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共享经济的四张“中国面孔”

2017年第一期

 文/雷娜

2月24日,中欧上海校园春色已深,中欧众创平台“创未来”沙龙“共享经济”专场在这里举行。我走进第三教学中心的“景林教室”时,论坛尚未开始,但教室里已座无虚席,参会人员大多是对共享经济感兴趣的创业者。这里并无想象中的“众声喧哗”,反而有种虔诚向学的氛围。这样的小型沙龙,中欧众创平台今年会举办20场,每次都聚焦不同主题,下一场会是智能制造。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正试着用这种方式,去塑造一所商学院的创新创业生态圈。

中欧院长助理、管理委员会成员、众创平台秘书长周雪林博士发表开场演讲。他从宏观经济的供给侧改革谈到企业创新,认为企业家精神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创新。无论面临的环境多么复杂,有多少不确定性,机会依然存在于每个行业。“这世上没有所谓的夕阳行业,所有企业的失败都是因为没有创新。无论是创业企业,还是成熟企业,创新都是必备基因。”他说,“没有这个基因,即使你今天成功了,靠故事包装上市了,获得投资人青睐了,明天依然会面临失败。”

 

小猪短租:Airbnb的中国版本

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COO王连涛是中欧EMBA校友,在本期“封面故事”的《创业的轻与重》这篇文章中,我们已详细介绍了这个中国版空中食宿(Airbnb)的故事。在中国,资源、监管和国民素质还有许多不成熟的方面,使得这种商业模式无法自然生长出来。因此,小猪短租在前期花了大量时间“创造”供给。他们提供的第一个“铺位”是员工家的一个沙发,第一个住进来的人是一名记者。从第一套到第一百套房子,大多来自公司员工和员工家属的分享,但克服了早期的各种困难之后,目前小猪短租平台上已经有10万多套房子,去年有了将近四亿元的交易额。

王连涛精彩语录:

• 我们定义的共享经济实际上是对一个有产权的个人重新赋能,让他可以基于存量的资产、资本或一些认知,参与到一个全新的生产和服务中去。

• 资源的丰富、信用体系的成熟、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是共享经济能够向前迈进的三个重要基础。

• 任何一个互联网业务,如果不解决体验问题,是没法形成正向循环的,再怎么做推广,都没有任何价值。

• 平台应该是业务的目标,而不应该是运营手段。只有这个目标清楚了,在过程中不断解决体验问题,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平台。

• 很多创业者在进行创新时,会担心监管的问题,但从长期看,你是不是在给普通用户创造价值,给社会创造新的服务方式?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监管问题是可以通过时间来解决的。

 

嘟嘟巴士:共享出行的另一种方式

嘟嘟巴士创始人、CEO刘逸洵生于1988年,之前曾经先后在阿里、腾讯供职。在滴滴和快的鏖战之时,他在腾讯后台看到了惊心动魄的数据。当时他想,或许可以提出更加高效的出行方案。后来他发现,很多大巴在工作日是闲置的,只在周末和旅游旺季才有生意,于是他和创业团队用低廉的价格把大巴承包下来,用来接上下班的白领,以实现闲置资源再利用和效率提升。嘟嘟巴士就这样应运而生。“未来,我们希望打造全国最大的智能公共出行平台,用巴士连接办公地、住处和公共场所。”刘逸洵还推出了名为PonyCar的子产品,针对没有买车但收入较高、有即时出行需求的人群投放一些共享电动汽车。这两个产品映照了他对于2017年公共出行热点领域的理解——分时租赁和新能源汽车。

刘逸洵精彩语录:

• 共享经济就是把闲置资源和有用信息通过互联网技术和社交化实现匹配的生意。

• 中国社会发展到这个拐点,现在大家对车的拥有权比较在意,我相信三五年后,大家更在意的是出行效率,是怎样更快地到达目的地。

• 我们把共享出行市场分成三部分,分别能解决3公里以下的出行、3-30公里的出行和30-100公里的出行。3公里以下以共享单车为主,3-30公里可以开汽车,30-100公里可以乘大巴。共享出行是千亿规模的大市场。

 

回家吃饭:比世界快半步的“中国创新”

“回家吃饭”是一个家庭厨房共享平台,它基于地理位置,让人们可以安心订购邻家的美食,目前已完成B轮融资。首席战略官邵凯是从麻省理工学院辍学加入这家初创企业的。据邵凯透露,这个创业想法源于他们这一代人的童年回忆,“小时候每天放学回家,闻到邻居家的饭菜很香,会去邻居家吃饭,为什么现在我们不能去邻居家吃饭?”

中欧市场营销学助理教授林宸后来展示了一张非常惊人的图片:一个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排列着去年出现的共享餐饮和共享单车APP的Logo。“全都是拿到A轮融资的哦。”她补充道。而“回家吃饭”也刚刚完成“从0到0.1”的阶段,成为20多个竞争对手中的幸存者。经历了残酷激烈的地推阶段,这个有着西方教育背景的创业者,现在认为要成为一家“从泥土里成长起来的公司”。目前,他们最大的优势是能将房租和人力成本彻底归零,而最大的阻碍在于政府监管。

邵凯精彩语录:

• 吃的分享经济自古就有,以前可能只发生在熟人之间、弄堂邻居之间,现在只不过是扩大到陌生人之间了,这是网络科技的产物。

• 分享经济也是企业家精神的产物,在某种程度上是套利与创新的结合。

• 餐饮O2O仍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赛道,年复合增长率保持在20%。就算饿了么、美团现在日订单超过900万单,他们的月复合增长率依然在20%左右。

• 最早的时候,大家认为“回家吃饭”上的家厨应该都是些退休的叔叔阿姨。但是现在,超过50%的新家厨是80后、90后,机会成本最高的一群人已经加入了我们的平台。

• 回家吃饭”的地推团队曾经庞大到1000多人,我们也做过O2O的补贴,但这些事不创造任何商业价值。今天我们把补贴的钱全部省下来,我们更关心的是,如何帮助家厨提升效率。

 

摩拜单车:“独角兽”的雄心

摩拜单车上海总经理姚呈武的分享显然是大家最期待的。这个血统纯正的中国“独角兽”从零起步、快速成长,始终在突破人们想象力的边际。在论坛前一天,摩拜单车宣布与微信小程序建立合作;前段时间,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的一席演讲在很多人的朋友圈里刷屏了。本期“封面故事”也刊有林宸助理教授有关摩拜单车的研究文章。截至去年12月,上海已拥有10万辆摩拜单车;在此之前,杭州是拥有公共自行车最多的城市,但也不过6-7万辆。姚呈武表示,摩拜单车希望推出安全、便捷、耐用、舒适的单车,但不会把自己定义为单车公司,而是“中国最大的物联网公司”。或许就像猪八戒网创始人朱明跃所说的,共享平台都是数据的海洋,新生的摩拜单车也在等待数据的沉淀,以及沉淀后可能发生的奇迹......

姚呈武精彩语录:

• 我们永远不会把自己定义为一家单车公司,我们现在是中国最大的物联网公司,希望利用物联网的机会和潜力。

• 摩拜之所以能在过去一年里发展得这么快,有三点原因:一是中国互联网环境的成熟: APP的使用、滴滴和优步的出现、“互联网+”的潜移默化,使得大家对摩拜单车的接受度较高;二是我们解决了城市交通中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也为政府治理雾霾提供了一种方案;三是要感谢这几年的创业氛围,要是早几年,你放一堆自行车到街上,可能很快就被没收了。

• 摩拜单车是半公用的产品。在我们进入每座城市的时候,都会和当地政府有很多探讨和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