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崇勇(EMBA2007):现在为VR设计未来,就像为一岁婴儿选职业,操之过急

人类只能创造未来,无法设计未来。对于VR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现阶段就要设计VR的未来,就好比急着要决定一个一岁大的婴儿,他未来是要做医生还是科学家?时机不对。

用什么态度来面对VR才是相对理性而智慧的?创业者如何保存实力、红海求生?校友郑崇勇(EMBA2007)前不久在中欧华南“专业之光”活动上的分享值得我们每个人参考。

VR究竟是什么?

现在大家都在说VR时代到来了,它是下一代的互联网,而我们称之为VR纪元。纪元是什么?就像我们熟悉的寒武纪、侏罗纪、白垩纪之类,它是一个几百万年、几千万年的概念,它对整个人类社会的影响程度之大、时间之久,比人们想象得到的更强烈。所以说,我们所认为的VR,它足以开创一个新的纪元,而不仅仅是一个新的时代。

《道德经》里说:“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对于这句话,各人理解皆不同,我尝试着从虚拟和现实的关系角度去理解——现实为有,虚拟为无。而现实和虚拟之间存在何种关系?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人,看得到的是人这个实体,看不到的是人的背后,包括人脉、资源、家庭和所有关系,这些无形的东西其实更能说明这个人。这个世界总是在“有”和“无”之间来回运动,换句话说,就是在现实和虚拟间交互。

正如麦克卢汉所提出的“媒介即讯息”理论,他认为一切媒介就是人体的延伸,一种新媒介的出现总是意味着人的能力获得一次新的延伸,从而总会带来传播内容的变化。VR也是一种媒介,它能让你看到并没有实体存在的内容,现阶段来说,它更多的是人类视觉器官的一种延伸,个人视觉的边界得到了无限扩展。

而事实上,人类边界的终极拓展最终会落实到人工智能,除了视觉、听觉、嗅觉等一切感官连同人类的大脑甚至是思维能力都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拓展到整个世界。未来究竟是什么模样?个人的自我边界在哪里? 

站在VR元年如何正确看待VR?

让我们回想一下,当电被发明出来以后,有人在英国伦敦开了一个体验馆,在里面人们能体验到静电感应,看羽毛如何被吸引得飘起来的过程,一英镑的价格体验一次,这就是电的第一个商业模式。那时候你如果问他电的商业模式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他肯定无法回答你。因为他想象不到未来电能被如何应用,他也不可能想象到电灯、电脑甚至是手机。

同样的,早在1995年互联网诞生之际,你能想象出互联网的未来吗?你能如我们今天看到的那样预言到电商、O2O、社交媒体、平台等一系列由互联网引发的新生事物吗?如果当时就让你设计出一个能决定未来的商业模式,这可能吗?

有了这个层面的认识,我们意识到现在,站在VR元年这个时间节点上来看VR,想象VR未来的商业模式,就好像当年在伦敦的那个电的体验馆里自问,这是不是就是电的未来,时机未到,言之尚早。VR的未来充满了未知未明、不可预测。

现阶段,针对VR的各种创造,无论是创业、做项目还是制定商业模式,我们都要心怀谦卑,去跟随。跟随并非不创造,而是指去感受这个世界发生的变化,回顾历史,去探知技术的变迁,去感受人们的反应,而不是凭着个人的主观意愿或基于个人的欲望去为VR设计所谓的商业模式、去规划商业的未来。

VR现阶段的众生相

自从2014年7月Facebook宣布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culus之后,业界对于虚拟现实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逐步增加,大家对VR产业的热情逐步高涨。我们观察到,敏锐的创业者早已在进行布局,在硬件和软件方面进行各种尝试。从我接触的圈子来说,真正的参与者本身对VR很狂热也很看好,自己也有一些项目在操作,他们的团队往往具备很强的行业资源整合能力。

相比创业者的热情,投资者在早期阶段对VR持观望的态度。这一点不难理解,我们认为现阶段好的投资者是拥有复合身份的,他是资源整合者、是行业专家,甚至是创业者本身,这样的投资者方能全情投入;如果纯粹作为投资人,面对未明前景,很有可能就不愿意出手了。

紧接着有趣的情况发生了,对于VR投注最大热情的是政府部门。根据我的观察,前前后后十几个政府产业基地以及发改委等政府部门都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政策的推出、成本的投入、愿景的构想,这方面的热情是前所未有的。我从福建来,我亲身体验到福建政府对VR的欣喜若狂,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多方媒体参与,甚至造成全民VR狂欢的景象。

