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哪儿?年轻帅爸的寻梦之路

2010年8月一个寻常的周间夜晚,我一个人在台北大直美丽华的美食街,点了一份铁板烧。这天我却一口也吃不下,因为一个小时后就是人气节目《超级偶像》第五季的第一次进棚录像,如果成功过关,我就能顺利进入32强……

我叫张一筑,“筑”这个字可能在人名中不算常见,但是对我却有非常特殊的意义。“筑”是一种乐器,取名之初就跟音乐结下不解之缘。长大后学习药学,“药”这个字把草字头拿掉就是“乐”,我曾是一名带有音乐专长的台湾药师,现在是中欧MBA2018级学员。上面那段就是我在参加《超级偶像》录影前的真实状态。

 

我带着忐忑的心情踏进了摄影棚等待区,准备迎接挑战。现场灯光有些昏暗,我依稀记得那天冷气真的很强,冷得我手指仿佛都要冻僵了。制作人员过来跟我确认表演的所有细节,当下我只告诉制作人员,我需要一台电子琴自弹自唱。

等待的过程压力巨大,根本分不清是因为太冷而发抖还是因为紧张,心脏简直快要从嘴巴跳出来!我撇了一眼制作人,他说,下一个到你了,忍着想夺门而出的冲动,我屏息以待。

 和其他参赛者合影

 

摄影棚帘子一打开整个布景是一种冷冽的蓝,正对面坐着评审老师--黄国伦、王治平、陈珊妮。评审座位左右两边各有五盏灯,一旦演唱时间结束仍然有三盏红灯亮着代表被淘汰。

我强自镇静地走向第一次的梦想舞台,走向摆在前方的电子琴还有麦克风,脚往下一踩发现,天啊,这台琴竟然没有延音踏板!我竭力控制我崩溃的情绪,心里盘算那我还要不要弹琴。经过五秒钟短短的思考时间,我按照原计划开始以自弹自唱的方式自我介绍,印象非常深刻弹的时候发现这台琴的键盘竟然是高低不平的,完完全全影响我的手感,在极度紧张跟手指不灵活的情况下,理所当然被评审老师问是不是不太会弹琴。这样的自我介绍清唱就很好了,弹琴反而绑手绑脚……

接着进入正式演唱部分,我选择清唱方大同的《爱爱爱》,原本一开始挺顺利的,但唱到最后一句,一下子三个红灯一起亮起,我心里绝望想着,几个月的努力就这样了。陈珊妮说,我唱这首歌的呼吸太急促让她不舒服,再给我一次加分题的机会。这次我唱了杨宗纬的《你看》,最后一次机会就豁出去唱了吧!跟唱《爱爱爱》时结果刚好相反,唱到最后一句时三个红灯一个接一个熄灭,过关!

这是我在2010年8月参加《超级偶像》第五季第一次进棚录像的心路历程。《超级偶像》是成为歌手的平台,而中欧是达成梦想职业的舞台。人生走到现在奔三也一段时间了,在参加比赛、工作以及在中欧学习的过程中,我领略到有三个能力是很重要的,分别是差异化能力、学习能力和想象力。

 

差异化能力,value differentiation

 

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所以差异化说的是,你跟别人不同的地方在哪里,有什么非常突出拔尖的能力或特色。在《超偶》16强落败之后,我被制作团队签了下来,在这期间我上舞蹈课、歌唱课,制作团队也会帮忙寻找适合的表演机会,征询其他知名制作人的意见。印象比较深刻是有一次去见陈建宁(FIR键盘手兼制作人),他看完我的比赛录像后点评,你的特色不够鲜明,帅也不是非常帅,唱的水平以上但不到顶尖,创作能力一般,要在现在的唱片环境出头,很难。

