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校友19000多人

    1235

朱明跃:共享已有的资源,创造全新的价值

2017年第一期

文/余希远

《西游记》里的猪八戒,不像上天入地、斩妖降魔的大师兄,他心宽体胖接地气,憨厚却不乏狡黠;现实中的猪八戒网,不同于中国互联网界那些在京沪广杭深扎堆的“孙悟空”们,而是诞生于山城重庆——成立11年来,他低调务实地在线上服务领域坚持探索,如今终于借“共享经济”的风,飞了起来。

“共享经济”究竟该如何定义?美国泊车空间共享平台ParkatmyHouse.com的CEO亚历克斯·斯特凡尼(Alex Stephany)在其著作《分享的生意:玩转共享经济》(The Business of Sharing: Making it in the New Sharing Economy)中写到,第一个提出这个概念的人已不可考,加之“共享经济”的落地形式千变万化,使得学界和商界很难对它下一个普适的定义。于是,我邀请猪八戒网创始人朱明跃(EMBA 2013)聊了聊他对“共享经济”的看法。

“媒体、学者、投资人、创业者都在谈这个话题,然而在我11年前开始创业的时候,学术界和互联网圈子里根本没这个概念。”他说,“是后来的研究者和从业者把这顶帽子戴在了猪八戒网的头上。”从共享内容和服务对象来看,猪八戒网让专业人士能够把自己的技能分享给有对口需求的企业或个人,“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的确做了11年‘共享经济’。”

回顾创业之初,朱明跃表示,他创立猪八戒网的灵感来源于阿里巴巴,“2003年马云成立了淘宝,我就在想能不能专门做一个买卖服务的网站,用来连结中小微企业和那些有能力、有时间提供专业服务的人。”一开始,他以电子商务平台为标杆来设计猪八戒网,“电子商务”这个在今天听起来略显老气的词,在2004-2005年正处于风口浪尖——“电子商务,就是卖货嘛!我们猪八戒网卖的人力,在当时看来也是可以出售的商品。”他顿了顿说,“回头来看,我们整整错了十年。”

都是平台模式,一个卖货,一个“卖人”,电子商务和猪八戒网又有什么区别呢?朱明跃解释,“前者从本质上来讲,依然是一个‘市场’——其中价格在很大程度上起决定作用。”然而在猪八戒网,起导向作用的并不是价格,而是匹配度。“猪八戒扮演了一个红娘。”朱明跃打了个幽默的比方,“有了猪八戒的掺和,相互看对眼的买卖双方可以结合在一起。”

“这样一来,‘市场’这只手在共享经济模式里就起不了太大作用了。有一种说法,认为电子商务平台有很明显的马太效应,即20%的商家瓜分了80%的交易额——这在猪八戒网或滴滴出行这样的共享平台几乎是看不到的:平台上的一个设计师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一定时间内匹配到一万份订单;滴滴司机再能干,也不可能包揽下整个街区的出行需求。”朱明跃补充道。

从本质上说,共享经济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资源和服务的优化配对,“共享平台就是配对平台”。中介费曾经是猪八戒网的主要盈利模式。“我们过去做的是‘雁过拔毛’,收取佣金。”朱明跃说,“但是佣金不能一直收下去,因为这个模式无异于‘虎口夺食’,不是长久之计。”对卖方来说,好不容易得到的蛋糕凭什么要被平台分去一块?站在买方的角度,他也愿意把完整的蛋糕给卖方,让他全力以赴为自己干活。于是,买卖双方可能刚刚通过平台配上对,就忙不迭地“翻墙私奔”了。

如何摆脱佣金模式,更优雅、更高效地盈利?2014年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就读EMBA的时候,陈威如教授的平台战略课程给了朱明跃以启发,在某种意义上也铸就了他后来的成功。

“共享平台的一个特征就是拥有海量用户和交易流量。”这位中欧校友说,“任何依托共享经济的平台,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本质上都是沉淀大量数据的海洋。”通过对流量和数据的挖掘,朱明跃发现,平台上的中小微企业对商标设计需求巨大,随之而来的还有商标注册、版权登记等一系列服务需求。“从品牌商标设计开始,我们陆续钻了好几口井,涵盖企业运营活动的方方面面,例如产品推广、市场营销、网站建设、APP开发、财税管理、知识产权等,我们甚至开始针对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开始了一些初步探索。”2015年6月,凭着自身“钻井”带来的大量收益,朱明跃宣布猪八戒网免佣金,正式确立了“基本交易免费,衍生服务收费”的商业模式。

除了商业模式的转型,朱明跃还做了更多跨界探索。“目前我们在全国20多个省落地有园区项目,希望把专业人士和机构聚集到园区里面,实现与当地企业及消费者的垂直对接。”从一个logo、一段代码开始,猪八戒网不断拓展企业服务的边界,终于形成了今天的依托大数据、结合线上与线下的企业专业服务共享平台。朱明跃笑着说:“这只猪将来会‘进化’成什么新物种,坦率地讲,我们自己也不知道。”

猪八戒网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占据了商标注册代理领域12%的市场份额,当之无愧成了业内龙头,谈及未来,朱明跃表示,“2017年我们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把这块业务重新平台化,打造一个商标代理服务的垂直平台。”

国内的威客平台,能说出名字的有十几家。根据第三方流量统计网站Alexa的数据,在威客平台的市场格局中,猪八戒网遥遥领先于竞争对手。猪八戒网到底做了什么,才能保持领跑?对此,朱明跃有自己的见解。他说,平台,是一门慢生意。既然平台的本质是数据的海洋,那么就需要耐心等待数据汇流成海的那一天。“决策者聪明、资本充足,在我看来,都不是平台成功的充要条件。平台的成功需要时间。”朱明跃说,“意识到了这点,就要做好跑马拉松的准备。”刚开始的五六年,猪八戒网几乎没有做过任何市场推广,2007年获得了一笔500万元的风投之后,朱明跃和他的团队依然挤在狭小的民房内办公。“我得守护好我们的现金流,”朱明跃说,“最初七八年,我们从财务角度来说一直没有盈利,但现金流没断过,所以我们才能笑到最后。”

不是猪八戒战胜了对手,而是时间战胜了对手。近几年来,互联网通过各种方式渗透到了企业服务领域的方方面面,追求品牌化、“互联网+”成为了各大企业的“刚需”;在创业创新大潮中,国内也涌现了众多小微初创公司,企业服务方面的市场需求开始井喷,猪八戒网终于熬到了风来的那一天。

“所以我认为,想赚快钱的人,请走开,这不是为你准备的商业模式。共享经济和平台模式需要勤恳踏实、有大格局的人。”朱明跃又引用了一句他所尊敬的陈威如教授的话——做平台,首要任务是让平台上的商家挣到第一桶金,你才有可能挣到最后一桶金。“‘坚持’两个字,才是所有平台玩家最难克服的挑战。”

共享经济,通过对买卖双方进行优化配置,打破了传统的公司边界,极大地提高了资源的利用效率,未来还将持续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社会。聊到共享经济的社会意义,朱明跃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共享经济平台不能是纯商业性的企业,成功的共享经济还应该有很强的社会属性,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能够扮演一些基础设施所扮演的角色。很多共享平台都承担着类似的功能,比如猪八戒网,就好比一家职介所,给很多人带来财富和价值——这正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使命。”据悉,猪八戒网也在筹备启动一系列教育培训项目,目的在于培养更多的专业技术人才带动地区经济发展,实现线下和线上共同繁荣。“共享经济的终极挑战,是能不能把商业价值和社会使命完美地结合起来,共享已有的资源,创造全新的价值。”朱明跃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