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校友19000多人

    1235

科思创:80岁的创业企业

2016年第三期

文/夏敏、贺炜

除非你知道科思创背后的故事,否则就难以理解为什么首席执行官唐佩德(Patrick Thomas)会把公司称为“80岁的创业企业”。实际上,这家公司颇有来历:它的前身是拜耳材料科技(BMS),属于拜耳集团。2015年9月,拜耳决定专注于生命科学业务,将公司运营的材料业务剥离出来,作为一个独立公司上市。一个月后,科思创首次公开募股,2015年取得了121亿欧元的全球销售额,令人印象深刻。

没有了强大的拜耳作为保护伞,科思创决定自行打造品牌。虽然在品牌认知度上,它尚不及拜耳,但它的创新成果在我们身边俯拾皆是。你可以在汽车内饰里看到,可以在手机、运动鞋,甚至床垫里找到。在只需太阳能就能环球飞行的飞机“阳光动力2号”舱内,装有能更好保护飞行员的隔热材料,这是科思创最知名的合作项目之一。他们还曾与阿迪达斯合作,为2014年世界杯用球布拉祖卡(Brazuca)提供材料(当时公司名称尚为BMS),近期又共同研发了2016年法国欧洲杯官方用球“法兰西之翼(Beau Jeu)”。科思创(以及拜耳)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关系密切,员工中有多位中欧校友。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科思创已将中国视为公司长期成功战略中的重要据点。

近日,科思创大中华区总裁胡迪文(Steffan Huber)接受《TheLINK》杂志独家采访,讲述了从150岁的老牌大型企业中独立出来,转变理念重新创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TheLINK》:成为一家独立的企业会面临哪些挑战?现在回顾起来,有没有哪件事让您觉得应该做不一样的决断?

那并不容易,当时团队成员情绪波动都很大。我在拜耳已经工作30年了,团队里的许多人都只为拜耳工作过,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从此不再属于拜耳”就像是离开家园一样。尤其在德国的拜耳总部,许多人都对这次离别感到悲伤,不只是科思创的员工,也包括那些留在拜耳的员工。

话虽如此,但独立的好处也显而易见。比如可以亲身体验上市,整个部门从公司脱离出来,变成独立的实体,在谁的职业生涯中都会成为亮点。我很幸运,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作用。

业务的全面“剥离”花了不少时间。当然,2014年9月消息发布时,我们已经开始了一小部分的工作。

我们必须确保公司自独立第一天起,从会计到财务再到工资单,每一样都能顺利运行。这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另外,一次友好的分离是我们最初的主要诉求之一,因为我们还是邻居,无论在德国、上海,还是世界其他地方。邻里之间应该愉快合作、互帮互助,而我们做到了。总体来说,我们是以一种协作的方式完成了过渡,拜耳和科思创的同事之间也关系和睦。我们现在还会定期交流,氛围依然融洽。这一点很重要。

说到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如果时间能稍微充裕点,我当初就会推行更多自下而上措施,让组织变得更为灵活、更富效率。作为材料产业的参与者,科思创应该在各个方面都具备竞争力,不只是质量上,在成本和总体组织结构上都应如此。

但总得来说,我想整个过程进行得非常顺利。

《TheLINK》:现在贵公司和拜耳的关系如何?科思创离开拜耳以后,表现如何?

我们的独立日是2015年9月1日。从那天起,我们基本上就一直是独立运营。我们是完全独立的法人实体。当然,拜耳还是主要股东。但是,科思创的运营完全独立于拜耳,由管理董事会这样一个全球领导力团队管理。

我们顺利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2015年科思创的业绩很让人满意,全球销售额高达121亿欧元。我们举办了首届年度股东大会,发布了第一季度财报,里面的数字展示着公司巨大的发展潜力。2016年一季度,我们在中国的核心业务增长率超过了13%。

《TheLINK》:中国市场对科思创来说有多重要?

