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善意商业

2016年第三期

文/余海涛、夏婷

 

自1987年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发表《我们共同的未来》报告以来,“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就步入了大众视野,并在近年显得越发重要。“可持续发展”是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既满足当代人需求,又不损害后代人利益的发展模式。2015年底,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1)在巴黎举行,会上达成了“将全球升温限制在1.5摄氏度之内”的历史性承诺,这标志着“可持续发展”成为了政治、商业和社会都无法回避的趋势。

在“可持续发展”趋势的推动下,“善意商业”也日趋显现,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善意商业”在帮助企业反思自身存在,培养企业心系天下的责任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并且,早有一些世界领先企业“先天下之忧而忧”,成为这条路上的先行者。例如,通用电气(GE)在2005年就提出了“绿色创想”的概念。经过十年发展,该公司所推出的绿色产品涵盖飞机、发动机、机车、清洁煤技术和水处理等多个领域。他们将盈利与节能结合起来,为全球企业提供盈利性环保解决方案。同样地,奈斯派索(Nespresso)成为了雀巢公司(Nestle)业务增长最快的事业部之一,关键就在于他们在每个咖啡产区建立农业、技术、金融和物流公司,为提高效率和当地咖啡质量提供支持。

这些知名企业为何要这样做?“善意商业”究竟能为企业带来什么?如果仅仅是出于责任和道德,以盈利为目标的企业又怎能在这条路上走得长远?事实上,很多公司已通过“善意商业”建立起自己的战略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强化品牌。让消费者,尤其是发达市场的消费者,更忠于品牌并愿意支付一定的溢价;

二、网罗人才。员工会看到自己的工作能产生更大的意义,因而对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公司更忠诚,并愿意付出更多努力;

三、提高效率。“节能减排”能为公司节约很多成本;

四、维护关系。公司为维护与利益相关方(stakeholders)的关系,为维持“社会执照(social license)”所做的战略投资,有时属于防御性质,如满足更高的政策要求,有时属于主动投资,如建设更好的社群运营环境;

五、创新。这是最重要的、最具战略性的一点,创新可以是运营管理上的,其效果与提高效率异曲同工,也可以是商业模式上的,如米其林集团(Michelin)通过“米其林解决方案(Fleet Solutions)”从一家卖轮胎的公司转变成卖里程的企业。

 

其实,“善意商业”在全球范围内都不再是新鲜概念,而能实现的方式更是多种多样。下文是中欧领导力与责任研究中心观察到的四个案例,它们从不同侧面解读了这样的理念:商业可以充满善意,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商业与社会责任息息相关。

 

陶氏:为环境做研发

陶氏(Dow)是一家多元的跨国化学公司,运用科学、技术和“人元素”的力量不断发展前行。早在1995年,陶氏就决定要在环境保护、身心健康和安全保障等方面有所建树,并计划在之后十年投资10亿美元完成这些目标。出人意料的是,这些目标不但没有增加公司负担,反而减少了成本和排放,为公司节省了超过50亿美元的开销。

到了2006年,陶氏设定了更高的目标,即“第二代可持续发展”,并开发了几个颇具开创性的产品。例如,与海尔共同开发的“魔粒洗”——一种可在洗衣过程中增强洗涤效果的微球技术,用水量较小但依然能有效去污,可循环使用并有很好的自净能力:在一台洗衣机的使用周期内,可节水约70吨,省电近1300度,减排的二氧化碳量相当于种植6棵树。再如陶氏自主研发的Omega-9健康油,2005年迄今,这种油帮助北美地区的人们减少了逾10亿磅的反式脂肪酸和饱和脂肪酸的摄入,有效降低了心脏病和Ⅱ型糖尿病的发病率。

 

玫琳凯:为支持女性而创业

1963年,一位深受性别歧视之苦的女士立志要帮助女性获得个人成长和经济成功,她从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一个狭窄的化妆品展示间起步,最终取得了商业成功,这就是玫琳凯(Mary Kay)的故事。如今玫琳凯已为逾300万人提供就业机会,其中大部分是女性。

玫琳凯还在中国成立了女性创业基金,并鼓励女性参与其文化产业项目。在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上,结合中国云南彝绣与尼泊尔羊绒面料的作品出现在主题为“遗失·重现”的跨界时装秀上。这是在尼泊尔地震一周年之际,向仍然挣扎在生存线上的灾区人民送去的祝福,而这场时装秀中的彝绣就是玫琳凯女性创业基金受益绣女的作品。

 

TFF:为商业创新做平台

TFF(Thought for Food,为食而思)是在瑞士农业公司先正达(Syngenta)内部诞生的一个创新平台,旨在汇聚全球顶级学生团队举办创业大赛,设计商业创新方案来解决“我们如何养活90亿人?”的问题。

在比赛过程中,TFF引入导师、工具等资源帮助团队进行创业实践,实现商业构想。截至2015年,TFF约成功孵化了10家农业技术型创业公司,其中“垂直农场”项目更是通过与TFF的合作进入了“产业”阶段。TFF为全球热心农业的年轻人提供了“把疯狂想法变成商业机会”的舞台,成为了创新的推动者。

今年年初,TFF转变成为一家独立的非营利基金会,为更多公司提供农业方面的新知识、新技术和与新时代对接的机会。

 

SVP:用商业思维再造社会组织

将商业思维运用到社会组织的经营和运作上,这已成为欧美日益兴起的一种创新模式,被称为公益创投(Venture Philantropy), SVP(Social Venture Partners,社会创新伙伴)就是这样一家组织。

2016年3月,来自美国波特兰的SVP负责人马克·霍洛威(Mark Holloway)在中欧分享了他在公益创投方面的实践经验。为回应当地社区的早期教育需求,SVP波特兰分部帮助社会组织(包括非营利机构和社会企业)提高能力、调度社区资源(资金、场地、人员)并构建网络型领导力。最终,他们以在早教公益机构上投入的40万美元和10000个小时撬动了来自政府、企业和个人超过380万美元的资助。

 

结语:过去不少人认为,商业是环境和社会问题的制造者,而以上几个例子则展示了善意的商业是如何帮助解决环境和社会问题的。对于这些问题,也许商业本身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因为商界是社会资源的主要拥有方(以美国为例,公司营收比政府税收多近七倍),能够调动资源解决问题,更因为成功的商业解决方式能迅速形成规模效应:公司通过售卖产品和服务为消费者解决问题,当公司实现盈利时,就能通过内外部投资推广这种解决方案。

 

关于中欧领导力与责任研究中心

培养兼具中国深度和全球广度、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领导者,这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矢志不渝的追求。中欧领导力与责任研究中心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通过研究和教学解决中国所面临的社会、环境发展问题,提高商界的可持续意识和能力,推动负责任的商业实践,帮助公司将可持续发展整合到战略当中,实现义利并创。

 

了解中心的更多信息:http://cn.ceibs.edu/leadership-and-responsibi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