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79
  • 879
  • 879
2020年 11月13日

社保“第六险”试点扩容,养老产业未来十年将迎来爆发?

随着人口老龄化日益加剧,越来越多的长者面临着空巢、失能,甚至无人照看的困境。为了让每一位老年人都“老有所养”,国家已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作为一项重大国家战略。9月16日,国家医保局会同财政部印发了《关于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将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城市扩围至49个。在养老行业深耕7年的王振涛校友(中欧HEMBA2020)对此感触颇深,他认为,被称为社保“第六险”的长护险将会为养老行业提供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而更多的中国家庭也将因此受益。
 
社保“第六险”,可持续的养老模式
 
2015年,当时身为中欧AMP(总经理课程)2008级校友的他就曾向我们讲述过他的二次创业,那时颐家还是一个刚满一岁半的新生儿。
 
“在那次采访中,我提出创业最大的挑战是探索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时隔5年,已是中欧卓越服务EMBA(HEMBA)2020级同学的王振涛,依旧对那次交谈记忆犹新,“当时的大背景是养老市场缺乏能够被广泛接受的、可复制的支付模式。”
 
一年之后,这一问题就有了解决方案。2016年,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在青岛、上海等15个城市开展长期护理保险试点。长护险又被称为社保“第六险”,主要是为被保险人在丧失日常生活能力、年老患病或身故时,提供护理保障和经济补偿。
 
以上海为例,根据失能程度等级不同,失能老人每周可获得3到7小时的服务,自己只需掏10%的费用,其余90%由长护险基金支付。截至今年6月,上海市长护险定点护理服务机构已达1173家,长护险试点共服务失能老人39.1万。
 
其实,长护险并非中国独创。大约20年前,美国、德国、法国等就相继开始实施,其中美国的长护险已占美国人寿保险市场份额的30%,“日本和德国也在实施长护险后,激活了养老市场,整个行业得到快速发展”。
 
“在长护险推出后,养老市场不可持续的问题得到了较大改观。尤其是在上海,居家护理领域已经出现了一些规模化企业,它们已能实现一定的盈利。”
 
颐家就是其中的典型:成立7年,这家养老机构已实现整体收入过亿、净利润为正,员工队伍也增长到约1500 人,整体人员流失率低于5%。此外,颐家还成为国内首家通过JCI(国际医疗卫生机构认证联合委员会)认证的护理机构,以及国内首家认知症社区居家照护团体标准的制定者。
 
人口老龄化,二次创业的新机遇
 
在创办颐家之前,王振涛已在医疗行业深耕近十年。2004年,他创立了一家以生产销售医用敷料用品为主的公司,其中90%以上的产品销往日本,年销售额稳定在1亿元左右。但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他开始萌生转型的想法。
 
一年之后,王振涛看到了国内消费升级的趋势,再加上此前的客户主要集中在日本的综合医院、康复医院和介护型养老院,这令他很快选定了二次创业的方向,“我对日本的养老服务印象深刻。那时我就想,在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的中国,创立一家养老服务企业或许会是不错的转型机会。”
 
当时,王振涛正在中欧就读总经理课程(AMP)。通过理论学习,他深知做决策不能只拍脑袋,更重要的是进行可行性分析。为此,王振涛请上海某高校做了一份可行性调研报告,并进行了长达两年的市场调研。
 
最初的调研重点为高端养老服务。在王振涛看来,虽然调研结果显示可行,但如果只服务一两百个老人,社会价值并不大,“我们更想做那种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价值的事”。
 
从最终的调研结果来看,在上海“9073”(即90%享受居家照护服务,7%享受社区照护服务,3%享受机构照护服务)的养老格局中,主角已经不是传统概念中的养老院,而是带有医养结合和健康照护性质的社区居家养老。
 
王振涛也一直在留意国内政策的变化。2013年,国家和上海市政府积极推动社区居家养老,相关政策密集出台,他感觉二次创业的时机已经成熟——在这个被行业公认为“中国养老元年”的年份,颐家(上海)医疗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了。
 
“这是民生,是刚需,不能停”
 
当我们走进位于上海长宁区江苏路街道的颐家社区嵌入式养老服务综合体时,一群长者正在护理人员的指导下做康复训练。他们坐在桌旁,认真摆弄着手里的训练工具,脸上洋溢着笑容;而在不远处的多功能区,一位老人戴着科技感十足的VR眼镜,正模拟着如何购物和搭乘地铁……
 
“为了让有认知障碍的老年人避免与社会脱节,我们专门营造出现实生活中的场景。像这个VR系统就是我们与上海某高校合作,围绕银行、菜场、地铁三个场景,针对认知症而研发的一套虚拟系统。”一位颐家的员工介绍道。
 