中国是我们的一个大市场。尽管我们的总部在德国,但我们也把中国称为本土市场。在过去十年间,我们不断加深在中国的影响力。从销量上来说,中国是科思创的第二大市场。另外,我们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就是位于上海的科思创一体化基地。

过去的拜耳材料科技,现在的科思创,多年来在中国进行了大量投资,以扩大资产覆盖范围并增强创新能力。我们将继续扎根中国,甚至已将一些全球性职能转移到了中国,例如,鉴于中国对全球聚碳酸酯市场的重要性,我们将聚碳酸酯业务的总部设在上海。

当然,中国发展得非常迅速。我们许多核心业务,如信息技术、电子电气、汽车都在这里发展得如火如荼。过去有大量跨国代工企业落户中国,但现在我们发现中国本土的代工企业正不断增长。他们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的机遇。

《TheLINK》:离开拜耳以后,你们的战略有发生重大改变吗?

上市的时候,董事会强调我们会继续服务于之前已经耕耘多年的市场,所以在战略上不会动摇,会继续走之前开辟的道路。现在我们希望,作为一家独立公司,能够更加专注于业务上的需求。还在拜耳集团的时候,我们总是要和生命科学业务竞争以获取资源;而现在我们能完全根据自身需求去分配资源。当然,好处还表现在我们有了更迅速的反应时间,来灵活响应市场需求。因此,我希望在我们完全以一个新公司的身份稳定下来之后,可以从独立中获取利益和优势:更快、更灵活。

《TheLINK》:在缺少了拜耳品牌的支持后,科思创是怎么调整的?

拜耳是一个强大的全球品牌,声誉良好,顶着拜耳的头衔参加各种会议、与利益相关者会面、分发名片,总是相对容易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成立一个独立公司呢?因为这会让材料科技业务,即现在的科思创,以及目前还从属于拜耳集团的生命科学业务,都获得成长的自由。

现在我们独立了,即使失去了拜耳品牌,也还拥有很好的声誉和醒目的标识,现在轮到我们来为品牌注入新内容了。我们经验丰富,在创新上成就非凡,所销售的产品几乎都是由我们自主研发的。目前重要的是为我们“求新若渴、勇往直前、多姿多彩”的价值观注入新的意义。

我们还有全新的科思创愿景——“开创精彩世界”,我们会通过各领域的大量创新达成目标。中国乃至全球目前存在着各种问题,我们所扮演的是解决方案提供商的重要角色,例如,科思创正在为二氧化碳排放问题提供解决方案。我们围绕着可持续价值观、对环境和人负责、专注于健康与安全等建设自己的品牌。这些是我们需要传递给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强有力的价值观;但首先我们要以身作则。我们的目标是,成长为在市场上可以和拜耳比肩的强大品牌。但拜耳有着150多年的历史,而科思创还不足一岁,我们需要在这方面下更多功夫。

《TheLINK》:您认为公司的上市成功吗?有了股东之后,公司的运营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我们于2015年10月6日成功上市。当时的开盘价是26欧元,高于24欧元的发行价。之后我们的股价节节攀升(截至2016年6月8日价格上涨了近50%)。我们已被纳入德国MDAX股票指数,也被纳入了欧洲斯托克(STOXX)600及其相关行业指数,最近还跻身MSCI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这些都是国际股票市场比较重要的指数,我想可以说我们的上市非常成功。

我们一直都有股东。当我们还是拜耳材料科技时,我们的股东是拜耳集团。但现在我们和市场之间原本存在的“拜耳”缓冲带不见了。我们是独立的,直接对股东作答,而不再对拜耳董事会,我们也必须直接与金融投资者对话。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即刻得到市场反馈。如果我们在行业中表现良好,就可能会在股票价格上明确反映出来。事实上,我们的股价一直表现良好,这赋予了我们一定程度上的信心,知道投资者对我们的业绩是满意的。

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某种责任。股东需要从我们这里获得一定程度上的可预测性和稳定性。我们同样有责任(不单对董事会,也对科思创的每位员工)确定自己无论做什么,最终都会帮助创造价值。我们不仅会继续在客户和股东那里建立美誉度,也希望科思创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项有吸引力的投资。

《TheLINK》:科思创未来有什么打算?

