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聚焦苏黎世教研基地

2017年第一期

文/卢卡斯·托内托(Lukas Tonetto)

 

两年前,由学界名流彼得·洛朗(Peter Lorange)创建的苏黎世洛朗商学院并入中欧,成为中欧苏黎世校区。这两年间,中欧采取轻触的方法将洛朗商学院融入学院整体运营,已取得了长足进展。如今,洛朗商学院有了一个新名字——苏黎世教研基地(ZIBE),并于去年迎来了首个GEMBA班、九个游学团体及诸多短期管理培训课程,主办了中欧一年一度的欧洲校友返校活动,提升了中欧在欧洲的影响力。

中欧向瑞士拓展之时,正值中瑞关系日益密切的时期:去年4月,时任瑞士联邦主席约翰·施耐德-阿曼(Johann N. Schneider-Ammann)对中国进行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今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并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式上发表演讲。

我们采访了苏黎世教研基地名誉主席、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国际顾问委员会联席主席彼得·洛朗,就目前中瑞关系背景下,苏黎世教研基地的发展现状及前景等进行了提问。

在巩固已然紧密的中瑞关系方面,中欧苏黎世教研基地能够扮演怎样的角色?

目前政治上的发展势头很好,这对中欧苏黎世教研基地有利,我相信它会成为连接两种文化的桥梁。中国公司在欧洲的投资体量庞大,他们收购了绮年华(Eterna)、卓郎(Sauter)、瑞航技术(SR Technics)、瑞士空港(Swissport)等瑞士企业。在中瑞双方探索未来合作机遇的过程中,苏黎世教研基地确实有机会扮演中心角色。中欧苏黎世教研基地位于欧洲中心腹地,距离所有重要城市都很近,欧洲人很熟悉这里。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太多繁文缛节和官僚政治——简而言之,这里是企业高管交流聚会的理想地点。

我之所以选择让洛朗商学院并入中欧,部分原因是,我确信在中欧的领导下,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菲利普·博克斯伯格(Philipp Boksberger)会带领苏黎世团队继续前进。作为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EFMD)董事会成员之一,我当时对中欧的重大战略有大概了解,而中欧也尊重我们的国际策略,现在我们双方正齐心协力实现共同目标。

全球化是中欧下一个五年的重要目标之一。苏黎世教研基地在推进全球化方面已经开展了哪些课程或活动?未来又会有怎样的安排?

我们会继续吸引来自亚、非、欧各大洲的学员和校友,我们所有的课程和活动都与学院对全球化的全面关注保持一致。

我刚才提到的来自三大洲的学员人数很平均,基本各占三分之一,这个比例非常好。在国际化环境中,看到学习过程越来越丰富是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对参与其中的每个人来说,这都是真正精彩的学习旅程。

最重要的不是我们提供的课程,而是这种学习环境下造就的跨文化理解力。如果我和欧洲人合作在中国创业,公司没多久就会倒闭,因为我们缺乏必要知识,不知道怎样在中国做生意。中国人在非洲和欧洲做生意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而那些来中欧苏黎世教研基地参与课程的学员能够通过对话了解彼此做生意的诀窍。

中欧苏黎世教研基地的主要优势是什么?它对中欧整体品牌有何益处?

作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国际顾问委员会联席主席,我可以说中欧是一所风格非常传统的学院,在市场营销、金融、领导力等领域拥有一流的教授。而苏黎世教研基地在这些教学领域大多采用混合学习模式,理论部分由每个学生在我们的虚拟学习环境中通过课前预习完成,而实践部分则是在世界一流客座教授的指导下进行深入探索。因此苏黎世和上海是互补的。许多学校觉得自己是国际化的,但只是单向地传授跨文化思维,而我们开展的是面对面的对话。这些对话的价值远高于仅仅阅读一些有关文化行为的文章。我们所有的交流都是平等的,我们也从交流中获益。面对面的互动或许是最有裨益的,这就是中欧一定要在海外有自己的校区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