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LINK微信杂志

    您不可不读的中欧校友杂志

    1235
  • 中欧校友

    迄今,学院已有遍布全球70多个国家的校友19000多人

    1235

前沿声音

2016年第一期

文/夏敏、卢卡斯·托内托

全球化已成为时下炙手可热的词汇,但在此之前,一些有远见卓识的中国商人早已将业务拓展到了海外。在2015中欧CEO峰会上,我们有幸采访了几位中欧校友,从品牌服饰、新能源、全球采购和创投等多个角度了解了中国企业全球化的幕后故事。

前沿声音费建明(GCPE 2014/LCP 2015)
海林集团及欧贝黎新能源公司创始人

现在我们主要有两大业务版块。第一个是品牌服饰,2003年我们对这块业务进行了转型升级,从全产业链服务转向主要做品牌设计和市场推广。现在我们旗下拥有四个品牌:一是自主品牌“海林”,二是在国内小有名气的“鄂尔多斯”,以及两个法国品牌。品牌经营是我们对这块业务的策略,而品牌背后则有强大的销售网络作支撑。

第二个业务版块是新能源。这块业务主要分三部分:一是光伏制造,二是光伏发电,三是新能源汽车。应该说我们覆盖了从生产、销售到市场服务的整个供应链,是光伏发电解决方案提供商。我们现在的工作主要围绕着如何节能和环保展开,我很看好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前景,认为这是未来非常有竞争力的产业。

全球足迹

我们已在全球开展业务。在品牌服饰领域,我们不仅将中国品牌介绍到海外,也将欧洲品牌引入中国,是连接二者的桥梁。

在新能源领域,我们在2009年就进入了欧洲市场,在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捷克斯洛伐克建造了数座太阳能发电站,总产能约200兆瓦。我们在德国和美国设有分公司,早年在法国和西班牙也有分公司。在全球新能源市场,我们占有一定份额。

我们首先是通过销售进入全球市场的,然后开始向海外提供服务和人力资源,应该说现在是一个全球化企业。我认为下一步将是利用全球资本资源,输出中国管理经验,以此实现我们的全球化愿景。

合作的价值

在如今全球化经营的大背景下,经济形势的变化、商业模式的转型都非常迅速,在这种情形下,企业如何发展得更好,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合作。

合作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文化融合,其实这也是最让我们感到困惑的地方。我们注意到,由于文化差异,在经营和管理上会出现一些问题。但这是全球化企业都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们相信,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不懈努力,企业全球化经营的理念就一定能实现。

观看采访视频:

前沿声音

 

 

前沿声音张向东(CEO 2010)
北京正谷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我们从成立第一天起就具备全球化思维,因为我们希望为更多人提供健康食品。我们为中国人进行全球采购,这也涉及环境和全球贸易问题。

我们海外战略的第一站是澳大利亚,我们从昆士兰州进口牛肉。现在,我们还从希腊进口橄榄油,从法国南部进口葡萄酒,从越南进口干果,从美国阿拉斯加进口海鲜。

我们现在开始在瑞士生产巧克力,使用的四种原料来自世界各地:秘鲁的可可、巴拉圭的糖、多米尼加的可可脂以及哥斯达黎加的一种重要原料。这些原料都会被运至瑞士,然后在瑞士当地生产巧克力。

但我们并不仅仅是从世界各地采购原料。例如,从秘鲁采购可可时,我们还为当地农民提供有机农业培训,因此事实上我们还提供技术支持。我们也制定产品标准。

对我们来说,发展海外业务的第一步是建立沟通平台。我们有两份出版物,一份向国外介绍中国的有机农业,另一份则向中国介绍世界各地的有机农业。第二步是了解产品和制定标准,然后在中国实施这些标准。第三步将是进行股权投资。我们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开拓海外业务的。

观看采访视频:

前沿声音

 

前沿声音俞江虹(EMBA 2012)
麦腾创投创始合伙人

我们是一家孵化机构,主要是为一些处于创业早期的民营企业提供支持。我们邀请一些初创企业来到面积达65000平方米的麦腾集创空间发展。目前已有来自上海、南京、北京的420家公司从这个机会中获益。

就投资规模而言,我们是中国最大的商业孵化器之一。我们募集资金,也接受私人赞助。我们获得了政府的一些支持,但主要是私募股权基金。

成立不足三年,我们已经站稳了脚跟,投资了41家公司。我们一直在寻找正确的人——那些秉持着正确理念,能够在正确市场取得成功的人。一旦投资的企业有所成就,我们就卖掉部分股份,希望最终能看到一两家公司上市。

2014年之前,我们只在中国大陆活动,2015年我们开始进军海外,主要是美国。我们在硅谷有一个合伙人。我们愿意支持和帮助那些对中国市场感兴趣的公司,推动他们针对中国市场开发产品,在中国开展商业活动。

欧洲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因为我们在寻找制造业的创业者。我们必须承认,因为来自不同的文化,所以我们看待未来的方式也有差别。硅谷的DNA里就包含着“数字化”,欧洲有精密制造的传统,美国、欧洲和中国,可以构成一个三角形。别忘了:如果想要在中国成为先行者,就必须来到世界其他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