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企业家版的《摔跤吧,爸爸》:每个希望子女接班的男人,都是马哈维亚

Share:  分享到:

父母是否有权决定子女的人生选择?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所以,《摔跤吧,爸爸》也自然成为了一部充满争议的电影。有人认为电影中的“父亲”马哈维亚通过训练女儿们摔跤从而改变了她们的命运,也有人认为他不过是将女儿们当作实现自己未竟梦想的工具罢了。


其实,很多家族企业家也面临着和马哈维亚一样的困境。一方面,他们希望子女能继承自己的基业;另一方面,很多二代不愿意接班,这最终导致家族企业传承困难。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很早就开始关注到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并成立了“中欧家族传承研究中心”,对家族企业的传承进行研究。

今天小欧将为大家带来一个家族企业父女传承的故事,这个故事源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李秀娟教授与美国莱斯大学琼斯商学院张燕教授合著的《当传承遇到转型:中国家族企业发展路径图》一书。小欧还将为大家带来李秀娟教授关于家族企业传承的独家观点,了解她对二代不愿接班的深层原因解读。

企业转型关键时期 他选择女儿为“接班人”

在《摔跤吧,爸爸》这部电影里,曾是印度摔跤冠军的马哈维亚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摔跤梦。他希望能生个儿子来完成自己未竟的事业,但妻子却生了四个女儿。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两个女儿的摔跤天赋,于是决心训练她们,以此来实现自己的夙愿。


 

红领集团创始人张代理选定女儿作为接班人,也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

1998年张代理创立红领服饰时,走的是批量生产、贴牌代工、商场销售的传统路径。然而他认为传统服装行业的成本优势正逐渐消退,并且传统服装制造业的商业形态非常不健康。所以,他决心带领企业向“个性化定制”转型。

在企业转型的当口,未来发展的担子要交在谁的肩上就变得异常重要。张代理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一样坚持转型理念,同时又可以为了红领无悔付出的人。


由于一直坚持不将企业传承给自己子女,张代理的两个孩子从未在红领集团实习或工作。张代理的最初打算,是寻找职业经理人。他曾先后聘请了多任职业经理人,还做了股权分离等工作,一直为做成一家公众企业而努力着。但是,职业经理人换了一任又一任,却都没有让张代理满意。

在张代理看来,这些职业经理人的问题不在于他们的工作能力、管理水平,而是综合素质不够高。“一个是违法的成本太低,一个是诱惑太大,他就忘记了自己是做什么的,做着做着就出轨了。”张代理这样评价此前聘用的几位职业经理人。他认为,这也和职业经理人制度不健全有关。人们在物质层面的需求并没有得到充分满足,往往会受利益诱惑而违规。

在寻找优秀的职业经理人的过程中,张代理慢慢发现,两个孩子完全可以和自己一起来做事业。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了物质层面的诉求,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和家庭熏陶,有较强的职业修养和事业心。“举贤而不避亲”的想法形成之后,张代理便和两个孩子进行沟通交流。


   

由于当时儿子张琰自己的事业已经起步,便没有选择回到父亲身边就职于红领集团。张代理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女儿。女儿张蕴蓝高中毕业后至加拿大北哥伦比亚大学求学四年,拿到市场营销和国际贸易专业双学位。毕业之后回国,在上海一家外资企业工作。当时的张蕴蓝并没有接班的准备,在她看来,人生将会一如既往地平静。

2005年,张代理亲自去上海找了女儿,向她描述了自己对企业的规划、企业的信息化建设、战略转型等问题。从未接触过服装行业,也从未考虑过接班的张蕴蓝答应了父亲的请求。

数年痛苦的磨合期后 女儿成功接班

在《摔跤吧,爸爸》电影里,马哈维亚对女儿们展开了非常严格的训练。她们不能吃喜欢的零食,每天凌晨五点就必须开始跑步……


张代理也对女儿开展了两年的“训练期”。他让女儿从一线做起,在不同岗位上学习,并在背后默默地观察她的表现。

他首先将女儿安排到国际业务部做一名报关员,负责报关、报检、跟单以及国际业务谈判等工作。一年之后,又让女儿去接管营销中心。随后,在女儿的主动要求下,他将女儿派到了一线生产车间。

在这两年里,张蕴蓝并没有将自己是董事长女儿的身份公之于众,而是以一位普通员工的心态早出晚归勤奋工作,以晚辈的姿态礼貌对待公司的其他领导和同事。为此,她赢得了张代理的认可,也受到了同事们的欢迎。

虽然刻意让女儿接受磨练,但在关键时刻,张代理主动放权,并给予女儿支持。女儿张蕴蓝在负责营销中心的管理时,决定撤掉整个营销团队的骨干,因为当时团队里的很多员工是同父亲一同创业的四叔的亲戚朋友,享受着某种意义上的“特权”,而她不允许“特权”在企业里滋生。她将这个决定汇报给父亲时,父亲并没有反对,而是鼓励她自己做决定。

后来,张蕴蓝砍掉了营销团队里那些不接受企业战略和相关指令的员工,同时招募并组建了一支由80后组成的新团队。当年,红领集团的年度销售额下降了一半。当时舆论认为红领集团不应该这么轻易地就扫掉这些精干的人,并认为张蕴蓝的这种做法是败家子的表现。

