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码上关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微信公众号

    社交媒体
    879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认真、创新、追求卓越

    上海校园
    879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中国深度,全球广度

    北京校园
    879
2016年 11月01日

那些EMBA新生身上的特质

我们一直坚信,中欧的招生筛选机制,除了肯定你既有的商业成功,预见你的未来潜力,还或多或少要参考你身上的某些特质。这种特质可能是你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抱有梦想;可能是你对舒服日子有所警惕,喜欢成长的感觉;可能是你有某些愿景:「做中国最好的鱼钩」或者「让国人有对话世界的能力」。

或者,这种特质更多集中在对于趋势的认知。比如当一个品类的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渠道能力的时候,你是否能有做技术创新的远见;比如当你的父辈一直信奉稳健投资,扎实打下江山的时候,你是否能有引入新思维的勇气;比如行业景气受到政策影响,你是否能看到短期波动之外,更长远的增长?

下面是九位2016级秋季班新生的故事。

掌舵人会是公司最大的瓶颈


黄佳佳 51Talk无忧英语CEO

创办51Talk无忧英语,始于黄佳佳对英语学习的两个朴素想法:无障碍和价格实惠。他发现,在中国要学好英语是件不易的事,线下机构收费昂贵,并且外教是稀缺资源,集中于北上广深。他想到用互联网连接中国的用户和海外的老师,让教育资源变得丰富与触手可及。

彼时,教育还没有被互联网很好地改造,其中存在巨大的机会,而在线英语教育是撬开庞大在线教育市场的一个入口。

一年半前,51Talk从成人领域进入青少年市场,开始是小范围试错,之后投入更多资源,包括黄佳佳本人开始兼任青少事业部负责人。一年后,青少用户的占比达到了近五成。青少年市场的开拓成功,也保证了51Talk在2016年6月登陆纽交所,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

黄佳佳说,51Talk的愿景是让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对话世界。而创业过程中有太多挫折和暗礁,「要没有对于事业的热爱,遇到困难就很难坚持下去。」黄佳佳自觉作为公司的掌舵人,自己会是公司最大的瓶颈,因此保持学习很重要,这是他来中欧读书的原因。

成长的感觉很好

隋国栋 北京值得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隋国栋创办「什么值得买」网站的初衷并非是为了创业,而是兴趣。2010年,籍着教身边朋友买东西的特长,他以blog的形式做了导购网站,一年后,发现每天有上万人浏览,才决定成立一家公司做商业化运营,竟做成了标杆。

「所谓内容创业的风潮,什么值得买大概三四年前就开始做了。」隋国栋说,他们看起来同大部分的互联网公司不太一样,有三不原则——不烧钱、不站队、不盲目融资。

从零到一再到今天,他们的壮大实际是抓住了几个趋势,比如内容创业、中国B2C电商的崛起以及「海淘凶猛」下的消费升级。

「什么值得买」团队在做的事,是尽可能输出中立内容,并且扶持中小商铺。隋认为,在中国还是有很多中小型团队是想要出头的。他颇得意的是,在其平台上,基本可以看到中国电商发展的趋势——谁在用心做运营,谁又慢慢淡出了大众视野。

隋国栋现在管理几百人的公司,往后可能是过千人的公司。每到年终,他回顾一年所做的事,再想想几年之前的状态,发现完全不在一个量级,每年都成长很多。「这种成长的感觉很好,但仅靠自己琢磨或研究,仍力不从心。」隋国栋说,这是他到中欧学习的原因,希望突破自身的思考边界,集采众长,汲取养分。

做中国最好的鱼钩


占志波 鄱阳县黑金刚钓具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占志波的祖辈在160年前,就开始手工制造鱼钩,族谱上记载,他是第六代传人。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曾是鄱阳当地鱼钩工厂的厂长。2001年时,他从父亲手里接手了事业。开始只图混口饭吃,能养活工人已经不错。但冥冥之中,他自觉还有念想,要把祖辈的事业传承下去。

这念想指引他立下目标:做中国最好的鱼钩。2004年,他负债买回一台日本二手设备,结果机器无法转动,他带领技术团队攻关三个月,终于让自动化设备运转起来。此事成为占志波组建公司技术部的契机,四年后,他们制造出的制钩机器超越了日本「师父」。

2012年,占志波在全球注册了BKK品牌,开始拓展海外市场,第一站又是日本。「为什么要打日本市场?」占志波说,「因为日本人一度只使用日本鱼钩,日本鱼钩也是全球品质的标杆,当日本市场接受了你的鱼钩,意味着你的品质、管理和稳定性都可以走向全球。」

拜访日本路亚(假饵)工厂的时候,对方在开发一种特殊的路亚,需要配套特殊的鱼钩。日本钩厂的开发周期是两至三年,占志波两个月就提交了样品,到实际生产时,次品率近乎为零。这大大出乎了日方的预料,BKK一炮而红。

