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85个国家的校友20,000多人

    1235

老爸评测:一场源自父爱的坚守

2018年一、二期(合刊)

文/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副教授庄汉盟、案例研究员赵丽缦、研究助理孙鹤鸣

 

2015年,魏文锋正踌躇满志地想把自己创办的一家主要从事化学品安全和毒理风险评估服务的公司做成营收上亿的大企业。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的事业轨迹竟然被女儿的一张包书皮改写了。

春季入学的前几天,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请魏文锋帮她包书。做了16年产品检测和化学品安全评估工作的魏文锋,被包书皮刺鼻的气味震住了,直觉告诉他,这包书皮肯定有问题。他又从女儿常去的文具店买来7款畅销的包书皮,结果令他揪心:市面上的这些包书皮绝大多数是没有标注用料成分、生产厂家、地址和联系方式的“三无”产品。

魏文锋自掏腰包支付了9500元检测费,将7款包书皮送到江苏省泰州市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结果显示,7款包书皮都含有大量的多环芳烃(PAHs)和邻苯(DEHP),前者是化学致癌物,后者则会干扰内分泌,具有生殖毒性。

想到数以万计的中小学生可能都在使用这种存在安全隐患的包书皮,魏文锋坐不住了。他开始通过发微博、向有关部门打电话的形式反映问题,甚至通过微信公众号向全国家长宣布检测结果,并写了一篇有关毒包书皮的文章,在舆论助推下,文章关注度迅速飙升,造就了一场基于网络的全民大讨论。

2015年6月,他自筹资金组建评测团队,以普通家长的名义发起“老爸评测”,并注册了相关品牌标识,决定与“有毒的包书皮”死磕到底。

被爱的力量推动前行

为了吸引社会对类似问题的重视,魏文锋个人投入约10万元拍摄了一部关于检测毒包书皮的纪录片,得到了CCTV、人民日报等媒体的转发和报道,视频播放量累计超过了百万次。魏文锋被粉丝亲切地称为“魏老爸”,得到了上万名家长的支持。

借着这股力量,魏文锋和他的团队建立了十多个家长微信群。魏文锋还积极邀请政府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进入微信群,共同商讨如何改进产品标准。在群里,一位杭州妈妈焦急询问,“毒包书皮不能用了,但书还要包,怎么办?”

“是啊,我们不能只提出问题,不解决问题。”为了给家长们找到一款放心的包书皮,魏文锋开始走访包书皮厂商,通过对比,他锁定了一家位于上海的文具生产商,向厂长表示想定制一批用食品安全级原料生产的包书皮。考虑到成本太高,厂长并没有接受魏文锋的提议。后来,魏文锋了解到厂长的儿子正在读幼儿园,在第二次走访时他问厂长,“你儿子很快就要读小学了,难道你愿意也让他天天用有毒的包书皮吗?”厂长被这番话所触动,遂答应魏文锋开发并生产了数十万张环保包书皮。

2015年秋季开学的前一周,这款包书皮开始在老爸评测的微商城出售,在短短一周时间里,便收到了5000多张团购订单。令魏文锋更加开心的是,2016年2月春季开学之际,江苏和上海的质监局对市场上的包书皮进行了专项检查,并添加了多环芳烃和邻苯二甲酸酯两项有毒化学物的检测,这位较真老爸的坚持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

看到越来越多的家长信任并支持老爸评测,魏文锋决定将这股信任的力量传递下去。由于经常在朋友圈看到为白血病儿童筹款的信息,魏文锋想到家庭装修是儿童患白血病的重要原因,为了帮助家长们准确获知家中甲醛含量是否超标,2016年8月,老爸评测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甲醛检测仪漂流活动。

魏文锋向487位家长众筹了5万元,购买了3台高精度甲醛检测仪。家中装修的家长可以排队依次申请免费使用甲醛检测仪,不必支付押金或签订协议,只需在漂流日记本上留言。魏文锋将这场活动称为“一场互联网信任的传递实验”。截至2017年1月,甲醛检测仪漂流了全国29个省份,1082个家庭完成检测。活动期间,没有出现检测仪丢失或损坏。

以民间众筹化解公益痛点

“以前总觉得自己会靠做检测赚一辈子钱,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拿检测来烧钱。”在检测包书皮之后,不少家长开始请魏文锋检测孩子们用的各种存在安全隐患的物品,从铅笔、橡皮、文件袋,到净水器、驱蚊灯......魏文锋深感社会需求之大。他很明白,检测费是一般消费者承担不起的,而且很多检测机构也并不受理个人的检测申请。

面对源源不断的检测请求,魏文锋一方面感受到了家长的期许和支持,一方面又对老爸评测后续的发展充满担忧。2015年10月底,虽然老爸评测微商城的月营收已稳定在30万元左右,但检测和宣传活动已使企业产生了近70万元的亏空。群里的爸爸妈妈热心提醒魏文锋,对于大家共同关心的某一款产品可以采取众筹资金的模式进行检测。