张代理在听到外界的负面评价之后,并没有将这些信息传递给张蕴蓝,反而是鼓励女儿把失去的市场争取回来。父亲的支持,让张蕴蓝觉得力量倍增。


电影中的马哈维亚对女儿们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比如因为穿女生服装不方便摔跤,就改穿运动服;长头发不利于训练,就被剪成男生短发型。在张蕴蓝看来,父亲张代理在给予自己支持的同时,同样也对自己有严苛的要求。比如,他要求开会必须带电脑,不能用纸和笔做笔记,绝对不能穿不合时宜的衣服,甚至不能留长发等等。

父女二人之间的矛盾和意见冲突也有很多,但张蕴蓝用较为柔和的方式顺利度过了与父亲一起管理企业的磨合期。比如说,有过一段海外生活经历的张蕴蓝经常会很直接地向父亲表达不同的想法,但她逐渐意识到这样不但不能很好地解决问题,还会伤害彼此的感情。于是,她会首先接受父亲的建议,然后认真思考、沉淀自己的想法,待时机成熟,再通过邮件向父亲表达自己的想法。她认为,这种沟通方式很有效,一方面自己能够很好地梳理论据、表达思想,另一方面,父亲也会更静心地“听”自己的建议。

2009年3月,张代理将公司总裁的位置交给了张蕴蓝。在张代理看来,女儿能成功接班,主要是因为父女间“有一致的共识”。而在张蕴蓝看来,父亲给她的不仅仅是公司总裁这个位置,而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即使走得慢一点,企业朝这个方向走下去也会有很好的结果,这个方向就是向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战略转型。今天,红领服饰已经成长为成功的企业。

能否克服差异 是“接班”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

在《摔跤吧,爸爸》这部电影里,女儿和父亲之间有过冲突,也有过矛盾。当女儿们背着父亲偷偷跑去参加亲戚的婚礼时,父亲极为生气。女儿对父亲的训练方式心怀异议,但经过多次比赛失利之后,最终认同了父亲的方法,父女俩重归于好。


在传承和转型相碰撞的过程中,张代理和张蕴蓝父女产生了很多理念和方法上的矛盾冲突,但他们不断地尝试和摸索,最终成功地克服了传承过程中的重重困难。他们的相处方式,其实可以为正在或即将交接班的家族企业提供参考。

在红领集团企业传承的过程中,张代理和张蕴蓝父女成功克服了两人多方面的差异:

1

管理方式上的差异。

张代理对子女、对员工要求严格,为他们设定了较高的标准和要求。相比之下,张蕴蓝对人态度柔和,对待其他领导及同事非常客气,因而得到大家的认可。即便如此,两人依然顺利度过了共同管理企业的磨合期。

2

沟通方式上的差异。

虽然两人都曾开除过不配合公司实施战略转型的员工,但沟通方式却迥然不同。张代理对员工态度强硬,通过开会教育员工,而张蕴蓝则倾向于单独找员工沟通。为了顾及父亲的感受,她会向父亲汇报自己的行动,并说明自己的理由。

3

关注点上的差异。

张代理主要关注产品品质以及生产端的其他细节,而张蕴蓝则更专注于市场端,更重视客户。此外,张代理关注大局、专注战略管理,而张蕴蓝则更关注细节。

4

思想开放程度上的差异。

同父亲相比,张蕴蓝在引进年轻化、国际化人才以及拓展国际业务方面思想更加开放,她还通过推动品牌发展吸引更多领域的客户。

5

业务路线上的差异。

张代理更具创业精神,敢于创新,敢于冒险,善于发现并利用机遇,而且更加执着于个人理想的实现。而作为成功企业家的接班人,张蕴蓝更倾向于遵循父亲的路线,在特定领域拓展业务。

张氏父女面临的这些差异是很多家族企业在传承中都会遇到的,所以他们的传承经验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同时,张代理对女儿的培养和支持,张蕴蓝积极主动改变对父亲沟通策略的做法,对每个打算成功解决代际冲突,顺利完成企业传承的家族企业而言都颇具借鉴意义。

补充阅读

在《当传承遇到转型:中国家族企业发展路径图》一书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李秀娟认为,家族企业传承困难主要是三方面的原因:

1

一代领导人对接班人的培养重视不足。

中国的创一代企业家们大多习惯了多年来企业比家人还亲、昼夜无休的工作节奏。于是在不得不放手的节点前,很多创一代并没有清晰地思考过传承的问题,更别说培养接班人或对家族以及企业进行长远的规划了。

2

代沟导致管理理念以及沟通方式的差异。

创一代往往白手起家,为了企业殚精竭虑地付出,长此以往也就形成了大家长式的管理方式。而二代们往往接受过西方的公司治理教育,在管理理念尤其是用人理念上更倾向于法和理,而不是一味地讲人情。同时,因为在创一代中家长制作风非常普遍,年轻一代表达自己的不同观点时,如果没有掌握正确的沟通方式,或是创一代相对较为保守时,就很容易产生矛盾。

3

经济转型加大了企业代际传承的难度。

创一代所创立的公司大多集中在低端制造业。随着市场的发展,许多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低端制造业企业必须作出相应调整。不过,面对自己创立的基业,在权力交接的关口还要面对企业的转变,某种程度上这是对创始人自己的否定。所以创一代在情感上会觉得难以接受,从而不愿“放权”。创一代这种放不开、不情愿等等的心态和做法,会使得交接班的过程变得更加困难。

编辑:岳顶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