订单开始纷至沓来。占志波说,盈利固然是好的,但他更喜欢挑战一件事情的成就感,比如他研发出第一台设备,比如他的鱼钩在澳洲的全球评奖中获奖。他认同工匠精神,他说只有工匠精神才能让他的企业持续发展。

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抱有梦想


庄爱玲 上海映绿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创始人

庄爱玲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抱有梦想。大学毕业后,因为想当作家,她去读英美文学硕士。之后机缘巧合做义工,那段经历让她看到了社会的另一面,因此自荐进入基金会工作。

做公益的过程中,她遇到很多新问题,比方说1990年代开始的城市贫困。有人问她,社会问题那么多你们能救助完吗?她觉得应该去了解为什么政府和社会在做努力,贫困和其他的社会不公现象仍存在。她为此考取了社会学社会研究方向的博士研究生。读博期间,庄爱玲结识到那批中国最早的草根公益组织创始人,便与他们分享管理项目或者机构运作的方法。受鼓励后,她决定办一个机构,专门为公益组织提供能力建设。所以她再远赴哈佛肯尼迪学院攻读公共管理,回国后创办映绿公益。

从事公益26年,她做过600多个公益项目,服务了超过3000家公益组织,培养了2万多名公益组织的管理者和骨干,她创立的「映绿」,成为国内最重要的能力建设机构之一,也是国内少数公益支持领域的「中国AAAAA级社会组织」。

现在,她第四次重返校园,为了学习企业家的高效决策、运营与管理企业的商业思维,准备将其内化后再与公益同行分享。而哪里企业家最多,便是商学院。「中欧的学风,包括它的文化里面对企业社会责任和公益又是比较关注的。」庄爱玲说,「这恰恰是我想要的。」

守着舒服日子,就会错过历史性机遇


韩斌 亿海蓝(北京)数据技术股份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

韩斌的第一份工作是港口引航,这让他对航运和贸易有了全局性的了解。此后他获机会去交通部通信中心任职,期间接触到一项可以追踪全球船舶实时位置的新技术(AIS)。他敏锐意识到,这将对整个海运物流和供应链管理乃至贸易金融带来深刻影响。

在AIS被国际海事组织上升为强制标准的2004年,他果断辞职创业。创业很快取得成功,并迅速发展成全球最大AIS信息服务商。韩斌对此总结:「先机很重要,但先机都是相对的,还要有一套完整的策略和措施,使先机的种子快速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形成竞争壁垒。」

2011年,韩斌又做了一个冒险但关键的决定——把基础信息服务完全免费,以快速聚拢产业用户和上下游资源,向航运物流交易平台的方向升级转型。最近几年,产业互联网大潮汹涌而至,他相比竞争对手早早建立起了包括数据、交易和金融服务的产业生态圈,迎来了更大的发展机遇。「原先的商业模式很舒服,利润率特别高。」他说,「但守着舒服日子,就会错过这波产业互联网的历史性机遇。」

航运是非常国际化的产业,而中国又是全球最大单一市场。说到来中欧读书,韩斌觉得是中欧的定位「中国深度,全球广度」吸引了他,与他所从事的行业有天然的契合。

最坏的环境之下,有最扎实的成长

张静 上海太平洋房屋服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2005年,实业起家的张静开始看好房地产经纪行业,全资收购了濒临倒闭的上海太平洋房屋。当时的考量有三:在多次的购房体验中,他看到经纪行业的服务还有待提高;在上海,相对于制造业,服务业员工的收入水平和成长空间更优;同时,行业发展空间大,但单次投资可大可小,管理相对不复杂。

彼时,以直营为主流的上海地产经纪行业尚分成台资和港资两个派系。台资讲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人与人的关系,注重师父带徒弟与内部管控;而港资崇尚欧美文化,尊重个体价值。这种差别在薪酬结构上有明显体现。原属台资的太平洋房屋,延用了台企的薪酬待遇体系,员工积极性较港资公司就有所差距。

张静接手「太平洋」的第一桩事,便是改变激励措施,提高员工待遇。并且因为自认是「外行」,他开始登门请教优秀的竞争对手。

也是在2005年初,上海出台政策来调控过热的楼市。「太平洋之所以能经受后来上海市场的各次大的调整,出现大动荡时有再起的机会,恰恰是因为2005年的调控。」张静现在说,「政策逼着刚刚入行的你,深入一线全力以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在最坏的环境之下,得到了最扎实的成长。」”

他应对调控的经验也是三条:不乱裁员;反而要加大培训员工的力度;要节约成本,但别节约广告成本。

此后,几乎每一轮的楼市调控,都有三两家具备规模的地产经纪公司从市场上销声匿迹。而张静在认定目标后,用坚决的做法,反而带领公司挺进到上海行业前三、全国行业年销售额前十的位置。他还意识到,虽然凭藉努力,抓住了一些市场机会,但对于管理的认识仍很窄,身上带有的个人经验性质的,或者单一市场和行业性质的东西太多,他需要到有美誉度的商学院,进行系统的学习。

