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0多个国家的校友22,000多人

    1235

冯喆:世界因连接而创造价值

2015年第四期

冯喆(左)和他的妻子、表弟,他们都是中欧MBA校友

文/雷娜

“年轻”是冯(MBA 2010)和他从事的互联网行业共同的标签。

冯在大学里学的是通讯工程,在艾默生网络工作两年后,24岁的他决心报考中欧MBA,并在录取后不久即申请了欧盟奖学金。年轻为他加分不少,他的言谈充满朝气,却不乏真知灼见,给面试官留下了好印象。通过层层筛选,最终他获得了一万欧元的欧盟奖学金(半额)。这在经济上和精神上,都给了他极大的支持。

时隔七年,冯依然记得参加中欧MBA课堂讨论的情景。“在第一学期,我和一位英国同学一个组,他是牛津毕业的高材生。我们常常会为一个案例争论两三个小时,甚至更久。”冯大学时曾经在全国性英语辩论赛中获奖,善于应对这种头脑风暴,并且从中学会了更加多元化地看待人和环境。回顾在中欧的学习,冯表示,“中欧并不是让我某一方面的能力特别强,而是弥补了很多短板,让我成为了一个比较全面的管理人才。”后来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女朋友(现在的太太)和表弟也报考了中欧MBA,成了他的校友。

从中欧毕业之后,冯在诺基亚工作了一年,随后加入中国本土互联网三巨头之一腾讯。他经历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一段光辉岁月,当他再次回到母校时,已是微信产品高级总监。微信之父张小龙曾经说,要以“傻瓜”的思路和心态做产品。而冯表示,当微信将最简单的一面呈现给用户时,背后是整个团队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微信的愿景,是希望连接一切,将所有人,将人与物、人与企业、人与服务都连接起来,让这个世界因连接而创造价值。”在接受《TheLINK》杂志专访时,冯回顾了自己的职业经历,并对中国和欧盟如何在互联网领域交流合作发表了见解。

《TheLINK》:您之前在腾讯担任战略部高级总监,最近又开始担任微信产品高级总监,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您的日常工作?

在腾讯战略部的工作分为两块:对内而言,我们会去考察一些前沿、高科技的创新机会,做全景式扫描,对行业前景进行分析;我们会帮助业务团队推动一些战略的落地执行,也会帮助各部门梳理每年的商业计划和业务指标。对外而言,我们会去看一些投资机会,并帮助公司已投资的战略合作伙伴与内部业务对接。

我们也负责发掘和探索一些新的业务机会。之前我自己发起了一个项目,得到了老板的认可,他希望我直接做这个项目。于是大约一个月前,我开始担任微信产品高级总监,带领着技术和产品团队,像一个小小的创业团队一样在内部孵化一个全新的业务。

FENGZHE_调整大小.jpg《TheLINK》:有一种说法,认为就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而言,中国比欧美更先进。对此您认同吗?您觉得中国与欧盟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哪些合作机会?

以前我们的QQ是在模仿美国最先进的产品,顶多再加一点“微创新”,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无论是在人才、经验,还是机制上,都孕育出了很强的创新能力,开始逐步走上有自身特色的互联网发展之路了。此外,中国互联网也与许多原先发展较落后的行业,如金融、出租车、餐饮等相结合,使得这些行业的信息流通更顺畅了,有了更好的体验、信用和评价机制。

目前,全球排名前十的互联网公司中,有六家美国公司和四家中国公司,其中并没有欧洲公司。诺基亚原本是想做移动互联网的,当年我去那儿也是做这方面的工作,但感觉无论是操作系统、通信标准,还是上层应用,都无法跟上移动互联网的步伐。但欧洲有自己的资源和机会,例如,现在赴欧洲出境游的人越来越多,我的一些同学就在做互联网领域的跨境旅游产品;欧洲的工业制造也有很多很好的经验,可以跟中国消费者进行对接。现在国内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期待走出去,像阿里、京东,都在做跨境电商、跨境物流;腾讯微信上也有很多微店是在欧洲的中国人和留学生开的,我觉得在这些领域中国和欧盟可以有更多更深入的合作。

《TheLINK》:那您觉得欧洲应该加快在互联网领域的发展吗?

我觉得这可能跟行业特点有关。中国和美国都是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互联网的兴起也得益于中国十几亿的人口。中国互联网采用的是免费模式,从一开始竞争就非常激烈,如果你做不到第一名,第二名是很惨的,这就将行业的创新力和执行力锻炼得非常强。而且这个市场没有受到太多行政干预,相对比较自由。因此中国这片土壤是很适合互联网发展的。相比而言,欧盟虽然很大,但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立的文化和语言,且与美国语言相通,用户很容易就采用了美国的社交媒体和网络服务,因此欧洲可能很难形成体量巨大的互联网企业。

《TheLINK》:因为没有被移动互联网改变太多,欧洲似乎代表着一种我们已然失去的宁静美好。有时候我也会怀念以前比较缓慢的生活方式。不知道您作为互联网人士,如何看待我这种矛盾心理?

我觉得这也挺正常的,但是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了。你可以去缅怀,去追寻过去的感觉,就像故地重游一样,但你不可能回到过去的时代生活了。我觉得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从信息获取角度分析,有了互联网之后,不仅可以用文字表达,还可以用视频、声音表达,媒体属性更加丰富。同样是一分钟,传递信息的效率要比书籍高多了。从信息产生角度而言,书籍是由少数有写作能力的人创作的,制作一本书的周期很长、门槛很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等到出版的时候对很多人来说可能信息就已经过时了。现在的互联网是让所有人变成信息的创造者,大家看到的东西往往是通过用户筛选的。互联网能够把信息更快地甄别和鉴赏出来,消除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不平等,加速信息的产生和传递。

为什么尽管大家有各种各样的担心,但还是会去做这件事?因为移动互联网本身确实有很大的优越性与合理性。

《TheLINK》:您作为互联网行业的中欧校友,对中欧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期待?

首先,我们是从中欧毕业的,都流淌着中欧的血液,打上了中欧的烙印,自然希望中欧能够越办越好。其次,中欧在国内已经很有影响力了,我们期待中欧能够增强国际影响力,让更多国外的人听说和了解中欧。最后,现在教育行业和互联网也有很多结合的机会。以前商学院的很多教学案例可能都来自工业2.0时代,多是关于传统制造行业的,以美国企业积累的商业实践与管理经验为主。今天,中国互联网发展得这么快,创造了很多新的机会、新的方法,这种基于中国本土互联网的实践和经验,我们希望将来也能通过中欧传播出去,不仅指导本土企业,还可以影响海外企业。希望学院从知识的传播者,向商业创新引领者的角色转型。我想这也是中欧更上一层楼,成为顶级商学院的机会,我们期待能与学院在这方面有更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