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工业4.0和中国市场

2016年第三期

文/宝马大中华区业务发展副总裁贝恩德·克贝尔

本文节选自贝恩德.克贝尔(Bernd Koerber)先生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第二届欧洲论坛慕尼黑站发表的演讲。

“工业4.0”这个术语和第四次工业革命息息相关。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动力来自蒸汽机和机械化,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由亨利·福特(Henry Ford)创造的流水线生产推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当时计算机的应用让工作场所焕然一新。如今,在这三场革命的共同作用下,制造企业迎来了工业4.0的黎明。在这个时代,“智能设备”已“聪明”到几乎可以掌控企业制造和分销的机器。

如今,“工业4.0”是德国政府官方制定的高科技战略之一,也是德国政府携手私营伙伴积极追寻的目标,其目的在于“确保德国制造的未来”。

 

工业4.0对德国有多重要?

制造业依然是德国经济的支柱,2014年在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中占22%,比欧洲平均值高出约30%,比法国高一倍。制造业还吸收了17%的劳动力。同时,德国在货物和服务出口方面排名全球第三——这一成就也主要归功于制造业。随着国际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我们有必要继续保持并提升德国制造业的竞争力。

举例来说,过去20年,新兴经济体占据了制造业的最大份额。新兴经济体的制造业增值幅度从1991年的21%升至了2011年的40%。今天,德国制造业的竞争对手不仅来自亚洲(如“中国制造2025”、日本的“产业价值链主导权”),也来自美国。因此,德国需要找出方法来保持其在制造业上的国际竞争力。

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CG)所做的一项研究,未来十年,“工业4.0”将帮助德国将生产力提升5-8%(材料成本考虑在内),GDP也将因此增长约1%。制造商需要将销售额中的1-1.5%用于投资发展,毕竟能源效率和可持续发展是“工业4.0”的关键特征。到2035年,德国60%的电力有望由可再生能源生产。“工业4.0”能提高能源供应的安全性,解决工业对环境造成的威胁。

“工业4.0”也是应对目前人口挑战的战略之一。在德国,人口挑战主要表现在低出生率和人口规模的缩小。到2060年,德国人口会减少到6500-7000万,大约比2014年少16%。“工业4.0”可以将产业工人从机械的工作任务中解放出来,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投身创新、增值的工业活动中,也会让年长的工人得以延长工作年限,拥有更持久的生产能力。

此外,“工业4.0”借助高度灵活的大规模生产,不需牺牲品质,也能满足新一代客户对个性化产品的需求。

 

德国工业4.0对中国的重要性

从数量上看,中国是制造业增值第一大国;其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比31%,比德国高出九个百分点。从质量上看,中国的目标是从“中国制造”转型为“中国创造”,实现产业结构升级。中国在制造业上所面临的挑战不只来自发展中国家,也来自发达国家。随着社会老龄化日益加剧,中国也面临人口结构的改变。中国超过60岁的老年人在2014年已经超过了两亿。和德国一样,资源的有效利用和能源的保障供给对中国来说至关重要。同时,中国需要通过提高生产力来克服挑战,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

“中国制造2025”和“工业4.0”可谓遥相呼应。和德国概念类似,中国也在强调将信息技术应用到工业生产中。李克强总理在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的正是升级中国的工业和技术水平。中国除推行这一战略外,还在创新、智能技术、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的基础上同步实行“互联网+”战略。在此之后,信息化和工业化会统一起来,而中国会重点发展十个具体领域,其中包括信息技术、新材料和农业机械。

 

对中德合作的影响

“工业4.0”的概念源于德国,其目的是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全球市场中保持德国制造的竞争力,并解决德国人口结构改变的问题。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制造业,但在产品品质和竞争力上还需要提升,并且也和德国面临着类似的挑战——如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剧。“中国制造2025”和“工业4.0”这样的国际趋势有着许多呼应之处。中德在先进制造业这一战略领域有着巨大的合作潜力。宝马渴望和中国同行交流关于“工业4.0”的看法,并会继续在中国不断努力,在汽车行业实现“中国制造2025”的愿景。

 

工业4.0,你准备好了吗?

“工业4.0”目前更多是愿景而非现实,但它的影响可能是深远的。随着人们想出越来越多的创新方式,这一概念也会不断发展。推行“工业4.0”所需要的大部分技术和工艺都是现成的,如无线电、传感器和可用于资产追踪的GPS模块。

传感器会应用在制造的每个阶段,不仅提供原始数据,也提供控制系统所需要的反馈。工业控

制系统会变得远比现在复杂并分布广泛,使得灵活、精细的过程控制成为可能。可编程逻辑的重要性将日渐凸显,因其可以帮助控制系统预测需要不断对之做出反应的环境变化。智能、互联嵌入式的设备会出现在每个地方,而设计这些设备并为其编程的工作会变得越来越具有挑战性,同时也会有越来越丰厚的回报。

之前的工业革命并不是在一夕之间完成的,在发生之时也没有人将它们视为革命。对“工业4.0”来说,它可能被也可能不被视为一场革命——而更可能是一次进化。

无论是革命还是进化,大幅度提升效率总是工业生产的题中应有之意。重要的是时刻对创新发展保持关注,当然还要参与其中,促成这样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