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认真、创新、追求卓越

    上海校园
    879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中国深度,全球广度

    北京校园
    879
2017年 06月16日

EMBA新生特辑:8个人生定位的故事

后退
Share:  分享到:

已逝战略大师杰克·特劳特先生为世人所熟知的,是其创立的「定位」理论。他出版过10余部著作,影响遍布全球。在1990年,他写下一本《人生定位》,其中提及:变化才是人生取得极大成功的必要条件。

他在书中如此娓娓道来:「接受那些无法改变或者难以改变的事物。然后,开始改变一件完全在你掌握之中的东西,那就是你自己。」

我们在中欧EMBA2017级春季班的新生群体中寻获了8个故事,向特劳特先生致敬,也都包含他所鼓励的人生态度——「机会来了就要奋不顾身地抓住它」。

先在此分享其中的4个故事,是的,还有下篇。

黄国宏
贵阳朗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曾差点威胁到QQ

4月26日,黄国宏在朋友圈转发一篇文章《曾差点威胁到QQ的新浪UC,没了》,转发语是「祭奠一下」。


曾经的朗玛UC

新浪UC的前身——朗玛UC,是黄国宏所在贵阳朗玛公司最早研发运营的,「2004年,QQ的日活有500万,朗玛大概40万,虽然有差距,但已经是第二了」。

1993年,黄国宏大学毕业到河南建行工作,建行5年是其迷茫的5年,他喜欢计算机,但银行系统只关注金融。转机在1998年,大学同学王伟到郑州出差,在黄家借宿两天,俩人深聊了两夜,王伟描画了创业蓝图,打动黄国宏的是「咱们好好干,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争取35岁之前退休」。

两周后,黄国宏辞职去贵阳,与王伟等人创办朗玛,用6年时间做出一款即时通讯产品——朗玛UC。

2004年,伴随腾讯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即时通讯市场热了,彼时的巨头新浪、搜狐、网易都有涉足,但全没做成功,反倒是朗玛做的不错,聊天界面的背景动态是他们首创,多方语音也由其创新。

新浪向朗玛抛来榄枝,作价3600万美元收购。黄国宏说,当时卖给新浪谈了条件,UC剥离出来卖,但朗玛不卖。为什么?因为联合创业五个人的梦想还没有实现。

朗玛的英文名是Longmaster,有长久掌控的意思,立意颇高。那年黄国宏恰好是35岁,退休的愿望可以实现了,但事情没完,他希望跟随朗玛的员工同样有不薄的收益。

他领着团队重新探索了「电话对对碰」业务,用互联网的玩法,与运营商合作,引入免费、社区两个概念。这样干了8年,打造了国内最大的电话语音社区,到2012年3月,朗玛登陆创业板上市。

「在贵州出一个知名IT企业是很珍贵的,代表了省里的一张名片。」黄国宏说,这种社会期待让他停不下来。同时,电话聊天业务也遭遇了市场天花板,朗玛就利用贵州发展大数据、大健康两大产业的契机,转型做互联网医疗。

转型的第一步是收购全球最大的健康垂直门户网站「39健康网」,第二步是通过改制,拿下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互联网是医疗的放大器和连接器。」黄国宏说,「但必须要有医疗实体承载你做互联网医疗。」

现时朗玛所做的「39互联网医院」,是面向全国的疑难重症二次会诊平台。行业中,互联网医疗的商业模式都还在摸索,黄国宏的判断抑或执念是:中国的医疗资源太过于集中在北上广,而互联网是极好的把优势医疗资源向基层下沉的方式。「如果需求存在,那找到商业模式便是早晚的事。」

黄国宏自认是互联网老兵,见证且参与了中国互联网20年来的整个发展历程,此刻来中欧读书,是感知自己在思维模式与决策能力方面仍可以追求不止。并且,他希望获得提升后,在朗玛系中再造出一两家上市企业。


彭毅
广州市贝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

300家公司竞争,打仗到只剩3家

彭毅在25岁就做成了现象级网站「爱枣报」,一个基于网络合作的新闻合写项目。最火的时候,订阅量近百万。

他被认为在对互联网的判断上有天赋,具体来说,是准确预测了几个节点。比如在2010年末,他预测未来2至3年是应用市场的爆发期,遂加入网易移动中心,做网易应用市场。确实在2011-2014年,应用市场出现了三年大爆发。

又比如在2011年,他预见移动互联网普及后,线下服务将迎来繁荣。他去到阿里巴巴做O2O的创新线,趟出一个方向,类似现在的「微店」,成为后来「淘点点」的原型。

2013年,投资人找彭毅投身幼教项目的创业,而他的孩子刚好准备读幼儿园,从用户角度出发,他判断项目很有机会,于是就有了贝聊。

贝聊的本质,是要解决家庭和幼儿园之间共同培养孩子的问题。项目先后拿到了网易、威创集团与清华启迪的投资,走到B轮,融资额过亿元。

最初的市场上,贝聊有超过300家竞争对手。彭毅的打法是专注于解决幼儿园与家庭之间的沟通难题,并在此基础上持续开发多元的家园配套产品与服务。现在,整个「家园共育」市场里的玩家就只剩3家,贝聊的用户规模是第一。

