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校友19000多人

    1235

中国的银行为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准备了吗?

2016年第三期

葛利·格里姆斯通爵士(Sir Gerry Grimstone)
标准人寿董事会主席
巴克莱银行董事会副主席

展望未来,不难看出为什么英国政府、英国金融城、以及我这样的资深从业者越来越强调中国的重要性。我们预计未来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伦敦要把自己定位成中国的国际中介和人民币国际离岸中心,这非常非常重要。

这样看来,英国政府最高层对此的高度关注绝非偶然,显然,这对中国政府同样重要,因为这对双方都有极大的好处。

有一天,人民币将不仅仅是排名前五的全球性货币,也会成为世界通用的三种货币之一,与美元、欧元平起平坐。
当前,伦敦处理了一半以上的全球离岸人民币交易。伦敦在人民币市场上的地位要比其他人民币交易中心加在一起还要重要,中国工商银行也在其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样发展下去意味着什么?我认为,人民币全球化和国际化的意义目前被中国各大银行低估了。

到了2049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00周年时,我预计中国银行会跻身全球化银行之列。这些银行不仅在中国的规模很大,全球地位也很突出。考虑到欧洲银行正在从全球业务中撤退,例如由我担任董事局副主席的巴克莱银行,这显然会有利于中国的银行开展全球业务。巴克莱银行正在从26个国家的业务中退出,我们在这些国家已经经营多年,我预计留下的真空最终将被中国的银行填补,其中的驱动力就是人民币国际化。

那么中国的银行怎样做才能抓住人民币国际化所带来的巨大机遇呢?我想,首先就像刚才我们听到的,中国的银行应该更加市场化。在履行国家赋予的职责的同时(这些职责对国家来说非常重要),他们必须更加透明化,同时也谨慎地将其作为一个独立部分来运作,而不是把这些职责与日常商业运营混在一起。

银行的风险管理框架必须提高到国际标准,这将使银行有能力管理更大的风险。当前,我们看到中国的银行并不像预计那样承担很大的风险,当然这和它们的现状和地位有关。我觉得这基本上是因为它们的全球风险管理系统还没有充分发展起来。到2049年,我确信这些银行的最高管理层依然会是中国人,他们会花时间在海外工作、生活,因此,中国的银行领导层将具备国际化专业水平。

他们将更有信心在国际化业务中雇佣当地人才。欧美银行在这方面一直都信心十足,能够聘用非核心国家的人才担任最高管理层。我认为中国最终也会走这样的道路。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懂得怎样留住外籍员工,怎样激励他们进步——这些都不容易。我确信中国的银行会成为资本市场上的重要玩家,不仅是在中国相关业务中,在全球业务上也会如此。我认为他们会发展出更杰出的咨询能力,帮助中国公司走向全球。

中国的银行几乎一定会在伦敦经营全球业务。欧美银行都在伦敦开展国际业务,这绝非偶然。十到二十年后,我预计中国各大银行会在伦敦开展国际业务。我们作为对人民币业务很感兴趣的欧洲银行,当然会很兴奋,也会从中分一杯羹。但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期待着和中国大银行合作,要和他们一起做业务才行。

因此我认为,中英关系的黄金十年将为双方带来巨大机遇。我认为这对伦敦来说是极大利好,对纽约和香港则不利。我认为伦敦最终将成为人民币业务的离岸金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