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杨雪:在失败中学习

2016年第四期

文/夏敏

杨雪长着一张中国人的面孔,做起生意来却像个外国人。结果呢,在一次失败的创业经历之后,她怀着研究中国市场的决心,打算东山再起。

她拥有十年欧洲市场经验,坚信一旦加上中国的知识和经验,她将在商界大展身手,还能有机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灾难性的开端

杨雪一直想帮助别人,这也是她选择到瑞典皇家理工学院学习工程学的原因。“我坚信,技术能让这个世界更加宜居。”她说。那是一个夏日午后MBA课间休息时,她站在中欧上海校园一个阳光和煦、清风徐来的阳台上说。

但她很快就意识到,单靠技术是不够的。

2007年从瑞典皇家理工学院毕业后,杨雪在爱立信总部找到了一份工作,这给了她很多机会在发展中国家从事与企业社会责任相关的工作。作为爱立信志愿团队一员,她意识到,只有当人们具备了坚实的教育背景,才能充分利用现有的高科技资源。“我看到了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教育水平的巨大鸿沟,意识到单靠技术是不够的。”她说。她决定建一座桥梁,帮助聪明却缺乏资源的学生接触高质量的海外教育。“我最初的想法是帮助那些懂技术的年轻新星接受一流教育,尤其是那些缺乏资源的人。”她说。她利用欧洲的漫长暑假进行市场调研,参加教育相关论坛,并在中国寻找商业伙伴。2014年底,她感觉万事俱备,于是辞掉了在爱立信薪水丰厚的工作,投身成为社会创业者。

这简直是场灾难。

“我在瑞典十年了,之前从来没在中国工作过,不了解这里的市场,也没有人脉关系。”她解释道,“也许是我交流和思考的方式不太符合中国商业社会的现状。”习惯了瑞典人的工作道德和劳动法,面对中国员工的跳槽,她一头雾水。她不得不认识到,在中国,合同只是伙伴关系的开端,她还需要在对方提出新条件时,不断与之商榷。

 “我的合伙人和其他同事总说我天真幼稚,开始还有点可爱的意思,但后来他们觉得,‘好吧,这不只是天真幼稚,这简直是愚蠢。’我处在一个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商业环境中!”她说。

最终,一个重大分歧导致杨雪离开了她联合创立的公司。她的初衷是创立一个C2C平台,实现费用低廉的海外留学。对于目标市场她有着清晰概念: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但是看到相关市场领域的利益之后,她的合伙人将业务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去探索高中教育市场即将到来的繁荣。“大部分能到海外读高中的学生,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帮助,他们可以付钱给市场上的其他公司获得此类服务。”杨雪解释了她反对这个战略变化的原因。但她的合伙人认为最好能先拓展客户群,让公司获得发展,再看看能不能帮助需要帮助人。这个小公司并没有足够资源同时开展两方面业务,他们必须做出选择。于是,在关于公司未来布局的决策中,杨雪出局了。

在失败中学会谦卑

这段经历让她学会了谦虚。她意识到,虽然她天生是中国人,但关于在中国做生意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我最后悔的不是选错合伙人,而是做事情的顺序错了,我应该先学着了解中国市场,再开展业务。”她惆怅地说,“我在中国长大,说中文,人们也当我是中国人,觉得我行事的方式和他们一样。所以他们对我的行为感到困惑,觉得我要么太愚蠢,要么就是故意捣蛋。”

现在,她希望在中欧MBA的学习能让她具备足够的技能进行下一场创业冒险。她依然想在教育领域有所作为,仍会主要集中于企业社会责任这块,最好还能用上她的工程技术。“我花了十年时间去了解欧洲人怎么做生意。在中欧的帮助下,五年时间足够让我学会怎样在中国做好生意。”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