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教授前沿观点,校友最新动向,尽在中欧微信

    社交媒体
    879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认真、创新、追求卓越

    上海校园
    879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中国深度,全球广度

    北京校园
    879
2016年 05月09日

《人民日报》:30位中国企业家零距离体验瑞士创新

人民网上海5月9日电 (记者 谢卫群)一个只有800万人口、国土面积仅4.1284万平方公里的国度,创新竞争力多年排全球第一位,人均创造的世界500强企业列全球第一位,这是瑞士创造的奇迹!一个小小的国家,为何有如此强的创新力?

4月底,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携中国企业家来到瑞士,开设“瑞士创新启示录”课程,让30位中国企业家零距离体验瑞士创新,以开拓中国企业家的思路,为创新转型服务。这是中国和瑞士签订创新战略伙伴关系之后,首批专程前来学习瑞士创新的企业家群体。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是中国政府和欧盟政府共同创立的非盈利性商学院,该院副院长、教务长丁远谈到,中国的经济到了非要转型的时候。如何创造新的增长点,如何管理高素质的人才,如何传承家族企业,这些问题都是中国企业正在或将要面临的问题。这些问题,欧洲在过去的发展阶段都已经经历,已有千錘的经验,与成功的瑞士企业家和学者零距离沟通学习,中国企业可以获得有价值的灵感和启发。

创新是一个完整体系,“金字塔”的塔底尤其重要

解读瑞士的创新,有太多的亮点,但无论是专家还是创新者,大家不约而同谈到了瑞士的创新体系。“创新不只是涉及科学家,更是一个系统,一个完备的系统可以为创新的不断出现奠定基础”,畅销书《创新的国度》的作者詹姆斯.布雷丁这样说。

在这个体系中,教育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在瑞士的学校,孩子们没有太多的考试,人才选拔走的是双轨制:根据孩子的不同情况,可以选择一路读大学,也可以选择当学徒读技校,掌握一门技能。读了技校的学生,如果愿意,也可以重新选择读大学。

尽管没有太多考试,但是,瑞士学生获得的教育质量依然不低。没有太多的考试压力,学生们有时间发展自己热爱的领域,并得到学校、家庭的鼓励与支持,这最终成就了无数有专长的人才,也提升了瑞士大学的水准。至今,74%的瑞士人有过全球前200位大学的教育经历。因为有了这样一个高水平的人才支撑,瑞士企业才会源源不断地推出创意的产品和方案。

保罗谢尔研究所加速器科学家马丁.汉贝尔以为,瑞士特有的“学徒制”也是创新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选择读技校的学生在校期间就可以到企业学徒。当学徒,像读大学一样,也会成为学生和家庭的一件光荣的事情。因为无数学徒工的加入,促进了更多工匠的诞生。而一大批专而精的工匠群的诞生,也为创新目标的实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不能小视工匠的作用”,詹姆斯举例说,“电子耳蜗曾经非常大,只能戴在耳外,让失聪人士不好意思配戴,但是,瑞士的钟表工匠将它变小了,利用种表的微小镙丝和微小电池技术,新制造的耳蜗非常微小,可以方便地将它塞入耳内,失聪人士再也不用担心了。有了这批工匠,即使钟表业衰退,也能为另一类创新品的诞生奠定基础。”

丁远教授感叹:创新体系,其实是一个“金字塔”结构,塔底尤其重要,只有塔底扎实了,创新才不会成为空中楼阁,才可能持续。

形成“自下而上”的创新格局,政府只做低调的辅导者

“瑞士成为了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是不是瑞士的政府发出的号召、设立的目标呢?”中国的企业家们很好奇。

“没有,政府从没有就此提出过目标”,詹姆斯说,“瑞士创新呈现的是‘自下而上’的格局。因为有一群群有专才的人,同时并深深热爱,还有一批批工匠的群体,瑞士的创新源源不断。

咨询公司“5TO9”创始人芭芭拉.约瑟夫介绍,瑞士每年新创立企业达1万家,其中的300家是具有高度创新力的企业。300家中又会有3-6家产生70%的影响力,创造全新的工作岗位和特别的经济价值。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的作用是给予支持或辅导,而很少管制。“政府部门和私人企业之间的平衡与其他大多数发达国家相比是截然不同的,因为瑞士面积小,企业对外扩张的雄心很大,而政府部门则倾向于低调。”詹姆斯说。

