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时间都去哪儿了?

——访中欧首届MBA毕业生

2017年第一期

文/聂爽

苏轼诗中有云,“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时间就像踏雪泥而过的飞鸟,虽然泥上犹有爪印,鸟儿却已不见踪影。22年前的早春,录取有58名学员的中欧首届MBA正式开学,这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全日制英文MBA课程。岁月如白驹过隙,当年的年轻学子转眼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他们现在还好吗?前不久,我们寻访了几位中欧首届MBA毕业生,了解了他们的人生故事。

许东辉:那张“沉甸甸”的学位证书

许东辉 琨玉资本合伙人

许东辉的本科和研究生时期是在上海交通大学度过。毕业后有一次回交大,他无意中在学校橱窗里看到了中欧MBA招生信息,正好他想转行做金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再三考虑后他决定报名,并为此放弃每月2000多元的高薪工作。他拿着自己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钱,才凑齐了三万元学费。

“1990年代初,知道MBA的人还很少,很多人会把它和IBM、NBA搞混了。”许东辉笑道。入学那年,他从媒体上看到,当时全中国的MBA加起来不超过1000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由位于北京的中欧管理中心(中欧的前身)培养的。

事实证明,辞职读MBA的决定是对的。20世纪90年代正是外企在中国蓬勃发展的时期,国内亟需管理专业人才,中欧的MBA毕业生大多寻得了理想的工作,许东辉也如愿进入银行系统,先后在荷兰银行、星展银行、花旗银行和摩根士丹利任职。

许东辉自称不是学霸,但中欧教授的启发式教育方法让他受益良多,“老师的教法不是往学生脑子里塞东西,而是把学生脑子里原有的东西掏出来,这和我们之前经历的教学很不一样。印象最深的是顾凯诗(Keith Goodall)教授,他把我们原先的野路子全都矫正过来,怎么做案例研究,怎么做书面工作,怎么在课堂上发言等,都梳理了一遍。”

许东辉是班级里的热心肠,从BP机时代到电邮时代,再到现在的微信时代,他都和很多班级同学保持着联系。在班里,许东辉大概是最留意细节的那个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准考证号码,并能说出每个数字的含义,“9567121032,95就是1995年入学,67是指67年出生,1月21日考试,032是编号没有意义,其他编码都有意义。”

更让人感动的是,他也知道那张薄薄的毕业证所承载的沉甸甸的分量,“在那张毕业证上,没有国家教委的章,只有两位院长的签名和中欧的钢印,再下面,是学术委员会十位成员的签名,里面有吴敬琏教授、杨锡山教授,还有现任中欧欧方院长佩德罗·雷诺教授等,全都是世界一流的教授。”许东辉有点激动地说,“那时候中欧还不太被认可,但很多外企看到下面这份学术委员会的名单,就不再怀疑了,这是中欧非常硬气地证明自己实力的方式。”

幸运的是,今天的中欧毕业生再也没有当年的担心了。为了感谢母校,许东辉积极参与帮助年轻学子圆梦中欧的低息助学贷款项目“滴水泉”,希望尽一己之力帮助学弟学妹们。

 

吕文珍、周曦宇:因为中欧,走上学术道路

吕文珍 墨尔本大学管理和市场营销学教授

周曦宇 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克斯分校金融学教授

从中欧校园走出了许许多多商界精英,但也有人选择窄门,走上了学术道路。中欧第一届MBA就出了两位大学教授,一位是吕文珍,另一位是周曦宇。

“考上中欧MBA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MBA,只是因为在外贸行业待久了,不喜欢应酬,想借机换一份工作。可是没想到,职业轨迹就这么改变了。”吕文珍回忆道。如今她已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管理和市场营销学系亚洲商业和经济李白(James Riady)教席教授,主要负责学校的亚洲战略,研究重点是新兴市场、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环境和企业治理等。

周曦宇的经历与之相似,“之前的计划是中欧毕业以后就在上海的跨国公司找份工作,可是读书期间,我明确了自己对金融学的兴趣,决定出国读博。”现在,周曦宇是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克斯分校金融学教授。

吕文珍和周曦宇都非常感谢母校带给他们的人生改变。学院刚创办不久,授课教授大多是从国外引进的兼职教授,具有远见卓识的学院领导意识到,学院要有长久发展,师资力量是关键,既然学院有这么多优秀毕业生,何不从中发现好苗子加以培养,为未来师资作储备呢?