为了确保客观公正,老爸评测的工程师团队会挑出待检测产品含毒量风险较高的成分,搜索历史数据,并依据欧盟《化学品注册、评估、许可和限制》规章数据库以及化学品危害毒理数据库,制定相关的产品检测标准,继而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并将每笔开支在公众号上公示。截至2016年底,老爸评测团队开发的微信端众筹检测平台上有4660人筹集金额240472.16元,全额资助了23个检测项目。

倒逼供给侧改革

2016年3月3日,魏文锋从自己创办的化学品法规服务公司辞职,全身心投入老爸评测。他对老爸评测的定位是发现产品问题,引起有关部门重视,以此推进监管的行动和标准的制定。为了很好地平衡其与产品生产企业以及政府相关部门的关系,老爸评测在其微信订阅号和网站上仅公布产品检测分析报告,但对产品品牌打上马赛克。“我们不公开不合格的厂家,但消费者依然可以知道是哪个牌子。”魏文锋说。

虽然有些产品符合国家标准,但并不能证明完全无毒。魏文锋说:“事物的发展总是螺旋式的,科技发展和技术进步让我们身边有了五花八门的产品,标准只有不断更新,才能有效监督。这时候就需要行业自律、消费者提高鉴别能力,以及我们这样的企业倒逼、监督和补充。”

“老爸评测”的商业模式探索:向左走,向右走?

一、2B or 2C?

“目前互联网创业有三条路:一是to B,收企业的钱,那评测就没有公正可言了;二是做广告,由企业和工厂来埋单,和to B是一个性质;最后只能是to C,方式就是卖货。”

魏文锋认为,如果将企业作为用户,为其检测,向企业发放老爸评测的认证书同时收取费用,就很难保持公平公正。他选择采用to C的模式,直接面向家长和消费者,解决他们的痛点。但到底是为消费者提供检测信息和合格产品信息并向他们收取订阅费,还是通过卖货销售合格产品给他们呢?

魏文锋认为,中国人并没有养成为信息付费的习惯,而卖货可能是当下支撑老爸评测发展的最好方式;同时这也是一种“粉丝经济”,可以让老爸评测在不接受商家或工厂的广告费和赞助费的情况下,通过聚焦消费端获得发展的源动力。

2015年底,名为“老爸良心推荐”的网上微商城开张了,品类包括学生文具、母婴用品、厨房用品和美食生鲜等,很多产品都是以成本价售卖;店铺还公开了进货成本、包装成本、检测成本以及每个产品的检测报告。消费者付款时,可以在此基础上通过勾选“+10元”或者“+20元”的选项来支持老爸评测,也可以选择不加价。

2017年1-4月,老爸评测微商城的月营收基本稳定在200万元以上。截至2017年5月,老爸评测的消费用户达到了19770人。2017年3月23日,老爸评测的淘宝店也正式上线,月营收约为20万元。

二、裁判员还是运动员?

“做检测,是裁判员,家长、消费者作为观众,会相信你。做电商,是运动员;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如何让观众相信你!”做检测是魏文锋的初心,事到如今,他想做一个不同的“裁判员”:在评测的产品、流程、原则和立场等方面都力争有所突破。

检测的产品对象,有的是家长们寄送过来的,也有厂家希望通过评测并最终在老爸评测的平台上销售的。为了保证公平和中立,老爸评测选择独立的第三方对标国际标准对所有产品进行检测。

老爸评测在检测合格的产品中会选择一种来销售,主要考虑因素是“安全”。对于其他产品,老爸评测会在网上商城的“好货清单”中列出。通过检测并在老爸评测网上商城销售的产品将贴上“老爸评测”的标志,老爸评测会获得小部分的商品收入。

老爸评测的挑战和明天

2017年8月25日,老爸评测正式上线两周年。魏文锋非常清楚,仅有家长的支持,企业无法自我造血,终将难以持续发展。而他的团队所追求的,是以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打造一家介于商业与公益之间、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企业。老爸评测通过推荐优质产品,在有赞和淘宝店出售优质产品,已经实现了约200万元的月营收,并开始盈利。“2018年,我们的目标营收是1亿元,员工规模将达到75人。”魏文锋满怀信心地说。

“我们目前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获取更多的粉丝。”魏文锋认为,粉丝人数达到100万人时,老爸评测的月营收预计将达到1000万美元,届时便可以推出付费订阅模式。在这种模式下,老爸评测将是一个平台,厂家可以在通过检测与认证后,在老爸评测的平台上销售自己的产品。老爸评测将向平台上的消费者收取一笔很低的订阅费。同时,所有在老爸评测平台上出售的商品将都带有“老爸评测”的商品标志和二维码。消费者扫描二维码可以向平台支付0.3-0.5元的产品检测费,作为众筹检测费用的一种重要途径。

第二大挑战便是身兼“裁判员”和“运动员”的两难境地。魏文锋一直在寻找平衡,让带着“公益检测”“电商”等标签的老爸评测能够摆脱两难,持续发展下去。

 

本文根据中欧案例《老爸评测:用创业化解社会痛点》改编,案例编号CC-817-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