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2019年 07月09日

目前需要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今年4月,习近平主席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讲话中明确提出,“中国不搞以邻为壑的汇率贬值,将不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促进世界经济稳定”。

首先,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有助于避免中美贸易摩擦演变为金融摩擦。虽然中美两国领导人G20会晤的成果好于预期,但仍需关注未来是否会出现反复。在中美贸易摩擦中,中国并非主动方,即使有所反击也是十分理性和克制的。将汇率贬值作为应对贸易摩擦的工具,可能在未来中美经贸谈判中“授人以柄”。关税幅度较为可控,也可以取消,但金融摩擦带来的冲击是很难逆转的,也难以掌控其影响范围和程度。目前,美国并未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人民币大幅贬值对我国弊远大于利,而且也是美方所不希望的。

第二,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有利于我国企业发展和经济转型。通过贬值促进出口,虽然短期内可能获得价格优势,但不利于企业提高产品质量和竞争力。目前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很有限。随着我国贸易顺差收窄,2018年净出口对我国GDP的贡献率已由正转负(-8.6%)。而人民币贬值不利于我国进口。我国现已成为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进出口国,进口规模也已经占全球市场的10.8%,仅次于美国。在我国经济转型期,我国对高技术产品和高端服务的进口需求是比较大的。

第三,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有利于减少投机因素的干扰,促进我国经济平稳发展,同时,避免金融市场的大起大落,为进一步深化汇率改革创造条件。应注意区分不同性质的外汇需求,即实体经济运行中的正常的外汇需求和金融市场的短期投机需求。我国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初衷,是通过市场自发调节,促进国际收支平衡,增强我国经济应对外部冲击的灵活性。对于经常账户而言,汇率的升值、贬值能有效形成负反馈,促进贸易平衡;而从资本账户看,短期资本流动往往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容易出现超调,汇率大幅波动不仅无法平抑资本流动,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因此,在充分发挥市场价格发现功能的同时,也应防止汇率的短期波动被市场投机者所利用。进出口企业一般都希望汇率基本稳定,因为这样可以避免汇率波动的干扰,可以专注于企业的生产和经营。

第四,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与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这二者并不矛盾。前者指的是中长期的汇率制度安排,目的是有效缓解外部冲击、保持我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并使货币政策更具操作空间,但这并不意味着默许、更不是鼓励汇率在短期内的大幅波动。而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也不是汇改的倒退,而是以真实的市场供求为基础施行汇率政策,使市场形成较为稳定的汇率预期。近年来,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中,实行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相对在减少,而实行固定汇率制度和相对固定汇率制度的国家则在增加。根据IMF公布的数据,IMF成员国中采用固定汇率制度的国家占比从2009年的12.2%略升到2017年的12.5%;采取软盯住汇率制度的国家占比从2009年的43.6%上升到2017年的44.3%;而实行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占比从2009年的20.5%下降到2017年的19.8%。IMF把中国的汇率制度归为“软盯住汇率制度”中的“稳定化安排”一类。统计数据显示,IMF成员国中,与我国采用类似汇率制度的国家占比从2009年的6.9%增加到12.5%。

最后,人民币的长期趋势应该是升值的。我国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强,在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潜力大,而且我国“工具箱”的政策储备数量足、种类多、效率高。稳健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相配合,将继续促进我国内需稳定增长和经济平稳发展。从国际环境来看,目前美元的疲软也有助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盛松成系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兼职教授;沈新凤为东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本文仅反映作者观点,不代表所供职单位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