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变大,蒙古族小伙阿奇的逐梦之旅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我叫阿奇,这个名字在蒙古语里是仁义,知恩图报的意思。我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出生长大,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MBA新生。

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MBA的魅力是9年前,那时23岁的姐姐拿到沃顿商学院的MBA offer后在我和妈妈面前喜极而泣,而我却在旁边一脸懵圈。于是,我上网查找MBA,记得当时在金融时报2009全球商学院排名看到第8位的是来自中国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我对这所名字陌生却丝毫不逊欧美名校的中国商学院充满好奇时,隐隐觉得,如果有一天能走进这所同样顶尖的商学院读MBA,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全家参加姐姐的毕业典礼

 

我成长在一个书香气的商人家庭,妈妈是一位略有违和感的充满文艺情怀的大学数学教授,从小听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让你的人生多几个热泪盈眶的瞬间”。爸爸从商前也是大学老师,从小听他讲如何零下三十度走几十里地上学,最终考上大学实现人生逆袭的励志故事。姐姐更是自带主角光环,所以我也从小被外号“阿汝娜她弟弟”。

然而,物极必反,我非但没有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反而走上了另一条周折叛逆的路。尽管一直背负问题少年标签,但自恋的我在校服上涂鸦“我是阿奇我怕谁”,心里坚信自己不过是大器晚成,还没找到适宜的土壤而已。

高中毕业后,我去了江南大学北美学院,之后又转到加拿大,再之后又不安分地南下到美国肯特州立大学完成本科。在三个国家的求学经历中,充满躁动的我会在假期跑到印第安人社区和他们一起盖房子,跑到非洲参加动物保护及宣传,还跑到美国空军驻校办公室求他们破例让非美国籍的我参加储备军官(ROTC)课程。

当我如愿经历了很多不同的文化后,恍惚间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大四那年,得知学校和瑞士达沃斯论坛有培养1名学生到日内瓦总部实习的机会,但自己条件远不达标时,还对着猝不及防的项目老师说,“the only winner will be me”。之后,我绕过学校正常申请流程,用一封邮件赌来了面试机会,并用无知无畏的表现让一句装13的话成真。

在瑞士的4个月,每天穿着正装与世界级精英一起出入在梦幻般的办公室极大满足了我本就很强的虚荣心。然而,自卑也从那时开始在我心中滋生泛滥,因为我根本就无法胜任最简单的工作,当坐在全世界最顶尖的教育界专家的工作坊中,全程听不懂走神,一天下来被要求写的会议纪要只是一张白纸。那段时间我做的最多的就是不懂装懂的呆笑。

可一件小事却让这段光鲜而尴尬的经历充满温暖。实习最后一天,我和当初面试我的总监道别时,不太敢对视他。然而一个拥抱后,在我准备转身前,他突然让我把美国的地址发给他。等我回美国后,一封来自他们的推荐信躺在我的信箱。这份意外的善意,开始让我对自己的未来真正有了要求。

回国后,我拒绝了家人安排的工作,无数次碰壁后,幸运的成为了嘉士伯中国管理培训生从2万多名初选者中选取的20位之一。可是在刚入职看到其余19名的优秀小伙伴后,内心有丝不安。这份不安让我在2周的管培生启动训练营中竭尽全力去表现自己,最终虽然拿到了最高分数,但后来HR发给我的其余小伙伴对我的不记名评价却让我意识到,其实那个张牙舞爪的我挺脆弱的。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是深层次的不安与自卑使然。

刚入职嘉士伯时的不记名反馈

 

接下来公司让我们各自参与到最核心的项目,并且不断鼓励我们多尝试,去勇于犯错。我的三份轮岗依次在销售运营总部学习优化销售团队的执行力,在北京一线销售实地感受市场,并回到总部分析区域团队的市场与销售费用,优化效益管理。在轮岗结束后,我又申请跨部门定岗在国际品牌部。这期间,各个不同的工作岗位视角使我看到了一个表面炫酷但背后充斥了复杂多变的快速消费品行业。 

 

