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校友19000多人

    1235

洪少雷:创业者、投资人、中欧MBA

2016年第四期

文/夏敏

从某种意义上说,洪少雷在中欧MBA学业的启航是一圈旅行之后回到了原点。中欧上海校园所处的浦东金桥地区,是他最初创业的地方,他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他曾是北方传媒的创始人之一,那是一家主营视频业务的公司,位于红枫路附近的工业园区内。他记得创业之时,他和合伙人对公司战略成竹在胸,自信不会失败。

但失败还是不期而至。

公司的商业计划看似无懈可击。北方传媒很幸运,拥有向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提供付费观看内容的资格——获得这一执照的公司屈指可数。他们将流行视频剪成短片,提供给手机用户。这项业务最大的好处在于,用户想看视频,就要提前向电信公司付费(当时类似的服务可没这个条件)。自2012年运营以来,这项业务就成了公司稳定的收入来源。“当时我们觉得这个商业模式很好,因为有政府作为保障。”洪少雷的英语中带着伦敦腔,这是他多年前出国留学时练成的。公司初创阶段只有10个员工,一个月赚10万元左右。在鼎盛时期,员工达到30名,大部分人都负责编辑视频内容,公司每月入账近100万元。

但不完善的监管制度还是让一些知名企业进入了这个明显有利可图的市场,对手的强大让北方传媒难以招架。“一开始,我们觉得自己的定位很好。不过,我们也是市场经济下的一家企业,因为商业模式还不够灵活,最终不得不出局。”洪少雷说。他是个市场经济的坚定信仰者。当其他合伙人还翘首期盼保护他们市场份额的法规能最终推行时,他就已经意识到公司应该进行战略改革了。他一开始在公司的职责是偏运营的,负责内容选择、市场营销和融资等,不过很快就发现他的融资只能勉强维系北方传媒的生存。“生意每况愈下,我们还在靠它吃饭。”他回忆道。

接着,就发生了一件完全意料之外的事。

他曾经前去融资的一家风投机构向他提供了一个管理岗位,但他为此必须回到自己的家乡——沈阳。沈阳的生活节奏比他越来越喜爱的上海慢许多。家乡生活是美好的,但四年之后,他开始渴望更有激情的生活。在31岁生日当天,他做了个决定,来读MBA,并且必须在上海读。他曾经的生活比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还要精彩。怀着成为歌词作者的梦想,他花了大约一年时间发掘自己的音乐才能,试图进入这个行当,并最终和华纳音乐签约,成为了其门下的词作者,但从来没有卖出过一首歌。这让他明白歌词作者不是他的归宿。他在国外接受教育,在国内创业,当过风险投资人。所有这些经历都给他上了同一堂课:梦想是好的,但是你也需要现实一点,以谋求生存。他还有两样优势,那就是明白无误地知道一个创业者为了资金寝食难安的样子,和一个投资人为了寻找投资项目而绞尽脑汁的样子。

他说两者各有利弊。风投人看得到全局,有机会了解新公司和新行业,还能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另一方面,他认为,风投人花了60%的时间在说话,真正做事的都是创业者。“从我的风投经历来看,我们不会在一个实体行业里执行什么,只是观察和分析。这是我们的主要工作。”他说。不过他也承认,风投基金的注资和信任票对一家创业企业的成功有着莫大影响。

在他中欧MBA生活的前几个星期,一项性格测试让他看到了未来的一种可能。测试结果显示,或许创业和风投都不是他的最佳选择,他在“新产品开发所需技能”这一项上得分很高,其次是风险投资人,得分最低的则是创业。他觉得从中欧毕业后他会再次尝试做个风险投资人。“我会尽力寻找专注于传媒娱乐这块的风投机构的工作机会,这会是我毕业以后的重点。”他说,“最终我会加入一家我热爱的公司,这大概就是我目前的计划。”

中国、上海和中欧在他的未来规划里占了很大一部分。他在英国读的高中,在美国住过一段时间,然后又回到英国,现在他想留在中国。“我想过去国外念MBA,但我已经知道国外是什么样子,如果你留学,回国以后,就必须花上至少两年时间重建人脉。我想要站在宇宙的中心。在上海,你可以亲眼见证中国的发展。”他坦率地说,他在金融界有一些有影响力的朋友,他们也支持他选择上海,剩下的问题就是选学校了。“我选择中欧是因为给我建议的人都说我应该去一所有国际环境的商学院,目前我很满意自己的选择。”在他眼里,中欧相对年轻,充满活力,同时具有创业精神,这些都是他需要的。“在中欧你可以感受到某种能量,你可以感受到她张开双臂欢迎你,那是一种非常积极的能量。我庆幸自己身处于这个充满创业精神的环境。”他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