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芮萌:拥有的财富越多,人就会越幸福吗?

Share:  分享到:

小欧说

 

全民焦虑的时代,财务自由成了很多人追求的终极目标,但是,拥有的财富越多,我们就会越幸福吗?今天这篇文章,小欧带你聆听中欧金融与会计学教授芮萌在EMBA上海公开课上的演讲,也许你能找到答案……

 

2016年,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做了一份全国省份的幸福白皮书,哪个省最幸福?江西的幸福指数最高,有67,而我们所熟悉的北上广呢?北京才41,上海才46。所以,财富和幸福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为什么?主要是因为我们生活在焦虑当中。

在平安财富宝发布的《2017国民财富焦虑报告》中可以看到,有中度和高度焦虑的人群,加起来超过了80%,在焦虑当中,显然我们不是那么幸福。


平安财富宝发布的《2017国民财富焦虑报告》

世界上有一群经济学家专门研究幸福指数,称之为幸福经济学,其中一位有代表性的学者,叫理查德·伊斯特林。他在1974年时曾经发表了一篇轰动世界的文章,他发现了一个非常难以解释的现象:富人通常比穷人幸福些(代表性事实),但是在不同的社会,随着时间流逝,当国家的收入提高时人们并不会随之感到更加幸福(时间序列事实)。我们把它称为伊斯特林悖论。


马斯洛需求理论

原因在于,我们的追求是动态的。在马斯洛需求理论中,我们的需求分成五个阶段,从生理需要到安全需要,到社会需要,到尊重需要,最后是自我超越。前两个是温饱阶段,中间是小康阶段,最上面是富裕阶段。我们现在已经从温饱到小康了,所以人的需求在改变。


美国人均收入增长的同时,幸福人群的比例却没有变化

这是从1956年到1998年间,随时间变化,美国人均收入增长的同时,幸福人群的比例却没有变化,可以看作是伊斯特林悖论的数据化。

现在,虽然我们所拥有的物质财富是30年前父辈们的几倍几十倍,但我们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并没有提高太多。财富在放大富人优越感的同时,也加深了穷人的自卑感,从而破坏人与人之间的认同与信任,导致整个社会的幸福感缺乏。当人们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比别人更幸福时,快乐就要远离我们了。

我们在焦虑什么?在不断地跟隔壁老王家比较对不对?他走路的时候你骑自行车,你很幸福;他骑自行车的时候你骑摩托车,你很幸福;他骑摩托车的时候你开汽车,你很幸福;突然发现他开始开奔驰、宝马了,而你还在开破车,你就不幸福了。但是如果你比较30年前的自己,你已经很幸福了。

财富本应该为我们带来安宁和自由,带来超脱的独立和更多选择的权利。但财富又容易让人在追求它的过程中迷失原本的目的,当把追求财富凌驾在生活本身的意义之上时,人的心灵将被它绑架,似乎已拥有一切却更加焦躁饥渴。

那么,人的幸福感取决于什么?讲两个故事。一个是1988年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哲学系博士生霍华德金森24岁,他毕业论文的课题是《人的幸福感取决于什么》,为了完成这一课题,他向市民随机派发了1万份问卷。问卷中,有详细的个人资料登记,还有五个选项:

A、非常幸福
B、幸福
C、一般
D、痛苦
E、非常痛苦

历时两个多月,他最终收回了5200余张有效问卷,经过统计,仅仅只有121人认为自己非常幸福。霍华德·金森对这121人做了详细的调查分析,他发现:这121人当中有50人是这座城市的成功人士,他们的幸福感主要来源于事业的成功;而另外的71人,有的是普通的家庭主妇,有的是卖菜的农民,有的是公司里的小职员,还有的甚至是领取救济金的流浪汉。这些职业平凡、生涯黯淡的人,为什么也会拥有如此高的幸福感呢?

通过与这些人的多次接触交流,霍华德金森发现,这些人虽然职业多样性格迥异,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都对物质没有太多的要求。他们平淡自守、安贫乐道,很能享受柴米油盐的寻常生活。这样的调查结果让霍华德·金森很受启发。于是,他得出了这样的论文总结——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最幸福:一种是淡泊宁静的平凡人;一种是功成名就的杰出者。

如果这个故事到这儿结束就没有惊喜。200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霍华德·金森又翻出了当年的那篇毕业论文。他很好奇,当年那121名认为自己“非常幸福”的人现在怎么样呢?他们的幸福感还像当年那么强烈吗?

他把那121人的联系方式又找了出来,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对他们又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调查结果反馈回来了。当年那71名平凡者,除了2人去世以外,共收回69份调查表。这些年来,这69人的生活虽然发生了许多变化,他们有的已经跻身于成功人士的行列;有的一直过着平凡的日子;也有的人由于疾病和意外,生活十分拮据。但是他们的选项都没变,仍然觉得自己“非常幸福”。

而那50名成功者的选项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仅有9人事业一帆风顺,仍然坚持着当年的选择——非常幸福;23人选择了“一般”;有16人因为事业受挫,或破产或降职,选择了“痛苦”;另有2人选择了“非常痛苦”。

看着这样的调查结果,霍华德·金森陷入了深思。两周后,他以《幸福的密码》为题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详细叙述了这两次问卷调查的过程与结果。他总结说:所有靠物质支撑的幸福感,都不能持久,都会随着物质的离去而离去。只有心灵的淡定宁静,继而产生的身心愉悦,才是幸福的真正源泉。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1938年,哈佛医学院开始跟踪两个群体的724个人的人生。一个是精英群体,哈佛学院的二年级学生,他们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完成学业,大多数奔赴战场。第二个群体是今天所谓的“屌丝”,来自波士顿最贫穷的地区,许多家庭麻烦不断,处在社会的最劣势阶层。

到2016年78年过去了,还有60个人活着,他们大多超过90岁了。78年间有各种各样的测试,研究人员从上万页的信息当中得到了什么?他们是否找到幸福的密码?他们发现,幸福跟财富、名声或者努力工作都没关系。但是,“好的人际关系让我们开心和健康”,“社会联系有益于我们,孤独寂寞则是伤害”。人际关系无关数量,而是关乎“近关系”的质量。好的人际关系不仅保护身体,还保护大脑。

当有一天你实现了财务自由,是不是仍然在追求比隔壁老王家有更多的钱?那时候,你可能会越来越不幸福,因为已经失去了当初的目标。所以我们不是财富的奴隶,也不是财富的主人,而是财富的管家。如爱马仕家族的一位第五代成员所说:“家族企业不是我从父母手里继承来的,而是我从子女手中借来的。”

本文根据芮萌教授在中欧EMBA上海公开课的讲授内容整理而成。

编辑 | 孙炯
文中图片来自pexels、unsplash,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