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培生"爬虫"的MBA Journey

我叫Robin, 是中欧MBA2018级在读学员。厦门大学金融系毕业后我加入了戴尔公司管培生项目。进入公司后在不同团队轮岗,历经了应收账款,供应链和资金部,有幸在亚太区管培生中排名第一,被派往美国总部轮岗。

戴尔美国总部设在德州首府奥斯汀市。奥斯汀虽然地处保守的德州,却在这片丘陵起伏的地势中孕育了自由包容,开放创新的城市气质,数年占据财富杂志排名“最佳居住城市”前五。从上世纪90年代起,美国科技企业陆续在这里建立分部,因此而被称为“硅山” (Silicon Hills)。1984年,当19岁的Michael Dell还是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一年级学生,他在宿舍成立了戴尔公司,开始了他开挂的人生。

 

戴尔公司的诞生地:Michael Dell在德州大学宿舍2713号房间

 

我在美国的工作是并购整合,也就是戴尔收购一家公司后负责将被收购公司整合到母公司。到达后的第一周,戴尔宣布收购一家大数据分析公司StatSoft。包括我在内的三人团队组成了IMO (Integration Management Office) 作为“中枢神经”,协调带领各个部门进行整合。很多失败的并购是由于整合不力造成的,包括文化冲突、关键员工离开、客户资源流失等。其中文化冲突常常是被低估的因素。相比销售驱动的戴尔,由研发驱动的StatSoft是一个满是PhD的公司,公司文化也更接近于学术机构,员工享受绝佳的福利(公司里甚至有一个桑拿房)。如何在保证整合后公司福利和文化向戴尔靠拢,而不会因此而流失人才,是整合的关键。

 

观看橄榄球赛

 

回到中国后我加入了产品财务部,负责公司Vostro产品线的财务分析。PC行业已经严重商品化,产品之间的差异主要由CPU、内存等非PC厂商生产的部件所决定,从而决定了对于PC厂商而言,成本是竞争的关键。这份工作围绕着降低成本的同时,如何兼顾性能与工业设计。

加入中欧MBA前,我gap了一段时间,去美国、墨西哥、古巴旅行,在美国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法学院做了一个月助教,去越南做了一个咨询项目,帮助一家即将上市的越南公司建立内审流程,作为项目经理帮助一家A轮创业公司开发AI财务分析SaaS产品,并通过自学和网课学习Python和机器学习技术。

我的经验告诉我,大多数在学习前觉得很神秘很厉害的事物,揭开神秘面纱后常会觉得不过如此。但是我学习机器学习的经历却相反,仰之弥高,钻之弥坚。随着学习的深入,尤其是神经网络,越发觉得不可思议,更坚定了对AI前景的信心。最后取得了Udacity机器学习高级工程师的纳米学位。

Python用处很广,人称除了生孩子外无所不能。摩根大通已要求资产管理部门所有分析师参加强制性Python课程。对于没有编程背景但是想学习Python的同学,我有几点建议:

明确学习Python的目标,是为了职业发展,还是个人兴趣,或者是为了训练思考方式?只有明确了目标,之后才能坚持下来。

找和自己类似水平的学习伙伴,多讨论。

Learn by doing, 用最少的时间熟悉基本语法后,找一个感兴趣的项目开始动手,比如做一个街机游戏,写爬虫程序爬下豆瓣所有用户关系,用工作中的数据用机器学习做预测,或做一个网站。

回国加入中欧MBA可能是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中欧的MBA是分为7个term,每个term我们被分在4-5人的学习小组,这个term中所有课程的group project都由小组成员合作完成。Term 1 的小组项目尤其多,我们常常一周每天都用2-4小时见面讨论,互相鼓励支持,我的韩国队友甚至好几次为了小组作业忙到半夜三点。我常常想到自己无比幸运,Term 1和Term 2小组组员们既脾性相投且好玩有趣,收获了人生的好友。

 

与中欧MBA的同学们约旦月亮谷星空下留影

 

在MBA Journey中,学校有很多为期一周左右的海外选修课供我们选择——参观当地公司,上课以及了解当地文化。我参加了以色列选修课,课程结束后,我们20多位同学一起去约旦旅行,这也是我的MBA的一抹亮点。这次行程完全由几个同学一手筹办,他们提前两个月就开始组织。七日欢乐的行程,记忆最深的却是篝火旁手足无措的舞蹈,沙漠星空下瑟瑟发抖,佩特拉古城中漫步。我的MBA旅途还在继续,与来自全球各地的同学们继续书写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