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建立强大的品牌,让投资者信任我们的投资价值,让员工引以为豪。我们需要吸引最好的人才,而强大的品牌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这点。

我们也有许多可持续的目标,帮助我们成为一个可持续的雇主。例如,我们在减少碳排放上有着雄心勃勃的目标,致力于减少总体能源消耗,这与更智慧地利用资源这一总体趋势相一致。

就短期目标而言,我们必须实现企业收益最大化。我们在生产设备上有大量投资,所以现在需要实现增长,尽可能地获得更多收益。我们需要以最合适的方式定位自己,在几个与创新相关的关键领域取得增长。在产品、解决方案和业务模式上我们需要创新,从而找到更聪明的方式与客户、股东互动。

 

中欧校友在科思创

科思创大中华区总裁胡迪文说,这家近一岁的“老牌企业”非常希望和中欧保持密切联系,就像它属于拜耳时那样。近年来,双方都在思想交流(演讲嘉宾、学院公司顾问委员会成员)、人才分享(帮助公司解决实际问题,又帮助MBA学生收获工作经验的实习机会)和就业机会等方面有所收获。“我们青睐中欧的毕业生,因为他们很优秀。”胡迪文说,“之前在拜耳品牌下,我们双方就有过持续的合作,而现在在科思创的品牌下,合作还会继续。”

以下是《TheLINK》对两位在科思创工作的中欧校友的采访:

 

从化学工作者到创新者

林仁杰2006年从中欧EMBA课程毕业,当时他领导着科思创创新中心下的材料科技中心,即聚合物研发中心。15年前,拜耳材料科技收购了利安得(Lyondell)的业务,原本在新加坡利安得工作的他也就加入了拜耳,担任聚氨酯产品营销经理。2004年,他被调往上海,从此留在了这个城市。

“到中欧念书前,我是个专业的化学工作者,在技术管理和营销方面经验丰富。但是我知道自己要更上一层楼,就必须对商业战略和整体商业运作有全面了解,所以我选择来中欧提升自己的技能。我能参加这为期两年的学习,离不开公司的支持,而课程也让我受益匪浅。在中欧,我了解了拥有商业全局观的重要性,这对我的工作多有助益。

“科思创的目标就是开创一个精彩世界,这是我最喜欢这家公司的地方。公司对环保和安全的注重,让我印象深刻、倍受鼓舞。科思创非常强调可持续发展,这会让人类和整个地球受益——当然,我们也从中获取利益。这个关注点贯穿在我们为市场开发的产品和技术之中。

“我将科思创看作一个培养全球公民的地方。加入科思创后,我收获了跨国企业的视野;在中欧学习,我真正地理解了中国商业视角。这是我生命中的两个重大决定。”

 

校园宣讲的妙处

2006年10月,拜耳管理层的一场校园宣讲促使杨璟(MBA 2007)加入拜耳。大约十年过去了,她依然相信当初的决定是对的。杨璟一开始在拜耳供应链中心(SCC)担任项目经理,而在科思创脱离拜耳后,她成为了科思创供应链中心的负责人。说起当时紧张的面试,她记忆犹新。

“评估中心(AC)的面试持续一天,当时有六个观察者。他们都是公司的高级经理。评估中心安排得很紧凑——包括个人陈述、小组讨论,以及角色扮演——但我从中收获良多,观察者的反馈尤其让我深受启发。当时我印象很深的是拜耳(现在的科思创)在人才招聘上费了很多心思(包括高级经理的时间和精力投入、评估中心的设计和资金投入等)。在走出评估中心会议室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加入这家公司。

“我在中欧的学习教会了我如何与他人有效互动和沟通,让我学会了做结构性的全局思考,这对我胜任这份工作帮助很大。在拜耳和科思创的中欧校友通常都会定期聚餐,尤其当有新的中欧人加入的时候。每当有中欧毕业生轮岗培训到了供应链中心,我总是会对他(她)多加照顾,帮助他(她)尽快适应公司文化和价值观。在科思创工作最好的地方在于,无论是办公设施还是同事都非常好。来这里工作是个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