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何仁桦:悦榕集团第二代

2013年第三期

文 / 朱琼敏 

2010年,28岁的何仁桦离开了贝恩咨询公司,来到中国,正式担任悦榕集团助理副总裁兼中国区执行董事一职。作为这家新加坡家族企业的第二代领军人物,在过去3年中,何仁桦在为公司发展贡献一己之力的同时,也虚心求教于公司元老------他们长期积累而得的经营智慧与专业知识都让他受益匪浅。

何仁桦的父亲何光平于1994年创立悦榕集团、并在泰国开设了第一家“悦榕庄”度假村,现担任集团的执行主席,母亲张齐娥现任公司高级副总裁,而他的叔叔何光正则是公司的总设计师。包括他们4位家族成员在内,悦榕集团在全球共有12000多名员工。作为亚太地区顶尖的精品度假村、酒店及Spa(拉丁语Solus Par Agula,水疗服务)运营商,悦榕集团目前共拥有30家度假村及酒店、60余家Spa会所、80家精品店及3个高尔夫球场。

尽管加入悦榕集团仅有3年,何仁桦在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已有力地证明了自己的能力。目前他的主要职责是协助管理中国地区总部,手下共有逾120名员工,分布于运营、市场、投资和设计等部门。他曾代表悦榕集团在2011年“中国酒店开发与融资论坛”和2012年“中国酒店投资峰会”等众多行业论坛上致辞。作为一名年轻的公司领袖,何仁桦正寻求一切机会来提高自己的领导力,因此他也正在修读中欧的总经理课程。在《TheLINK》的访谈中,您将看到何仁桦作为家族企业第二代领袖的点滴感受。

《TheLINK》:在加入家族企业领导层之前,您做过哪些准备?

何仁桦(以下简称“何”):我在2010年正式加入悦榕集团,但在此之前,我早在十几岁时就曾在集团的不同部门做过几份实习工作,涉及酒店管理、销售和前台等方面。当父亲于1994年在泰国创办第一家悦榕庄度假村时,我已经12岁,因此得以亲眼见证公司创立发展的整个过程,并从父亲和整个创业团队身上学到不少经验,从中汲取了许多管理智慧。

2005年,我曾在上海的一家投资公司实习过一段时间,在那里我学到了不少投资知识。之后,我又在贝恩咨询公司正式工作了三年多,由此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的尽职调查、投资组合战略以及绩效改善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 提高了评估投资风险的能力。

但是,酒店业和咨询业之间的差异很大,因此我现在必须边工作边学习------向我的同行,也向开发商、政府官员和业主学习。中国市场倏忽迅变,作为一家外资企业,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快速适应这些变化。在中国,除了体验式学习和踏踏实实地做事之外,我们别无选择。这是我在过去三年间学到的重要经验。

《TheLINK》: 您在贝恩工作了三年有余,随后为什么选择回到家族企业,并来到中国?

何:主要原因有二。

首先,2010年,悦榕集团在中国发展势头良好,并且刚好也缺少一名中国区的负责人。那时候,我们在中国只有5家酒店,现在这个数字已经达到9家。在过去三年间,我们中国区的业务规模扩大了一倍有余,也进一步加强了法律、金融和人力资源等关键部门的工作能力。我将来的挑战和工作重点仍是在团队建设方面。

其次,当时我认为自己在贝恩已经学得不少经验,将这些经验付诸实践的时刻已经来到。我和父亲之间感情深厚,并互相尊重和理解------他在我的职业选择上,总是给我足够的自由空间。大学毕业后,我加入贝恩,先赴纽约而后又调任香港工作。正是在香港工作期间,我对亚洲及中国市场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意识到这块市场对悦榕集团的重要性。这让我更加坚定了信念,决定加入悦榕集团。

《TheLINK》:您率领悦榕集团在中国开拓市场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何:挑战一直都在,也不会转瞬消失。对我来说最艰难的时候是我来到中国的第一年------2011年。这种困难不仅在于日常经营管理方面,更多的是在于心理上的压力。那时候我很年轻,又刚来中国,所有的经验基本上都来自于之前的咨询业工作经历。这样的一个角色转换对我自身来说十分具有挑战性。同时,我还需要面对在中国市场上会遇到的一些具体问题:怎样和政府监管部门交流、怎样让客户满意、怎样谈判、怎样去面对人才流失和增强人才竞争力,以及如何应对不太和善的股东等。整个2011年,我都在重新学习和反思之前在咨询业和商学院里学到的东西。第二年,我开始将重心放在学习业务流程和建立公司内部的互信机制之上。今年,我将着力于建设我们公司和品牌对市场和行业的领导能力。如今,我正在更加努力、更加专注地学习。

《TheLINK》:除了创新和开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以外,您认为家族企业的基业长青还需要着重于哪些关键因素? 

何:作为一个尚处于成长期的企业,悦榕集团的优势在于它的文化及人才。

我们整个集团就像是一个大家庭。相较于其他公司,尽管我们的规模可能较小,但我们更有可能持久经营发展。这种持久力源自于家族成员之间的自然联系和一脉相承的价值观。以我的母亲为例,她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商业女性,同时也是一位社会活动家,在集团的中国区业务发展中发挥着领军者的作用。通过观察和学习她平时对内对外的沟通方式,我受益颇多。我也经常陪同父亲出差,通过观察他的为人处世,学到了不少经验。
 

《TheLINK》:家族企业中常常需要维系“家庭”和“事业”之间的平衡。您对此有怎样的建议?

何:我们对自己所做的事业深感自豪,并希望将这种自豪之情与亲人分享。我们家庭成员人数不多(我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因此需要保证全家都能倾力参与公司发展过程。充分交流、互相尊重和真诚倾听,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在这方面,我的父母非常注重倾听子女们的建议,我对此深表感激。我们希望能让我们家族的企业基业长青。

《TheLINK》:悦榕集团未来在中国市场有什么新的打算?

何:我们计划在2015年底将中国区悦榕庄酒店的总数发展到15至18家,基本覆盖每个省份。除酒店外,我们也正在成都和黄山等地开发一些住宅项目。我们希望悦榕庄能成为一个人人热爱的亲和力品牌,而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侈代言词。我们会为每一位顾客尽心提供优质服务。我们希望这种体验对他们来说是独一无二、充满温馨和激情的。

《TheLINK》:您成为中国区负责人已有3年时间,有没有信心对这个集团的未来发展做出更为意义非凡的贡献?

何:时间会证明一切。在中国,我们必须有足够耐心,并勤奋工作。我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但是归根到底,这还是要靠团队的合力。家族企业在初创期的发展往往基于最初的美好愿景。但对第二代接班人来说,将企业长久保持在快速发展的轨道上殊非易事。太多的事情需要完善,比如开拓市场、完善流程以及建设团队等等。我的父母早已用他们的智慧与勤奋为我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对我来说,挑战在于如何继续建设、维持并发展事业团队。我们会更努力地工作,也相信事业会大有发展。我们对集团的发展前景非常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