱尔兰人合作过,但我从未与中国人合作过。我希望通过MBA和我的同学们来了解中国和中国的文化。

 

Abhishek: 印度人对当下中国发生的事情缺乏了解,而对中国感兴趣的人又缺乏了解的渠道。在我看来,中国现在相当于世界范围内的一家“创业公司”,不妨亲自来看看!

 

在未来中印之间的发展中,你认为有哪些机会?

 

Yash: 虽然有很多创业项目可以把我在印度和中国的经历联系在一起,但我认为小米在打入印度市场方面做得非常出色,值得参考。印度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市场,还没有成熟,也还不了解许多优质产品的好处。我们需要高质量同时价格极具竞争力的产品,这正是小米在印度一夜成名的原因。

 

Kashish: 帮助Costco在欧洲开了5家店之后,我看到了工业机器人潜在的影响。在印度,机器人集成目前主要局限于制造、制药、包装和快消领域。而中国政府正加大投资,使中国在2030年前成为世界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因此我很激动能在这两个市场都有立足之地。与此同时,中国在印度的零售战略融合了线下和线上的精华。中国零售业也没有在支撑传统业务和尝试新事物之间左右为难。

 

Rishabh: 我加入AIG的时候没有CSR团队,所以我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事一起成立了一个。当我离开的时候,CSR团队由55名致力于带来改变的成员组成。在这个过程中,我和公益组织“仁人家园”合作,卷起袖子帮忙在印度建造了70座房子。我坚定地认为中国迄今取得的最大成就是使4亿人摆脱了贫困,印度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我的旅程才刚刚开始,但我期待加入中欧的CSR俱乐部,实际看看在这里推行的不同方法。

在VIT读本科期间,Rishabh在儿童教育工作坊做志愿者

 

Abhishek: 在中国,技术在农业和农村经济上的运用比印度先进得多。从线上线下的整合来看,中国做了很多,但两国的消费者行为也有所不同。我还没有机会亲自探访中国农村,但真正理解中国将使我离重建农业经济的长期目标更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