创业以来,彭毅最大的挑战是忙于救火补漏,并且忍不住沉浸到具体做事的细节里去。投资人杨浩涌一直敲打他,作为CEO,应该把精力放在找人、找钱、定战略,要跳脱出来。这也是他报读中欧的初衷,希望学习站在更高的层面看待问题。


莫银燕
保山昌宁红茶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两种文化的碰撞

1990年大学毕业,莫银燕被分配往高校教书,教学之余,爱上了品茶和茶文化。莫的丈夫自小在茶园生活,对茶了解,加之所在云南省又是茶资源丰富的大省,地利人和,夫妻俩就创办了昆明稳隆茶叶公司。

头两年,他们不涉及茶的生产,只做茶叶深加工,再借助云南茶叶公司出口。此后欧盟提高了茶叶进口的标准,莫银燕意识到,再依赖他人供应茶原料,就很难保证出口茶的质量。2002年,她和丈夫把工厂建到了茶园中,「茶园就变成我们的第一生产车间,工厂是第二生产车间。」

伴随企业壮大,在产出世界最优质红茶的澜沧江流域最上游,他们布局建设了11个标准化的茶叶初、精制厂,每间厂都建在茶园中间,成为茶资源的控制和覆盖点。

茶园的茶农很朴实,有丰富的「做茶」经验,但他们的文化结构和视野又与现代企业的管理人员完全不同。「两种文化就碰撞了。」莫银燕说,彼此磨合了逾20年,一直在教茶农怎么达到欧盟标准,怎么管控、用药,怎么防病虫害,怎么保持茶园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现在,由稳隆公司发展而成昌宁红集团,是中国最大的CTC红茶(编者注:红碎茶)生产商,也是云南省出口量最大的茶叶生产销售企业。

莫银燕原先以为,夫妻二人的性格都「不算很积极进取」,便想做一个百年企业,能代代相传下去,不求大,但求品质精。但最近几年,她观察到中国的经济环境更鼓励「不进则退」,那他们就无法独善其身,要高速发展,要谋求上市。

在与资本市场、与互联网对接的过程中,一系列新事物扑面而来,莫银燕发觉,自己的知识结构以及20年来在实践中摸爬滚打的经验,不够用了。于是她有了越来越强的学习欲望,比较了几所商学院,下决心来中欧学习。


马宇晖
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

趋势起来时,要趁势而为

马宇晖的人生,有过两次「半途而废」。2000年第一次高考,他考取飞机设计专业,读了一年,认识到自己理论学得好,但动手能力不足,就及时纠错,重考上金融专业。

第二次是两年前,他报读一个MBA课程,念了两周也放弃了——课程的实际与他的期望脱节了。他懂得「止损」。

大学毕业伊始,马宇晖就一直在宁波银行工作,起点是做柜面业务,而后轮转过交易、销售、资管岗位。2015年34周岁时,他成为年轻的总行副行长。他把这番风顺归结为「运气好」、「对行业热爱」以及「专注度高」。他说自己踩对了银行业金融市场业务兴起的大势,包括2005年开始的汇率改革,2007、2008年拉开帷幕的利率市场化改革,「整个趋势起来的时候,你乘势而为,就水到渠成了。」

他现在说得有些轻描淡写,其实起步维艰。比如早期推进理财业务时,有人认为那是对传统存款业务的侵害,颇有抵触。而2016年,马宇晖所分管的金融市场条线,管理的资产规模约5000亿元,税前利润60多亿元。

做员工与做初级管理时,马宇晖的行事风格是一以贯之,亲历亲为。但管理半径变大以后,他思考要改变固有的方式,这是他报读中欧的目的之一。另一方面,他认为金融只是中介,还是要扎根于实体,他期望从中欧教授以及来自各行各业的同学身上,获得启发。

已逝战略大师杰克·特劳特先生对于「人生定位」有特别的思考。他说:人生就像一张蜘蛛网,各条网线以奇妙的角度交叉。能否成功并不取决于你的计划;面对各种意想不到的机遇,你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这才更有决定意义。
 


夏志明
杭州老板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34岁是职业生涯的分水岭

34岁是夏志明职业生涯的分水岭,按他的定义,此前是学习积累阶段,此后是实现个人价值阶段。

34岁以前,夏志明在两家台资企业工作了近14年,其中包括在富士康9年。富士康追求「客户至上」与「执行力」,这两个理念,几乎重塑了他的价值观和格局观。

他后来观察到中国的一些民营企业,经过十几二十年的品牌沉淀,竞争力在上升,也开始想做百年企业,但缺少人才。

夏志明想实现个人价值,就动了职业转换的念头,但给自己三点约束:选择民企、有发展潜力、未来要上市。2009年34岁时,他加入转型升级中的老板电器,得偿所愿。

老板电器与富士康的文化差异颇大,夏志明又立下两条原则:第一要快速融入,尊重民企的文化;第二是努力去做,即使失败了也要先头破血流。他说管理的核心就是要管好人,把握好人性,最终通过人来带动业务。