商业的本质是信任


周洪海 苏州贝尔塔数据技术公司CEO

周洪海在2014年4月创立的这家公司,核心产品只有一个——启信宝,为金融、法律、投资和商务等行业提供企业征信服务。经过两年发展,启信宝已稳居业内领先,每天有近百万用户登录系统,查询超过8000万条公司信息,注册用户千万,APP日下载量过万。

作为一款互联网大数据征信产品,如何取得客户的信任是关键。读完《活法》,最近在读《干法》的周洪海是个「稻盛迷」,关于企业经营之道,他深受稻盛和夫的影响——「商业的本质是信任,信任的本质是利他」。

他深信不论是创业小公司,还是知名大公司,能否真正为客户创造价值,是决定公司未来发展的要义。启信宝在前期让用户免费试用系统,并切实解决用户的需求,从而建立起信任关系。周洪海说,这是许多业内知名客户最终选择与启信宝合作的根本原因。

曾经念南大MBA,现在来到中欧,周洪海对知识始终是渴求的,对学习永远充满热情。带领公司在创业创新浪潮中壮大起来的他,有一个朴素的体悟:如果创始人本身的成长跟不上公司的发展速度,势必会造成他的团队要么走,要么混。所以作为创始人和管理者,永远要在奔跑,永远要有危机感,要始终站在更高更远处,带着团队向前。

创业两年来,周洪海一直身体力行在奔跑——思考公司战略与市场本质;把握战术层面的节奏——自我克制,有所为有所不为;确保100%的执行——不折不扣地把公司的策略执行下去。

他的抱负即是创业


佘振定 深圳兰度生物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念博士时,佘振定的研究方向是生物材料。他在临床中发现,有大量的生物医用材料是中国制造不了的,而海外公司垄断市场之后,会肆意抬价,有代表性的是早年的血管支架。

他后来联合几名清华博士创业,推出了创伤修复材料等系列产品,其中双层人工皮肤为国内首个可实现大面积真皮缺损重建的产品,临床效果优于同类进口产品。在美国,这种人工皮肤单品的年销售额已超过五亿美元。

在学生时代,佘振定的抱负即是创业,他去辅修法律、会计和金融课程,都是为了在创业时能少走弯路。博士毕业,他曾有几个机会,比如去地方挂职处级干部,或者去解放军总后勤部参与组建生物材料实验室。这些都不满足他的兴趣,他只想创业。

但医用材料行业的创业门槛尤其高,他首先要拥有一间实验室。当时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氛围是鼓励创业,在完成院方任务及满足院方考核的前提下,他可以带着团队在研究院内部创业,院方做技术入股。

在国内,这个领域的创业项目非常少。佘的远见是,如果没人去做技术,未来市场上就全是渠道起家的公司,因为没有核心竞争力,当国外有好的产品进入时,很快就能把你的渠道吃掉。

佘振定后来从研究院离职,全身心投入创业。而项目本身,也开始被圈内的投资机构看中,在2014年完成2800万元的A轮融资,2015年完成3500万元的A+轮融资。这个初创公司,从最初的几个人,发展成百人规模。

佘振定想着不能再依靠粗犷的管理方式走下去,「到商学院再学习便是必要的」。对于未来,他设想在自有产品线的基础上,结合资本,不断并购,成为有全球竞争力的医疗科技企业。

创业二代的新意


王翔宇 江苏美乐集团董事长兼CEO

王翔宇的父亲在1993年创业,专注做自行车行业的三种零件,把辐条和车圈的规模都做成了全球第一,链条是全球第二。

王翔宇15岁时就去到英国念书,而后自华威大学毕业。他回国后没有直接参与家族企业的经营,与父亲当年一样,选择创业,创办了光学眼镜公司。王所在的江苏丹阳市,以眼镜产业闻名,产能占去全球五成。并且他一直认为,做镜片这样的高科技产业,利润率比做车圈高。

父亲支持他创业,认为这有助他成长得更强。因为投入大,起点高,王翔宇得以与日本豪雅、法国依视路这样的光学巨头合作,做OEM业务。他亦有所创新,建立起c2m(顾客对工厂)电商平台。在镜片行业,以传统方式做内销批发,帐期已拉长到10至12个月,竞争也多在价格层面。王翔宇要谋求革新,他引入国际合作伙伴暴龙眼镜,对方有镜架资源,而王的工厂能生产中高端镜片,强强联合,碰撞出了线上的眼镜商城。

王的父辈起家的时代,制造业净利润能达到百分之十几,投资实业也力求稳健,包括辐条的规模做到全球最大,也从月产量20万罗、120万罗,一步步渐成气候,因此父辈一代对资本既无需求,也没概念。

留洋归来的王翔宇带来了新想法,包括2011年与依视路合作,对方收购其镜片公司51%股权,而王仍拥有100%经营权。在资本运作下,整个家族企业以更快的速度,更小的风险,再登一级台阶。

家族企业走到这一步,传承问题即摆在面前。在经营企业一段时间后,王翔宇发现,是时候去系统性地提升自己,他有做基业长青伟大公司的目标,因此选择到中欧深造。

供稿: 
中欧EM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