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张宇:学术创业者

2016年第二期

/夏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张宇去年加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担任管理学助理教授时,他的学术生涯刚好绕了一圈,又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地方。1995年,当他进入上海交通大学攻读经济学本科学位时,他对在交大闵行校区(中欧在浦东校园建成前的教学场所)就读的中欧MBA学生艳羡不已。他们有最好的图书馆,最好的数据库,还有最好的案例。张宇提起早期中欧学生给他的印象,当时我曾希望自己某一天也能申请中欧MBA,但万万没想到回来时会站上中欧的讲台!

本科毕业后,张宇在交大攻读了硕士学位,后来又去位于法国枫丹白露的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继续学术旅程。获得博士学位后,他去了美国,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任教,并于去年加入中欧。

张宇现在还在努力适应中欧教授的角色。他非常喜欢帮助学生理解公司竞争的方式和背后的原因,也乐在其中,他相信自己和其他战略学教授可以帮助企业之间实现更好的竞争。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张宇在努力成为一名学术创业者的同时,也要尽力关注年幼的儿女对父亲的期望,而这个过程总是充满挑战。学术创业者是他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攻读博士时从教授那里学到的一个理念。每一位教授都像是一名创业者,需要设计出对他的客户有价值的产品,无论你的客户是管理者还是学术同行。你要不断完善你的研究,也要包装——要通过学术会议和研讨会向审稿人和杂志主编推广,要竭尽全力让研究成果发表,并让它对管理者产生真正的、有意义的影响。他解释道,竞争很激烈,和我处于同一阶段的学术同行们都要努力保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朝九晚五之外,我们依然处于研究或初创的状态——不是我五岁的女儿告诉我又走神了,就是我三岁的儿子提醒我不要看手机。

但是,他还是会从我不是一个完美的爸爸的纠结中挣脱出来,并从工作中获得极大的满足感。他会刻意让办公室乱糟糟的,因为这会帮助他获得源源不断的创造力。我原本是个非常井井有条的人,后来才意识到混乱能激发我的创造力。当所有东西各就其位时,会限制你将不同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他笑着说。

下文是《TheLINK》杂志对张宇的首次专访:

 

TheLINK》:您的专业领域是什么?为什么将之作为研究方向?

我想,一个人兴趣的形成与他的背景和经历有关。目前我的研究方向是资本市场和公司战略之间的互动,考察资本市场对公司及其管理者战略决策的影响,以及对公司竞争方式的影响。我在这方面的兴趣可以追溯至大学时代。刚上大学时,我选择了金融专业,当时是非常热门的专业。我从刚刚兴起的中国股票市场学到了很多,但我后来意识到,资本市场想要获得良好发展,必须有高质量的公司。出于这个原因,我选择战略学作为博士主攻方向,因为我很想帮助公司发展得更好。

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时,我常常利用免费取阅的《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熟悉商务用语。每天,我都会在报端读到一些知名大公司因为没有达到预期收益目标,导致股价下滑的新闻,这个发现启发了我博士论文的研究方向。在论文中,我研究了公司管理人员为了达到或超过分析师的收益预期所承受的压力,以及这种压力如何影响公司的战略决策。我发表了一篇相关研究的论文,开启了自己的学术生涯。在过去十年,我和合作者发现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几乎所有行业的公司都面临着达到或超过分析师预测的压力,这种业绩压力让管理人员更倾向于采取短期导向的行动,并会对着眼于长期良好运转的公司造成困扰。如果公司希望长期表现优异,就需要做出战略上的承诺,开展可能会牺牲短期业绩的战略性投资。然而,如果他们在当前季度或年份面临着短期业绩的压力,这种牺牲对他们来说就有问题。

 

TheLINK》:看来分析师的力量不可小觑,他们的预测足以决定公司的兴衰。

这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最有趣的现象之一:当我采访证券分析师时,他们从不承认自己对公司管理人员造成了压力。他们认为自己只是在履行职责,而公司管理者有充足的自由来决定是否要满足分析师的预期。另一方面,管理者又总在抱怨华尔街和证券分析师给了他们巨大的压力。这样一来,我的研究就面临着一项挑战,即用一种非常严格和细致的方法来研究分析师预期和管理者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这种关系如何影响公司在竞争中的表现。

 

TheLINK》:中美公司在对待分析师预测上有没有明显区别?他们各自又如何依据这些预期来调整战略?

如果你将中美上市公司做比较,会发现他们在两方面有很大差别:一是他们制定战略的方式,二是他们的战略绩效反映在股市表现上的方式。一个健康运行的股市必须拥有一些从基本面上看高质量、快增长的公司。在典型的美国企业的股票走势图中我们也许会看到波动,但从长期来看,尤其是安然丑闻发生之后,真正推动股票表现的都是业绩增长。但是,如果你看中国的上市公司,就会发现股价上涨很多是由公司重组和反复重组来推动的。这会给公司带来一时收益,但并不是说基本面变好了。

 

TheLINK》:电子商务也是您关注的领域之一,您怎么看待中国电子商务的未来发展?

