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校友19000多人

    1235

万事皆可达

2016年第二期

提起万事达卡,浮现在你脑海中的是什么?是在支付时经常跃入眼帘的两个红黄相交的圆圈,是他们新近推出的支付方式“自拍付(Selfie Pay)”?还是那句隽永的广告语“万事皆可达,唯有情无价”?在1月26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大师课堂”上,我们迎来了万事达卡董事会主席理查德·海索恩斯维特(Rick Haythornthwaite),他和我们分享了万事达卡在数字化时代的创新、未来发展的蓝图以及对社会的责任感。以下内容节选自海索恩斯维特在“大师课堂”上的演讲。

身为万事达卡董事长,我的主要职责之一,是确保大家理解并拥抱当下的深刻变革,这场变革是以数字融合为征兆的。如果我们还在怀疑与新的数字时代失之交臂的后果,那么都应该回顾一个事实:2000年的世界五百强公司,现在半数以上都不复当年盛景了。

我们在支付领域看到什么?我们看到了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电子支付都在快速发展,也看到竞争机制和产业动态的转变。2006年,我刚刚担任万事达卡董事会主席时,除了贝宝(PayPal),几乎没有公司意识到电子商务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发现电子商务和移动端是重要的产品渠道,又都认为自己能在这一领域赢得胜利。
但后来人们突然发觉,这个领域并不像最初看上去那么容易应付,除非进行协同合作,否则很难有所斩获。

当业内人士发觉协同合作的重要性时,他们就要寻找安全的促进者和催化剂。非常幸运,我们作为一家网络支付公司,能够身处这个极其复杂的生态系统的中心位置,担当促进者的角色。

在塑料卡片的时代,我们是促进者;在电子和数字支付的时代,我们也以促进者的身份出现。

近年来,我们看到了虚拟交易量的急剧上升。每年都有现金交易转向电子交易,尤其是当政府意识到现金很贵,并且助长灰色经济、非法贸易和腐败行为时,越来越多的政府正大力推动现金经济向电子经济转型。

我们看到消费者的期待也在改变。不管是实体店、移动购物还是电商,人们都希望有一致、安全、智能且有保障的支付——他们依然希望使用塑料卡片。最后,我们看到监管利益在行业的许多领域都得到了强化。多年以来,跨行交换费一直是审查的对象,大家普遍觉得应该越低越好。而当费用降低后,监管方又意识到,低并不总是好的,这个领域还需要创新。如果没有资金流动,就很难有创新。

数据隐私显然成了大问题,尤其是在国内的处理。斯诺登事件发生后,一些经济体的人民对跨境数据流通更加敏感了。我们看到了针对欧洲安全港协议的监管,全球范围的数据流成了大问题,而掌握数据流并有能力分析这些数据,会为消费者带来利益。

面对外部的巨大压力,万事达卡正在专注于研究消费者的去向。我们不知道消费者会去哪里;事实上,我们作为消费者,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在这个演进当中的数字世界,我们到底想要得到什么?我们想要更简单。我们往往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但很难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现在还有种趋势,就是人们面临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许多选择。不管怎样,我们都得找到方法把它们整合起来,在摸索中弄清楚什么对消费者真正有用,然后用一种简单、安全、有保障的方式呈现出来。这是我们正在进行的新旅程,重点在于新富阶层、千禧一代和女性群体。我们正在快速创新、试错、实验并和商家合作——不仅与我们的传统客户,也和发卡银行合作。我们的工作的着眼点,是确保能够完全理解消费者现在需要什么,并让消费者探索未来的需求。

在新的移动世界,消费商品和服务的方式,付款购物的方式,以及客户和品牌的关系对我们的重要性,无疑发生了模式上的改变。我们作为一个公司,如何在移动世界与作为个人的你建立联系?一旦万事达卡进入移动环境,我们如何确保人们懂得、愿意并想要使用它?这是我们正在尝试解决的问题。这是人们的互动方式不断被技术改变的世界,互联设备层出不穷:全球有20亿部智能手机,40%的人使用互联网,其中一半网民在中国,90%的手机用户通过手机上网——这些都是近年来发生的巨变。

我们作为网络支付公司,必须努力工作才能跟上时代的巨变。我们采用的方式是,通过创新思维确保将数字支付嵌入现有的支付方式中去,并思考如何在保持核心业务完整性的同时,集中精力开拓新世界。如果你看一下盈亏账目——这正是很多公司在涉足新技术时面临的问题——会发现未来若干年,利润和损失仍将由传统业务决定。我们需要确保将利润再投资于新领域,这并不容易。事实上,我们所做的事情,基本上是在进行自我颠覆。

过去这些年,尤其是过去四五年,我们在世界各地,包括新加坡、都柏林、纽约和美国西海岸都进行了大量投资。这些地方实际上只是一些处于孵化阶段的初创企业:我们提供资金、专业知识,通过举办竞赛来测验新技术的可能性,实际上是在做很多顶级风投所做的事,但我们是在内部、在了解的领域做这件事。投资让我们看清现状,让员工们了解急速发展的现实。我们的文化就是愿意试错、愿意推动新科技、愿意和消费者一起体验,这在公司创造了令人振奋的氛围,并吸引优秀人才加入我们。

关键是这些投资要和我们的传统业务形近而意远。我们希望这个文化中最好的部分可以流回传统业务,而不是让传统业务偏离轨道。当然需要注意的是经营技巧,不要喜新厌旧,传统业务同样需要优秀人才。这是一种巧妙的平衡艺术。

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必须知道怎样推动核心业务,同时以非常可控的方式颠覆核心业务。放眼未来五到十年,我们当然希望颠覆性业务能够成为核心业务。但在此之前,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是一个不断重塑的世界,我们需要寻找不因循守旧的伙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苹果、谷歌、三星合作,也注意到Square这类的颠覆性设备公司,我们更关注有安全保障的块链技术,也在思考从新的分布式账簿那里获得帮助。我们时刻警醒着,确保自己的消费者能够在合适的时候获得并采用最新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