嵌入式养老服务综合体是社区居家照护服务的枢纽,在满足综合体服务的同时,向社区范围内失能、失智的老年人提供专业的短托、临托养老服务。此外,颐家还运营有养老院、24 小时长者照护之家、8 小时日间照护中心、康复中心、特色中医诊所、社区护理站等50多家设施,并在上海、广州、成都开展业务,实现跨地域复制。
 
身为上海长宁区十四届政协委员,王振涛深知自己所从事的养老事业所肩负的责任,“有些行业是自带使命感的,慢慢就做成了社会企业。在颐家的理念里,社会价值要高于商业价值。优质优价地解决中国家庭中老有所养的问题,就是我们最大的社会价值。”
 
正是这份责任感,王振涛和他的员工在今年疫情爆发时选择坚守岗位。由于颐家的服务对象很多是独居的高龄老人,王振涛团队不仅要为他们提供应有的服务,还要帮他们消毒并提供口罩,同时还要做好一线服务人员的防护工作。
 
“我从大年初三就开始抗疫工作了,压力很大,直到5月才松了口气。”王振涛说,“养护工作是民生,是刚需,一刻也不能停,所以我们一年365天也停不了。” 
 
好的服务,源自对人性的把控
 
2019年,颐家服务的老人数量接近2万,而服务人次在250万次左右。达到这样的体量并不容易,要知道上海一家大型的三甲医院年门诊量也不过200多万人次。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说明了国内市场对于养老服务的巨大需求。
 
截至2019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2.54亿,失能、半失能人口已超过4000万。预计到2050年前后,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87亿,占全国总人口的34.9%,也就是说,每三个人当中就有一位是老年人。但现实问题是,许多老年人不愿意也不放心进入养老机构,这也导致了很多悲剧的发生。
 
“我觉得最难的是劝说父母来这里进行康复训练。”在采访过程中,一位前来颐家咨询的中年人道出了她的无奈,“他们自尊心很强,不能当着他们的面提起这些话题。”
 
“健康养护每一个中国家庭”是王振涛为颐家定下的使命,他认为自己的企业与每一个家庭实际上是互惠互利的关系,而彼此信任则是一切的基础。
 
2016年,一位颐家工作人员接到了家住江苏路社区的蒋伯伯的电话。这位护士察觉情况危急,便赶赴这位高龄独居老人的家中,将他送入华山医院治疗。后来救治的医生透露,如果再晚一点,蒋伯伯很可能会因为心脏问题发生不测,而他的女儿还远在香港……
 
当时在医院陪同的王振涛被深深地触动,“这位老人一直紧紧地握着我们护士的手,我想在那个时候,他的女儿不在身边,护士对他来讲就是最大的精神寄托,也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王振涛从这件事中感悟到,老年人的需要其实很简单——专业的服务、亲情的陪伴,以及紧急情况下的帮助。而好的服务,最终是对人性的把控,“所以,颐家一直通过服务创新和高效执行,来满足老年人人性的基本需求,这就是专业”。
 
科技助力,“夕阳”行业将迎来爆发
 
虽然颐家成立于2013年,但业务到2017年才起步。那一年,颐家获得了华润健康集团的PreA轮战略投资,随后企业的发展步入了“快车道”,并在2019年获得了中国人民保险(PICC)的A轮战略投资,实现了在上海和广州两地的整体盈利,初步探索出了本土化的居家养老商业模式。
 
尽管一切进展顺利,但王振涛依然对养老行业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认为依靠政策型长护险的养老市场有天花板,颐家需要跑出第二增长曲线——一方面要踩准政策的节奏,稳步开拓外地市场;另一方面要积极探索商业保险以及自费的业务模式。
 
“只有这两条路都成功了,商业模式才是可持续的。下一阶段,我们要依托但不依赖长护险,在‘服务+保险’、‘服务+科技’的基础上进行商业模式的迭代创新。”
 
科技是助力养老产业发展的关键。习近平总书记在上个月的科学家座谈会上指出,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人民对健康生活的要求不断提升,生物医药、医疗设备等领域科技发展滞后问题日益突显,“为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必须推出更多涉及民生的科技成果”。
 
实际上,颐家早在2018年就开始摸索科技创新。当时,为了解决居家服务中服务不规范、不可追溯等“黑匣子”问题,颐家投入上千万元,用两年的时间开发出一套人工智能语音识别技术,用声纹识别来对一对一居家养老服务进行监管。
 
在王振涛看来,养老行业将在未来十年进入爆发期。这十年,我国的老年人口将突破4亿,老龄化已成为不可逆的大趋势,“在推出长期护理保险的基础上,再配合商业保险和自费等形式,可以起到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这是养老行业未来发展的基本面”。
 
供稿: 
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