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移动支付:中国大数据“淘金热”

2016年第二期

文/柯玟秀

如果你身在中国,那么可能已经在自己的手机上使用过支付宝或微信支付。根据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数据,上述两大平台在2015年三季度的用户量分别达到了2.7亿和2亿,而且数字仍在飞速增长。今年2月,手机制造商苹果发布苹果支付(Apple Pay),一头扎进风光无限好的中国手机支付市场。一个月后,其竞争对手的三星支付横空出世,而华为也宣布在不久的将来开启类似项目。甚至瑞士腕表制造商斯沃琪(Swatch)也不甘寂寞,携手中国银联和交通银行发布了安装有NFC(Near Field Communication,近距离无线通讯)芯片的支付腕表。

一些零售商也跃跃欲试,打算采用新的支付系统。快餐巨头麦当劳开始改建部分门店,安装触屏自助点餐机,这样顾客就可以直接用手机在机器上订餐并支付。一些嗅觉灵敏的农贸市场商贩也放弃了之前只收现金的陈规,开始接受手机支付。然而,新生事物总会带来一些问题,中国市场真的能支撑那么多手机支付平台吗?相较于ATM机或信用卡,手机支付安全吗?支付平台又会获取用户的哪些信息?

“这不过是一种付钱的新途径,称不上是革命性新技术。”中欧金融学教授芮萌说,“这一技术和普惠金融的关系更大。它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涉足之前从未接触的金融服务领域。很多中国人都没有银行理财账户,所以手机支付对他们来说很有用。”

中欧市场营销学教授蒋炯文对此也持相同观点。他认为多年以来中国消费者在电脑上购物时,都在使用支付宝等支付服务。现在支付平台从电脑转移到手机上,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自然的发展过程。中国在这一领域比其他国家发展得更快的原因在于,智能手机和移动网络在中国高度普及。

他也指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利用与其他消费平台的合作来吸引更多用户——例如在使用大众点评和滴滴打车时,消费者如果通过它们进行支付就能享受优惠折扣。“他们推出这样的服务是为了扩大用户群。”蒋教授解释道,“他们希望人们养成使用移动支付的习惯。和商家的合作能让消费者为了优惠折扣而放弃使用信用卡。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他们很明智,当然他们也需要提供补贴。可惜信用卡公司没法快速提供这样的折扣,最终会沦为这场游戏的输家。”

苹果支付采用了与中国竞争对手不同的技术,目前为止还无法将第三方折扣加入自己的系统。它的NFC芯片和交通卡里的芯片没什么区别——你把手机放到NFC终端付钱的过程,和你在地铁闸口刷卡付车费的过程从原理上来说是一样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有自己的软件系统,需要用户通过扫二维码来支付。阿里巴巴和腾讯因此可以获取用户及其交易细节的信息。他们将这些信息输入大数据库,而那里早已记录了用户在其他服务,如淘宝上的动态。

中欧战略学副教授陈威如解释道,苹果支付和其他使用NFC技术的平台不过就是支付工具,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则开启了一个消费入口,现在已经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平台。苹果支付或者其他NFC系统想要变成平台,就必须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但这会与他们的合作伙伴中国银联产生冲突,因为后者才是执行NFC交易的实体。

陈威如教授指出,中国的支付市场可以分为两大阶段,即决策前和决策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通过不同的APP,引导消费者在购买物品和服务的时候做出消费决策。”一旦消费者进入他们的生态系统,就没有必要考虑支付方式了,因为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的使用都被恰如其分地安插在了APP之中。“像苹果支付这样的NFC服务只能在注重提升用户体验的‘决策后’阶段加入竞争。如果两大阵营技术层面实力相当,这个市场会保持双方对峙的状态。”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另一个优势在于规模大。他们可以通过淘宝和微信来扩大用户群。在这一点上,相较于苹果支付,他们的先发优势是巨大的,并且已经积累了大量用户上网习惯的数据。通过将支付服务延伸至手机,这两大互联网巨头现在在线下也可以追踪消费者。

“他们尽其所能地收集你日常生活的信息,我认为这是很强大的方式。”蒋炯文教授说,“他们可以将这些信息和已知的你的网上消费习惯结合起来,更精确地找出你的喜好。你光顾了哪些店家,你在哪里买了面包,在哪里修了指甲,他们对这些信息都了如指掌。”

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也在将支付平台推向海外市场。微信支付目前已经进入中国香港和南非,而支付宝进入了澳洲和新西兰。蒋教授认为,目前这些行动主要是在招揽中国游客的生意。“在这个阶段,扩张更大程度上是为了让有支付宝的中国人在境外消费更便利。如果你是个新西兰人或法国人,你根本不会知道支付宝是什么。”他还指出每个国家的银行业都有不同的规章制度,这是支付服务踏上国际化旅程的一大阻碍。芮萌教授表示,消费者通常更愿意使用本国熟悉的支付系统。

在这场积累大数据的竞赛中,鉴于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监管比较宽松,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同样具备优势。蒋炯文教授提起,在最近举办的一次会议上,与会者里有一群来自西班牙的银行家。他们看到阿里巴巴旗下金融服务公司蚂蚁金服能通过搜集淘宝商家动态等细节信息来确定小额贷款用户的信用度,感到大为吃惊。

“我跟这些银行家讲述这种做法的时候,他们瞠目结舌。他们说这在西班牙是不可能的。电商网站和蚂蚁金服之类的金融机构之间的信息交换是不被允许的。这就相当于,在美国亚马逊可以将用户信息大量分享给美国银行。他们很惊讶中国政府会对这样的数据交换不予监管。”

蒋炯文教授还指出,阿里巴巴拥有的不只是电商平台,比如,他们最近就收购了中国最大的视频网站——优酷。“他们出现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迟早我们所做的每件事、进行的每笔交易,无论好的坏的,他们都会了如指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可以向销售商或制造商推荐客户,但另一方面,这些信息又是由千千万万的我们贡献的。也就是说,我们用得越多,我们给他们的信息就越多,他们的力量就越强大。这样想想就很可怕。”

在移动支付方面比较注重隐私的消费者最好使用NFC支付系统。目前为止,它们的划分还比较清晰。比如是中国银联,而不是苹果本身,在处理苹果支付的实际交易,因此也是中国银联在收集数据。你的地铁卡上的NFC芯片同苹果手机里的NFC芯片也没有关联。

如果把隐私问题暂时搁在一旁,手机交易的安全性至少与信用卡相当。芮萌教授解释说,政府部门对移动支付的交易额有所限制,这为消费者提供了一些保护,减少了可能发生的损失。蒋炯文教授也指出,手机端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使用的技术比信用卡更灵活。信用卡只是把用户信息储存在一张芯片或磁条上,无法更新,移动支付则能够通过电子传输即时更新信息,如果你遭遇偷窃,就能够更快速地修改账号密码。

鉴于这种便利,移动支付的前景一片大好。“移动银行业是目前的趋势。人们总是期望很好的用户体验,如果他们不需要开启电脑,感觉也会更好。”芮萌教授说。

尽管目前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很乐意向商家提供补贴,吸引商家使用他们的支付系统,但最终掏腰包的还是商家。“一旦你没了他们就不能生活,他们就可以从商家那里收取租金,因为那可是好几亿使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宝的人。”蒋教授说,“他们会说,如果你想和我们的顾客做生意,你就必须买广告位。就像今天信用卡公司会从商家那里收取费用那样,移动支付公司迟早也会要求商家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