来到中欧的感觉也是一样,同学是175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出了校门还要跟海归派的MBA竞争,如果没有鲜明的特色要怎么被雇主看到?这点我认为学校做了很多努力帮我们做到差异化,首先是良师益友项目(Mentoring Programme),你可以在学校网站上看到校友导师的背景,选择有兴趣的或同行业的导师进行配对,如果导师也选择你的话那就配对成功,这位导师会陪伴你走过在中欧一年半的过程。我的导师Sandy是GEMBA校友,是一位非常有经验且热心的导师,有问题都是立即回复并且是引导式的带我直捣问题核心。

再来是职业发展中心(CDC)咨询服务,每个学生依照行业会指派一名顾问提供一对一就业咨询,这对我也是很有帮助的,因为我的顾问熟悉医疗健康行业,记得第一次聊完后我对我想做的工作立马有了新一层的认识,并且有了比较明确的就业准备方向。这样定制化的模式可以帮助自己和他人区别开来,具象化一点形容就是要么定制化的很帅很美,或者就是丑得有特色。

 

学习能力,learning from expertise

 

唱歌这个技能很玄妙,对我来说1/3靠的是天赋,1/3靠模仿,1/3靠练习。天赋指天生的声带声门构造,影响音色,还有天生的音感,影响音准。我从小唱歌会去刻意模仿演唱者的音色、技巧,所以有一个时期是唱谁像谁,久而久之听的歌手多了,就逐渐内化成自己的演唱特色。小的时候练习唱歌的时间很难找,主要我是一个特别闷骚的人,所以爸妈在家我基本不练歌,而是等他们出门后我自己在家放声高歌,一唱通常就是一小时以上起算。所以依照一万小时定律我应该可以算是这个领域的专家。

作为MBA学生当然主要就是来学习的,但我觉得很不同的一点是,除了跟教授学,我们可以跟同学及学长姐学习。这里指的并不单单只有课业上不懂的地方跟同学讨论,我认为中欧跟其他MBA很大的一个不同点在于:同学们都异常乐于分享。例如,一旦确定录取就会被拉入微信群,讯息量每天两百条以上,考试前的helping session,社团的行业分享或是参访活动,日文课程,健走行程,球类比赛等,都是同学自发性组织筹划,让我感觉大家都非常渴望为我们中欧大家庭作出努力和贡献。另外同学多样的背景,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了解别的行业都在做什么,进而可以思考自己适不适合其他产业或职位。还有学长姐们在行业里经验丰富,并且依循中欧传统是乐于分享的,因此也是我们非常重要取经学习的对象。

 

想象力,think beyond boundary

 

爱因斯坦说,逻辑带你从A到B,想象力带你到处去(logic will get you from A to B, imagination will take you everywhere)。对我来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你敢想,没有事情是做不到的,当然前提是要付出对等的努力。在我练唱的过程中,我会想象走上台前,拿起麦克风,演唱时的呼吸,观众的眼神及演唱完满堂喝彩的情景。

Pre-MBA最后一份工作佰研生技担任项目经理兼培训经理,时常需要跟客户提案、对经销商做产品培训、接受电台专访等,在前期准备及当天到现场之后,我都会去想象即将要进行的程序、过程,以及更重要的是一个好的收尾。在申请中欧的过程中,每天无不在想象通过GMAT考试,收到录取通知的喜悦。中欧是梦想职业的平台,提供丰富的资源让你可以大胆想象去到任何地方,而我来到这里的目标不只是成为更好的自己,也是为了心爱的某人而努力--她就是我的女儿。

奶爸与乖乖女

 

常常跟我女儿视频,如果问她爸爸去哪儿,才两岁的她知道爸爸去了上海读书打拼,会跟我说加油加油!即便现在牺牲了每天相处的时间,但我想要给她的是一个好的成长教育环境,给她国际化的视野。我时不时想象毕业那天,我已经找到我梦想的工作,我的家人、老婆、女儿可以来参加毕业典礼,一起分享我的喜悦。

2010年8月,我第一次踏上超偶歌唱舞台。八年后的同一时间,已经当爸的我踏上中欧梦想职业舞台,这次不单单为了赢过自己,也是为了爱而努力--旅程持续,梦想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