在嘉士伯工作近3年时,我不断回想起刚入职时我的老板对我经常说的一句话,“以终为始”。我开始去把抽象的未来具象化,寻找我工作的目的究竟在哪里。在这个过程,我不断无意识想到很大很空的理想,从而对现状充满焦虑。于是,多年来对MBA憧憬的种子开始在心中发芽,我想去更广阔的地方去看一些不同的东西。最终,我决定辞职去像姐姐一样申请美国MBA寻找新的方向。

然而,之后“像姐姐一样去美国读MBA”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实际动力,我有的只是更加的不安和迷茫。浑浑噩噩一段时间后,我不得不让自己换一些感受。在赴云南登顶哈巴雪山并听了很多心灵课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曾经的认知逻辑始终是“先要有,才能成为”。因此,一张美国MBA文凭其实在我的潜意识层面只是可以暂时填补内心不安的寄托而已,而我可以成为什么样的人并不需要任何前提。

后来,短暂地在前同事的创业项目中学习后,我有幸加入了当时的明星公司,摩拜单车的省区拓展负责人职位。在北京入职后的第三天,带着两名专员就轰轰烈烈地杀回了阔别已久的老家内蒙古。当时我需要做的是在十天内完成第一个启动城市鄂尔多斯,包括团队招募,政府协调,发布会,媒体公关,城市端供应链建立等等一系列事情。而这一切对在大型外企待久了的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在心理上。我无法依靠任何人,每一个地区的政府关系与城市运营条件都不尽相同,而我的老板还要在整个华北区忙于处理更重要紧急的事情。

 

在我心中,摩拜这份职位最酷的地方也正是这里,她会赋予一位有情怀的年轻人远超他经验以外的职责与信任,也因为如此,无数份年轻的激情被点燃,让这家很酷的公司变得绚丽万丈。在任内蒙古负责人的这一年里,我最感恩的三个体验是,与不同政府部门及层级沟通的思维,摸索一个全新行业的运营管理,还有更重要的是,在做一系列管理及平衡决定时,对权力的敬畏。这些经历对于未满30岁的我来说,是一份极其珍贵的体验。

 

今年初,我被调到摩拜北京同时兼任华北区运营工作。在迎接工作中新的挑战时,读MBA的念头久违地再一次在心中升起,不同的是这一次我把目标瞄准了极具国内深度的中欧,而我希冀的未来发展方向也正是在国内。

记得去年底,在北京一次中欧招生宣讲会时,我中途举手问招生官,“我不断地听到MBA对于我们的好处在于更多的人脉,更深的知识,更好的平台资源等等,可是这一切都是可替代并且不能永远持久的,我想知道它对于一个人最内在本质改变的是什么。比如,我在进中欧和出中欧的两个瞬间,抛开一切标签,我这个人有哪些改变?”

招生官Steven的回答瞬间把我心里好像黯淡了很久的某个点点燃,他微笑着说:“中欧可以把你的心'变大',每一个申请中欧的人都是胸怀梦想的人,但是你来了中欧后会发现,你的梦想可以更大更酷,因为你的内心在这里可以意识到你绝对有能力做到它。”

那一刻,MBA在我心中的意义被彻底颠覆,它给我带来的感受不再是之前那样空洞的虚荣与功利,而是带着点好奇的平和与踏实。我决定用近两年的时间来中欧,抛开身份标签,跳出原有思维局限,与其他完全不同成长轨迹、更加优秀的同学们一起去探索,享受并感恩这段经历。

刚开始中欧旅程,我最大的感受是,眼前的世界更加生动立体,而每一个同学都好像是一面镜子,可以让我从不同的角度看到自己的局限性。我的心态也从刚入学看到其他同学远超出我的优秀时,带来的自卑和焦虑,变得越来越享受每一个当下时,对充满未知变数的未来有着带点渴望的好奇。

中欧的斑斓生活

 

写到最后,突然想起有一天我和几个同学晚上坐在湖边喝啤酒闲聊,一位同学说,“我觉得在来中欧前,看到的世界是单色调的,但一来到这里,我发现每一个人都带着各种不同的色彩,让我感觉眼前的世界变得五彩斑斓。”

我当时一边笑着不断点头,一边和她干杯。 Cheers for 中欧, cheers for my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