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时,个人投资者要记住三点要诀

证券金融界摸爬滚打20年的金融老手

父母都是老师,受到家庭书香熏陶的唐弢,在上世纪90年代初顺利考上了一所师范大学的外国语学院,1995年毕业后也顺其自然地当上了老师。如果循着这个轨迹展开人生,唐弢现在应该是某大学里95后或00后口中的唐老师或唐教授。然而,唐弢如今的身份却是FFC(Fortune Forging Capital Ltd,富友富勤融资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和宽桥金融的首席投资官,在证券金融界摸爬滚打近20年。

在做老师期间,唐弢受当时在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兄长的影响,对西方会计学产生了兴趣,由此拿到了打开人生新大门的钥匙。1997年,唐弢加入了申银万国证券公司投资银行部。也是这年年底,中国确立了银行、证券、保险分业经营、分业管理的原则。经过上世纪80年代的萌芽和90年代初的积极探索前进,中国现代证券金融市场这艘大船此时已经初步具备了扬帆出海的条件,只待到暴风雨中检验、成长。在船离港前,唐弢爬上了甲板,从一名老师摇身变成了一名证券金融界的新水手。

“狗刨式也好,自由泳也好,至少游得还不错”,回望初入商海的日子,唐弢给了自己一个中肯的评价,然而,他也坦言,虽然在中外资本市场取得不俗业绩,先后带领不少中国企业实现境外资本市场挂牌上市,已积累了丰富的商场实战经验,但他始终对自己的决策和行动保持着审视的态度。入行时间越久,唐弢越觉得他仍需要一套系统的商业知识来帮助他审视判断决策是否正确或者存在哪些不足。于是,在2011年,他申请了中欧Global EMBA课程。

2012年,唐弢联合另外三位合伙人创办了量化投资品牌——宽桥金融。其中一位合伙人正是唐弢的中欧同班同学孙琳,另外两位合伙人则是在Global EMBA欧洲模块学习期间结识的、从事量化工作的欧洲专家。

事实上,唐弢早在2004年已经开始创业,他抓住了当时国内资本市场爆发的机会,从券商转做直投,创办了提供投资银行业务的FFC。但随着PE群起,资本哄抬价格,市场不再理性。唐弢意识到,是时候改变了。“任何一个产品或市场,都会经历最初的紧缺、容易扩张、容易赚钱的阶段,接着变成一个成熟市场。这时就需要开始寻找新的增长点了。

于是,唐弢开始从直投转向金融衍生产品市场,开始了自己的二次创业,也就是宽桥金融。对比两次创业经历,唐弢比喻道,在接受商业知识全面训练前的创业,他更像是业务驱动型的敢死队队长,带领着一支小分队冲锋陷阵,杀到哪里算哪里,并不会仔细考虑战略或者业务结构;而现在,他更像一个下围棋的人,思维缜密,考虑战略布局、目标规划、团队建设、资源组织等。“这个时候,我想要建立的是自己的事业。” 

量化对冲基金界雄心勃勃的中欧合伙人

发A股,发B股,发封闭式基金,发开放式基金……几乎参与了中国金融市场从无到有,从贫乏到丰富的整个过程,唐弢深谙这个市场的每一个脉动指向什么。2010年沪深300股指期货的推出,让唐弢敏锐嗅到:金融衍生产品将是中国证券金融市场的未来最重要的发展方向之一。

和孙琳沟通之后,唐弢更加确信这点。宽桥金融联合创始人孙琳较唐弢年长,拥有逾30年的金融业工作经验,曾先后任职于美林香港、瑞银集团及瑞信集团等。两人因中欧结缘,成为同学,在一起读书、学习,建立起最初的信任后,他们在商业上进行了探讨。最后,两人把目光聚焦在量化对冲这个金融衍生产品上来。

“量化和对冲,其实都是一种投资方法。但在中国没有金融衍生产品之前,量化在中国市场的应用不多,主要是研究公司基本面,相对简单,对冲因为缺乏有效对冲工具根本没有办法做。金融衍生产品市场的出现,给量化工具、数学运算和电脑技术等带来了应用空间,因为金融衍生产品涉及更多股票、债券的数计算,它在财务基本面的基础上又更往前走了一步。”

在Global EMBA欧洲模块学习期间,唐弢和孙琳跟当地的金融人才进行了大量的交流,他们发现,量化对冲在欧洲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他们马上意识到,如果能够把国外的这些金融工具和策略运用到中国市场,机会将不可限量。

但唐弢也深知,生搬硬套肯定行不通,他需要一个团队,团队里既要有熟稔这些先进金融工具的欧洲人才,也要有精通中国市场,了解中国客户的本土人才。宽桥金融的创业团队正是按照这样的思路搭建起来的。

对于金融这样的轻资产行业,人是最重要的。在唐弢看来,合伙人之间相近的教育背景和知识结构、互相包容的性格以及在此基础上建立的信任感,是确保稳定合作和高效产出的基础。宽桥金融与招商证券发行的“宽桥2号指数对冲基金”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获得51%和32%年回报率的骄人业绩,成功抓住疯牛并战胜股灾,充分体现了优秀的资产管理能力。

唐弢笑着表示,如果宽桥金融日后发展成为中国最有名的对冲基金,也许它会是中欧的典型案例之一,不仅在于他和孙琳是同学,还在于宽桥金融印证了中欧的创办宗旨,让中国和欧洲产生协同。

当全球经济更加不确定时更应选择防御性投资

在金融界打拼多年,唐弢对资本市场的起伏保持着高度敏感。谈到不久之前的“英国脱欧”事件,唐弢表示:“英国脱欧,给本来就比较脆弱的全球经济,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更加波动。中国是全球经济的一部分,所以这些波动和不确定性会增加投资的风险。”

他认为,此时投资者在投资时需要更加理性地做出判断:
1. 更多地追求防御性投资,而不是进攻性投资,通过降低风险,来获取相对稳定的回报。防御性投资策略是一种确保本金损失风险最低的投资组合分配及管理策略。防御性投资者将大比重的资产投资于债券、现金等值资产及波动性低于平均的股票。
2. 增加投资的流动性,同时降低流动性差的投资。
3. 分散投资,无论是在境内境外做多种分散,追求一个相对稳定的投资,获得相对稳定的回报,而不是高风险高回报。

同时唐弢建议,在此种环境下作出投资决策时,投资人首先需要评估的就是投资风险,比如管理人是否合法执业,管理人的信用和业绩,产品的风险评级和业绩波动等。“选择与自己风险预期匹配的投资才是最合适的投资。” 

他还进一步指出了市场过度关注投资回报、忽视风险管理的另一潜在隐患: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一些管理人为了迎合投资人的需求而采取冒险投资行为,最后出现大量的风险事故和基金清盘,而重视风险管理的专业管理人却被淹没在高回报的承诺中,出现“劣币驱逐良币”。

虽然如此,唐弢依旧对自己热爱的这个行业充满了信心。他认为,只要建立了法制,发展起了信用,中国的证券金融行业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他也预测:以信用为核心的金融行业将是中国未来几年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工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