政府甚至不制定产业政策,所做的就是营造经营环境。“政府部门突出的工作可以概括为三个特点”,詹姆斯说,“较少管制(少即是好),把税收降到最低水平,以及尊重公民权利。看上去,政府特别无为,但正是这种低调,让企业积极性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2014年,瑞士全国年研究和开发支出总额为180亿瑞朗,其中60%来自私营企业,只有10%来自政府,其余30%来自海外投资。

瑞士创新园区是近年建设的科技园区,让中国企业家们意外的是,这个高水平的园区完全由私营企业主导,共有大小32家企业参与。“瑞士的创新已经非常成功了,为什么还要建立这样的合作平台呢?”中国企业家很好奇。“很简单,因为我们希望增强我们的竞争力,保持我们的优势”,瑞士创新园区管理负责人里斯.德哈德特说。

在这个创新园区,32家企业可以共享创新成果,并使其尽快产业化。马丁.汉贝尔目前负责高强度质子加速器设施的升级工作,他介绍,质子治疗癌症已取得很大成功,质子治疗眼部黑色素瘤只要30秒,基本可以痊癒。更为骄傲的是,质子可治疗的肿瘤已达40余种,而且费用较传统治疗方法更低。

因为税赋低、人才多、环境优,瑞士对海外企业引力不断增强。目前,瑞士的外来人口已达20%,给瑞士创新带了新的力量;同时成熟的跨国公司也开始进入。陶氏化学欧洲总部、谷歌海外工程中心均设于苏黎世,因为国外大企业高度集聚,体量巨大,外国公司在瑞士创造的税收不断增长,已达到全国税收的10%,瑞士信贷提供的报告显示,这相当于瑞士全银行业的收入。经营环境带来的经济效应不可低估。

创新不等于“颠覆”,“革新”也能把企业做到最好

瑞士每年新设的企业约为4万家,每年也有不少企业在消失,但是,只要健在的企业,有一个共同特征:长寿,平均寿命为125岁。

既要创新,还要长寿,瑞士企业如何做到的?

“瑞士的创新与硅谷的创新是不同的模式,硅谷追求的是颠覆,包括产品和模式,三五年缔造一个神话。而瑞士创新不同,我们追求稳,开始可能并不领先,但是,经过多少年的不断革新,最后都成为具有竞争力的企业。”詹姆斯分析。

“这是瑞士文化铸就的”,芭芭拉谈到,“瑞士讲究精准,不会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下全盘颠覆。”

最典型的是瑞士的钟表业。上世纪70年代起,因为日本电子表的产生,瑞士表业因此受到巨大冲击,甚至开始衰退。但是,瑞士钟表业并没有衰落,因为斯沃琪诞生了,它一改人们一辈子只戴一块表的生活方式,将瑞士钟表的精准和时尚结合在一起,钟表业因此重新活灵活现。

不赚快钱,而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精耕细作、并保持领先,成为瑞士企业的一个共性。著名的“瑞士军刀”品牌,也是传统的产品,四代人用了130年培育出了一个著名的产品“军刀系列”,直到近几年,才开始生产箱包和服装,也是传统行业。尽管全球领先,但“瑞士军刀”从没有谋求上市而且坚持零负债,安心于把“军刀”品牌系列做到最好。

迅达电梯已成为全球电梯的领先者,原因之一,就是在电梯领域不断开拓。目前,迅达已从一个电梯的制造商,转变为大楼智能交通系统方案的提供商:只要手机上安装一个软件,给出一个指令,电梯就会在所在的楼层等候,并指引你来到目标办公室,这样的方案可以大大提高电梯的运行效率,并因此可以节省电梯的数量。“既然是做电梯,为什么不把电梯广告产业同时做了呢?不是可以赚更多钱吗?”中国企业家问。“不,我们只专注我们擅长的技术领域,并不希望去赚取这样的收入”,迅达研究部高级研究部主管保罗弗莱德利说。

瑞士的创新之路给了中国企业家们很大触动和启发。上海国信药业总裁王俊林谈到,“欧洲的企业家创新的目标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真正喜爱的事业、为了社会责任和解决客户的问题,所以他们更专注,更能坚持初心,企业也能更长久!”专注智能停车的ETCP董事长谭龙说,“创新并不需要颠覆式的变化,而是基于现状的各种升级改变,以提升效率或产品服务,最重要的是坚持这些改变并专注做好,这就是最大的创新。”

供稿: 
人民网-上海频道
编辑: 
严远、轩召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