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选择的路,用勇气与努力前行

我是文本全,中欧MBA2018级学员。作为一个加入中欧之前从未接触过商业与管理类课程的纯工科学生,我的职业发展之路似乎有那么一些与众不同。但少有人选择的路,有时候反而能够见识到最丰盈的风景,让人快速成长。


为自己选择一片“蓝海”

犹记得刚进入东南大学的一次课堂上,系主任提到“中国的主要基础设施网络已经基本建成,大家要正视这个现实,规划好未来的路”。这不经意间给了我埋下了一颗紧迫感的种子。毕业迫近时,市场需求逐渐减少的趋势已然明显,虽然适逢国家四万亿投资的刺激,就业环境有些许改善。但在我看来,读研究生或顺应现在趋势就业,都不能本质地改变这个情况。

土木工程专业出身的我,仍然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些印记,或许退休之后可以傲然地回忆自己参与的一些项目。因而,我需要一片“蓝海”,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让我安身立命,利用自己的学识和能力改善这个世界。所以,毕业之时,我选择了当时大多数人都不会考虑的一条道路,签约中国最早承包国际工程的公司——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而正如当时盛传的那样,我在短暂的培训之后,被安排到了非洲工作。


走进非洲,教训与成长

2010年8月,我来到了西非国家多哥第二大的城市卡拉,这里堪堪只有中国一个小镇的大小,有广袤的草原,零星的热带雨林,悠然漫步的动物,也有完全不同的文化。

令人惊讶的是,当地人普遍对中国人比较热情。记得刚到的时候语言不通,有人头顶着干柴,手拎着大砍刀给我打招呼,也不经意间在项目路边的牌子上看到“Chine不等于Togo”,因为我们经过优化减少了拆迁量,在当地更受欢迎。这些项目不仅改变着地貌,也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

多元的工作环境

2012年,公司在南部非洲获得了一个超级工程项目,这是非洲最大的桥梁工程,也是公司彼时最大的项目。经过公司内部选拔,我被调往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成为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2013年项目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困难,由于客户总经理变更,他推翻了我们之前的所有努力。我带领多个国际团队进行了六个多月的艰苦谈判,期间给总统写了两封信函,和工程部长进行了若干次会议。最终我们赢得了谈判,避免了六千万美元的潜在损失,我也被提拔为最年轻的项目副经理。


重新选择,挑战自己

当时的我可以继续做下去,待项目完工后成为一个行业专才并获得较高的知名度。但是内心的紧迫感促使我更深层次地去思考自己的需求。我们确实解决了项目的困难,但完全可以在早期市场开发的时候就避免。为了加强自己的能力并对业务有全周期的理解,我谢绝了办事处总经理的挽留,回到北京从事市场开发。

在北京,经同事推荐,我被任命为亚洲区域仅有的两个造价工程师之一,参与了多个大型项目的投标,包括巴基斯坦14亿美元和柬埔寨23亿美元的项目。更是因为成功中标菲律宾和阿富汗的项目,公司设立了两个新的分公司。不久之后我被任命为印度的国别经理,拓展南亚区域的业务。工作之余也利用国内难得的丰富资源在法语联盟学习了法语并在中国地质大学学习了珠宝鉴赏。


在印度

然而,在业务拓展的过程中,我不断发现行业变化的趋势,同时深感自己综合能力的欠缺。我深知过往的成功,很大部分是因为公司及集团这个全世界第三大国际工程承包商的强大平台,阔别已久的紧迫感再次袭来。除此之外,由于工作长期集中在非洲和亚洲区域,我对国内日新月异的变化充满了陌生感,记得刚回国的时候,甚至对遍地的二维码一无所知。为了解决这种紧迫感,我需要一所商学院,能够让我在充电的同时加深对中国的理解。于是,我最终来到了中欧。


加入中欧,无限风景无限可能

中欧友善的大家庭让我们甚至在入学前就已经熟络起来,通过和各行业优秀的同学互动,了解到很多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行业,看身边的世界也有了全新的角度。这愈加让我觉得到商学院进修的决定是正确的——这里充满了可能性。

在非洲的多年生活,让人不免对当地居民落后的医疗条件产生同理之心。我个人也曾有过腰椎痼疾复发,囿于当地条件只能回国医治的经历。好在因为有医者无国籍组织医生在当地无私的付出,让我免于频繁回国。因此,心里一直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去做点什么。让我意外的是,来到中欧之后,发现除了在金融、实业等方向有着传统优势之外,中欧在医疗方向也出人意料的优秀。这里有最前沿的政策研究,最知名的教授,各类层出不穷的活动,同时也是诸多国际知名企业的target school。自己也借由healthcare club的一些活动(如参观医院、聆听行业大咖分享等),加深了对行业的了解,并有幸参与了微信文章的编写。虽然来路方长,我不确定最终自己的去向,但是感恩有这么丰富的机会去探索和尝试这个方向的可能性。

另外一个让我觉得可能是中欧绝无仅有的优势来自这里优秀的同学。中欧有很多基于行业和兴趣的club,定期会有同学做分享,相较于学校里邀请的行业大咖、工业领袖的讲座,我个人觉得更能够让我在短时间内对一个不了解的行业有更直观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