属于VR的注意力经济

不难发现,现阶段人们对VR本身的关注远远超过对VR技术的关注,VR的未来将如何发展,它的技术和应用将走向何方,目前尚处在探索阶段,将来会经历无数的迭代和变化。而对于VR本身的这种关注会长期存在,这里头蕴含着商机,这就是属于VR早期阶段的注意力经济。它是一种对人们注意力的吸引,全民VR的时代,事实上是属于VR的注意力经济时代。

这个阶段,提供VR的线下体验不失为迅速获得注意力的一种捷径,就好像在电刚刚被发明出来的时候,电的体验馆应运而生,如今全国的VR体验馆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体验馆是一种比较简单粗暴的变现模式。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们发现VR体验馆并不怎么赚钱。体验馆的优点是可以迅速吸引顾客的好奇心,吸引人流;问题在于它无法吸引重复消费的人流。品质不高、内容匮乏、设备换代周期短、投入较大、变现很慢,以上种种问题造成体验馆基本都无法盈利的困境。

针对VR早期的技术现状、成果与机会呈现碎片化的特点,我们需要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项目团队既要具备较强的行业资源的整合能力,同时也要有发现、孵化和投资项目的能力,这是我们佳视现在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面对VR产业的发展,佳视的观点是:“以VR内容制作输出为核心,整合软硬件集成资源,提供各行业的内容应用,是当下及未来的确定性机遇”。

以地产行业来说,佳视在房地产领域做了十几年虚拟科技服务,积累了大量的应用案例、行业资源及长期合作客户,VR虚拟样板房的应用大大降低了地产营销的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以“注意力+体验式”为主打的整合解决方案,在VR与AR的作用下,直击传统地产营销模式中的痛点。

现阶段,戴上头盔才能进入VR世界限制了参与人数,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让更多的人直接参与进来,让大家直接在虚拟环境中进行互动和社交。举个例子,我们的AR虚拟沙盘产品就能满足让更多人参与、体验、探讨和参数共享。

另一条突破的路径在于线下体验。我们也做线下体验,但我们把它作为人流的加速器,真正的变现方式另取。线下体验的商业模式的本质在于,如果你把它当作一个收费的机器或者游戏,那么就很难设计出有推广力度的模式。我们把VR当作一种渠道,甚至是一种媒介,通过VR体验所沉淀下来渠道、品牌、IP以及用户才是最有价值的。

以教育行业来说,我们在这一领域同样也有布局——“哈噜星球”品牌集科技娱乐和亲子科普于一体,是一个VR综合乐园。

从以输出内容为主到构建行业平台,我们的目标始终是“活在当下,剑指未来”。

你无法设计VR的未来,但你可以……

如果用一句话来说明AR和VR的特点,在我看来,AR具有更多的社交属性,能跟现实结合,会在很多行业上得到广泛应用,具有工具属性;VR更多的是个人沉浸式的,具有更多的娱乐属性。

各种行业的应用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每一个应用发展的投入都是巨大的。国人强烈的竞争意识导致大家习惯于马不停蹄地占位,生怕行动晚了机会就会给别人抢先。心怀谦卑地去跟随大势,去感知变化,要知道未来是被创造出来的,不是设计出来的。人类没有能力去设计未来。

VR在内容创作上更新很快,新型的团队会不断涌现,而其在技术的迭代上更为迅猛,未来很难预测。所以,现阶段我们能做的是在VR应用上打响品牌知名度,在每个受众心里形成先入为主的概念,用品牌影响力通往人们的内心,这才是恒久而有价值的;此外,要关注变现能力。电和互联网的历史告诉我们,拥有变现能力和生存能力就拥有把握机会的能力。

现在,中小创业者在硬件领域VR的投资机会可能不是很多了,因为大的投资机会都被大厂商占据,我们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软性的事物上。根据VR的发展阶段设计商业模式,现在的关键是要存活下来,在应用中寻找机会,然后去培育一些能够站得住脚的产品做下去。在这一过程中会,你会发现资源越来越多,品牌越来越有名,机会也层出不穷。

我们做事的理念是“变与不变”结合,在运动中灵活布局。我们密切关注技术、内容和市场的变化,根据大环境来决定现阶段的策略,这是“变”;而必须拥有变现能力,要占有品牌和渠道的长期价值这两点是“不变”。不断地去扩大“有”的部分,去围合“无”的空间,这是我们始终在坚持的事情。

本文整编自郑崇勇校友在中欧华南专业之光活动上的主题演讲,已经本人确认。中欧华南(微信号ceibssz)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