电子商务确实曾经有过一段繁荣期,尤其是在我们称之为“O2O(线上-线下)的领域。但在过去半年,大家都说是不是电商的冬天要来了:很多公司出现了现金断流或融资困难,最后只能关门大吉。不过也有一些很优秀的企业发展势头不减。我非常欣赏的一家企业是京东,他们在战略投资和承诺上表现突出,并且找到了一种非常独特的方式来和电商大佬阿里巴巴竞争。我想未来无论是电子商务、线上线下,商业模式的效率和活力才是最重要的。亚马逊做得那么好,是因为他们在运营上极有效率。如果你去亚马逊的库房看看,会发现那里的工作人员比典型的中国电商库房的工作人员少很多,大量工作都是由Kiva仓库机器人来完成的。亚马逊在美国建造大型仓储设施,这些库房有1020个足球场那么大。一旦达到一定规模,他们就会利用自己的卡车车队,也会开始购买或者租用航空货运机群。效率、规模和业务范围对于电商来说至关重要,这也是中国和美国的公司都需要考虑的问题。最后你成功与否,取决于你在市场上的竞争多有效,这是一种以效率推动的生意。

另一方面来说,商业模式可以是多样的。亚马逊模式是成功的,但不一定人人都得采用。如果每家公司都跟着亚马逊后面亦步亦趋,那么市场就没有差异化了。就连亚马逊自己都在考虑是否应该开实体店。因为除了效率、低成本和低价格,消费者还有别的需求——他们想要真正的购物体验,线上购物是没法完全复制传统购物体验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想未来电子商务领域会有不同的商业模式并存。

TheLINK》:目前中国有多个支付平台,竞争非常激烈,而苹果支付(Apple Pay)最近也进入了中国市场,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支付市场,尤其是移动支付,是中国比美国发展快得多的细分市场之一。美国人看到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在中国的渗透率都会非常惊讶。在美国,你很难想象可以用手机来为生活中的每样东西买单——出租车、购物、电影票、餐馆,真是不胜枚举。美国人钱包里有一叠厚厚的卡,到处刷。这也是Square这样的公司可以在美国做得风生水起的原因,他们是在帮助消费者和那些无力拥有支付终端的中小商家做生意。

要注意的一点是,美国零售商的集中度比中国高得多,因此苹果支付或者谷歌的安卓支付,尽管技术一流,都遭到了大型商家的强烈反对。像沃尔玛、塔吉特和星巴克这样的公司都宁愿使用自己的支付系统。

苹果支付在中国当然不是先行者,在某种意义上他们算是后来者,必须很努力才能提升其支付终端的市场渗透率。中国几乎所有的杂货店,尤其是在大城市的,都已经被腾讯和阿里的免费条码扫描器占据了,苹果支付在中国的道路还很漫长。

 

TheLINK》:您也是手机支付一族吗?您的口袋里都装了什么?

钥匙、钱包和手机。我带钱包是因为里面有中欧员工卡,要用来开办公楼的门,还有中欧的餐卡,用来买午饭!

 

TheLINK》:现在您的办公桌上都摆些什么书?

我正在读《穷查理宝典(Poor Charlie’s Almanac)》,作者是大投资家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以价值为基础是我看待商业和股市的方式,我说的价值不完全是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口中的投资价值,而是公司创造和获取的价值。我从巴菲特和芒格的作品里汲取了很多智慧——对商业有益的智慧,对社会和生活也大体有益。因此我经常翻阅。

我现在非常喜欢阅读,出于研究工作的需要,我阅读了很多与历史、商业史相关的资料。我想,学习商业的方法之一就是了解不同公司的历史,不同行业的历史,看看它们怎么演进、怎么成长,并尝试在不同模式的背后寻找共同点。因此在我的课上,我也尝试将行业和公司的历史结合起来,告诉学生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原则,这能够帮助他们预测公司会有怎样的行动。

例如,我一直都在读美国公司的发展史,看它们怎样从小企业、家族企业成长为现代企业。对我来说,这是一种了解现代产业发展历程的好方法,也可以了解公司怎样从大学、研究机构、科学家和商业领袖那里获益。这是一个让人深受启发的过程。

 

 

 

人物档案

 

教育背景

2008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管理学博士

2005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管理学硕士

2002

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硕士

1999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学士

 

研究及教学领域

战略与资本市场的互动

竞争战略

公司治理

商业动态

管理创新组织

战略管理

产业与竞争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