在这种背景下,吕文珍和周曦宇被发现了。两人因为英语好,做小组汇报时总是被同组人推选出来作为汇报人,再加上课堂发言积极,平时跟外国教授的交流也多,自然而然成了理想人选。

临近毕业之际,学院领导找到他们,对他们说,学院可以保送他们出国深造,但是希望他们学成归国之后能继续为中欧效力。年轻的他们无法预料未来的变数,最终没有选择保送出国。但是学院领导的建议却让他们意识到,原来除了去外企,还有另一条路可以选择!因此,毕业以后,他们拿着中欧的推荐信,出国继续求学之路。

在MBA学习期间,吕文珍第一次接触到了案例教学。如今她在自己的课堂上也经常使用案例教学法。她还学会了从纷繁数据中发现规律并找寻结论的研究方法,并一直沿用到了现在。

在周曦宇看来,中欧的学习使他有意识地采用批判性推理(critical reasoning),他最尊重的老师柏唯良(Williem Burgers)在授课中常常会教导他们换一种方式思考问题,他所提出的一些与既成观点相反的思考方法让那些接受传统教育的中国学生大呼过瘾。如今在给自己学生上课时,周曦宇也会引导学生们采用批判式思维方式。那是母校和恩师留给他的宝贵思想财富,让他终身受益。

 

胡英峥:成为“良师益友”是回报母校的最好方式

胡英峥  法国外贸银行董事总经理

在中欧会堂的一排座椅背后,刻着胡英峥和其他八位中欧1995级MBA学员的名字。捐赠座椅是胡英峥和班级同学的共同决定,他们想以这种方式报答母校的培育之恩,同时纪念自己美好的求学时光。

胡英峥回馈母校的另一个方式,是成为中欧MBA“良师益友”项目的导师。该项目成立于2004年,旨在让年轻的MBA学员在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指导下构建职业规划,很多学生因此受益,毕业后顺利进入商界。迄今为止,胡英峥至少担任过五次“良师益友”项目导师,不久之前,他还收到了MBA课程部颁发的“优秀导师奖”。目前他常驻香港,也是中欧香港校友分会副会长,负责组织一些当地的校友活动。

跟年轻MBA学员的相处,让胡英峥回忆起自己的求学时光,“学生们告诉我,他们的学习压力很大,其实我们当年的压力也很大,20多年都没变过,中欧MBA在不断考验学生的极限。”

因为是投行出身,胡英峥在“良师益友”项目中特别受学生青睐,学院规定每位导师最多带三个学生,可是有时候选他的有五六个人,他又不忍心拒绝,就都接了下来。虽然平时工作很忙,他仍乐意留出一部分时间给年轻的学生,了解他们的近况和发展规划,并为他们未来的职业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双向交流,“学生们面对的问题,对我来说可能只是举手之劳,如果对他们有帮助,当然很有意义,这也是我跟学院保持联系的很好途径。而且我也可以从学生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了解不同的行业和背景。”

近一两年金融业的发展情况不太好,很多公司都开始收缩人员,对于想进金融机构的MBA来说,目前可能不是好时机。胡英峥建议他们不妨设立B计划,如果不能直接进入金融机构,不妨先去别的行业待一段时间,以曲线方式进入。

采访最后,胡英峥还不忘叮嘱年轻学子,“无论毕业以后进入哪一行,最重要的素质还是两个方面:敬业和自律。决定一个人职场命运的,很可能就是一件小事,细节是魔鬼,不要栽在对细节的忽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