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关注中欧微信,及时读到教授
    前沿观点,掌握校友最新动向

    社交媒体
    879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认真、创新、追求卓越

    上海校园
    879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中国深度,全球广度

    北京校园
    879
2017年 07月20日

丁远:若改革言出即行 法国有望成为第二个德国

新浪财经讯 巴黎时间7月12日(北京时间7月13日)消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丁远在中法投资对话论坛上接受新浪财经专访表示,眼下法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就是尽快推行税制和劳工法改革。若改革实施到位,不仅有望与伦敦抢夺金融中心的位置,还有可能再度实现经济腾飞。

丁远对新浪财经坦言:在一年前英国公投脱欧之前,中国投资人对英国的投资热情远胜于法国。当时以李嘉诚对英国大笔投资为首,泰晤士河两岸大兴土木,多少中资项目都投进去了。现在再来核算一两年前的很多投资,都是亏钱的:第一,货币贬值;第二,之前所做的很多投资分析,预测都与实际情况出现了很大的差池。例如很多地产项目的出租率和预售率都在下滑。

丁远认为,现在在英国的外资投资人开始各种怀疑和担忧。例如物流行业的投资人就会担心接下来英国在欧盟还有没有航空业的通行证;银行界担心还能否在欧盟内继续进行金融服务;英国硕果仅存的制造业更是在供应链上和欧洲大陆有扯不开的关系。

“法国的情况则是相反的。之前法国前总统奥朗德刚就任时有两个观点给海外投资人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首先是他最大的敌人就是银行家;第二就是对富人征收重税。这两件事其实最后并没有一样取得了真正成效,但是对全球市场的震撼很大。在之后的三年,奥朗德政府做了很多的修正和补救,但都没有效果,投资人的热情已经被浇灭,变得异常谨慎。”丁远对新浪财经分析说。

但在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后,欧洲市场最担心的危机化解,接下来三到五年政坛都会相对稳定,甚至连德法对于欧洲的政策将进行的改革方向都是可预知的。在法国这样一个保守的反资本主义的国家居然选出了一个有银行家背景的总统,这是市场没有想到的,也很兴奋。相比于今年前,最近小有涨幅的欧元总体来说还处在一个历史低点。这些因素都会刺激中国企业的投资兴趣。

“法国有实业,也有全球顶尖的国际银行和金融机构。伦敦不会因为英国脱欧失去金融中心的位置,但巴黎完全有希望分一杯羹。”丁远坦言。现实的情况是,今年上半年,巴黎的房价同比去年上涨了10%,法国的一些市政基建大项目也吸引了很多中国投资,例如巴黎大区的铁路翻修就让很多中国金融机构兴趣很浓。

巴黎大区工商会会长科灵(Didier Klin)也认为中国资本对法国的投资兴趣正浓。他在中法投资对话论坛上称: 1998年的时候,当时巴黎工商会(之后更名为“巴黎大区工商会”)就针对在法国的中国企业举行了第一次研讨会,当然中国企业只有20多家,很多都只不过是代表处而已。而20多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2001年以来中国企业在法国投资了超过110亿欧元,其中仅仅在2016年投资额就是223亿欧元,是2013年的两倍。

“几个月来发展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情,在法国在发生变化,大家的思想在发生变化,对政府信任的气氛也在发生变化,但是都在行动,以具体的方式在采取行动。法国政府将会采取的措施,增加法国的吸引力,来增加法国的吸引力,包括社会领域,包括税务领域,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很重要的计划正在诞生,包括大巴黎计划,是1千亿欧元的计划,已经拿出了这个资金,希望能够改造大巴黎地区,剩下的700亿欧元是为了改善交通基础设施,包括铁路。” 科灵认为假如法国政府真能按照他们所承诺的做出改革,那接下来法国的投资机会很多。

但吸引投资的前提依然是困难重重的劳工法和税制改革。

“现在中国企业家最担心的就是法国的劳工法,人力资源流通的不确定性。这是他们很关心的一个问题。其实就是税负系统的复杂性。如果这两件事情上可以有所建树,一定会深得人心。”丁远坦言。

从他个人的体验而言,丁远认为法国改革可能遇到的壁垒非常之大。1995年5月到1997年6月期间曾任法国总理的阿兰-朱佩曾在就任期间开展过很多改革,从医疗保险,退休制度到法国国营铁路公司的改革,但这些劳动力市场的改革非但没有成功,反倒成了法国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政客之一。丁远还记得1995年刚到法国时,当时法国高铁系统瘫痪了一个月,最后恢复运营时,又花了两三天才除去铁轨上的锈迹,恢复通车。

“现在回头看,当时的法国明显是错过了一次像德国一样实现经济腾飞的机会。后来左派上台,30个小时的周工作时制度确定,让法国的劳工制度更加僵化,劳动力成本更高,劳动力更低。”丁远对新浪财经坦言。

现在法国民众对于工会的态度也越来越淡,工会的参与比例也一直在下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区域。丁远比喻说:如果这一届法国政府要破冰,前提有二:第一,冰不能太厚;第二破冰的人要有足够的魄力。当下法国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一个“反建制”的总统上台,说不定他会有机会。在从这一届政府来看,陆续上任的新部长都是各行业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不是专业政客,而是拥有专业素养的各行业的精英人士。

而现任总理爱德华-菲利普正是阿兰-朱佩的弟子,丁远认为这就让社会对于马克龙政府的改革将进展如何更加浮想联翩。(郝倩 发自法国巴黎

编辑: 
褚嘉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