2009年老板电器的销售额大约是9亿元,连续7年30%的增长以后,销售额达到80亿元。「这时候,企业要有序经营下去,要走多元化、差异化的路线,对管理的要求就越来越高。」夏志明说,这是他来中欧的原因,希望自己的格局和短板能得到大的提升。


李恒
北京小保科技有限公司CEO

风险是一门生意

作为葛洲坝子弟,李恒做过三峡大坝土方工程的营生,也投资过许多门店生意。2013年时,他模糊觉得要离开宜昌,就去了北京。后来复盘看,去北京是顺应了商业和人向大城市流动的潮流。

在北京初来乍到,有前辈给李恒指路,去保险业吧。问为什么?前辈说,保险是金融的朝阳领域,现在已经烂成这样了,还能烂到哪里去,它只会向上走。

李恒说好,但不去保险公司,而去到保险中介公司泛华博成。他有自己的逻辑,「在保险公司看不见整个行业的运行规律,但中介人上看保险公司,下看渠道和客户。」

在泛华时期,一直以来的创业属性,使他发现保险行业在互联网时代有机会。机会来自「保险产品的碎片化、场景化」以及「客户内心的渴望」。

以此创立小保公司后,李恒尝试把互联网、保险以及保险的成本端三者结合起来,加以创新。他建设了小保的风控体系,建设了全流程的反欺诈系统,积累了风险数据,以此提高风险保障的效率和质量。

他说风险是一门生意,小保的收入最多即来自风险分润。目前来看,小保的手机风险保障服务在细分领域已是第一,还发展出8类、200余种长尾保险产品体系。他希望以「科技+金融」的手段,为国人进行风险控制,使风险更简单可控。

面对新事物,李恒习惯先拥抱变化,再深入学习。学习的途径往往是通过钱流和人流——弄明白事物背后的钱怎么流动,人怎么流动。至于到中欧,他想了解知识在构建一件事情的运行框架中,到底起多少支撑作用,从而为现时的事业提供理论支持,让小保成为未来十年风险管理的领导者。


何志强
菲鹏生物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选对方向,扎进去做

何志强与菲鹏生物创始人崔鹏是大学同学,俩人在厦门大学重大传染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共同做本科毕业论文,又一起社会实践,彼此志同道合。

2003年研究生毕业后,主攻疫苗方向研究的何志强入伙菲鹏,与崔鹏联手创业。彼时,菲鹏刚成立2年,专注于体外诊断试剂核心原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也在这一年,他们攻关下艾滋病体外诊断试剂原料产品,而在此前,终端试剂厂商要获得这种原料,全依赖进口。

14年后,菲鹏成为中国最大的体外诊断试剂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也是在该细分领域唯一打入欧美市场的中国企业。何志强说,他们选对了细分领域的方向,投注精力扎进去做,所建立的研发体系和平台支撑了高质量产品的不断推出,研发投入比一直保持20%以上。

企业壮大后,瓶颈亦随之而来——创业初期的高效协同被弱化了。这对于坚持创新和客户导向,且对市场快速反应的战略设计,已构成一些障碍。困难之下,何志强期待能借助中欧课程来学习新思维和新方法。「未来五年,我的事业目标是与团队一起,将公司发展为细分行业的全球第一。」他说,要实现目标,需要有战略和组织的变革,以及管理团队的涅槃。


朱广贤
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商贸(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回炉再造,是最朴素的需求

大学毕业后,朱广贤先去了宝洁,对毕业生而言,宝洁的管理培训生制度提供了良好的职业化训练。之后他进入Nike,工作了13年之久,由销售管理工作起步,再开始参与全方位的管理。2015年,他适逢机会加入哥伦比亚,担任中国区总经理的角色。

他自言职业经历算是顺利,「在不同的阶段都有职业的提升,也都有学习」,但就行业来讲,他认为遍布挑战。

「比如在运动户外行业,Nike的规模很大,是领导者,但在中国市场,有大大小小的本土品牌,它们做生意的方式、发展业务的方式,更贴合于本土需求。」朱广贤说,当本土企业越来越强时,传统外企如何去扎根中国市场,如何让品牌与中国消费者更加契合,如何用文化,用长久的战略来赢得市场,这些都是挑战。

朱广贤在招聘人时看重候选人的学习能力,因为市场和消费者都在千变万化。同理,在当下接手全面管理工作的时候,他自觉需要补充的知识和技能,是此前经历所未覆盖的。那么回到校园,回炉再造,是其最朴素,也是最简单的需求。

原创 2017-06-08 孙炯 中欧EMBA

转载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微信号:CEIBS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