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2019年 05月15日

美国加征关税难改我国经济平稳发展趋势

本轮中美贸易摩擦自2018年春季发轫,至今已一年多时间。5 月 10 日,美国正式提高对2000 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从 10% 上调至 25%。由此,去年末稍有缓和的中美贸易摩擦再次跃入公众视野。

根据市场机构测算,仅考虑对出口部门的静态影响,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关税,会拖累我国GDP增速0.2-0.65个百分点。IMF世界经济展望测算显示,如果中美两国对彼此所有商品全面加征25%关税,会拖累中国经济增速0.5-1.5个百分点。从就业看,中国全球价值链课题组发布的《全球价值链与中国贸易增加值核算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向美国每百万美元货物出口带动的就业是39.2人次。据此测算,若25%关税政策下,中国对美国出口金额减少1000亿美元(参考2019一季度我国对美出口较去年同期下降13.9%的降幅),将使就业少增392万人次,对我国就业的影响也较为有限,而随着我国服务业的发展,这一数字还会缩小(见后文)。

而美国加征关税的实际影响可能更小,应动态、辩证地看待。因为中美双边贸易总额和结构的调整、关税在贸易品中的相互转嫁,以及汇率的变动等很多因素都会变化。市场总是自发寻求降低交易成本的途径,这有助于对冲美国加征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在经济动态调整下,我国出口结构日趋多元化,经济结构调整和深化改革不断取得进展,同时,我国经济金融宏观调控工具充足、空间充分,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力度加大,中国市场仍是全球资本投资的热土。因此,美国加征关税难改我国经济平稳发展趋势,我们需要的是保持定力、增强耐力,勇于攻坚克难。

一是事实表明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没能缩小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尽管从2018年下半年起,美国已开始对中国部分商品加征关税(见图1),但2018年美国货物贸易逆差中有4192亿美元来自中国,较2017年的3736亿美元扩大了12.2%。美国长期以来的货物贸易逆差是美元的国际化地位、美国国内的低储蓄率、全球产业链分工等因素使然,这些因素并不是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所能改变。


图1  美国对中国部分商品加征关税

二是美国在我国对外贸易总额中的比重开始下降,我国外贸多元化特征更加明显。今年1-4月,美国在我国贸易总额及进、出口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11.5%、5.9%和16.4%,已较去年下降了2.2、1.4和2.8个百分点。而欧盟、东盟在我国贸易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15.7%、13.4%,较去年提高0.9、0.6个百分点(见图2)。同期,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计进出口2.73万亿元,同比增长9.1%,高于全国整体进出口增速4.8个百分点。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占我国外贸总值的28.7%,比重同比提升1.3个百分点。

图2  2019年1-4月我国贸易总额国别构成

三是我国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特点日益显现。多年来我国贸易顺差集中在货物贸易领域,在服务贸易领域持续逆差,美国是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近年来,我国加快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对外开放步伐,服务贸易“补短板”效应明显。

2019年一季度,我国服务出口同比增速为10.3%,服务贸易逆差收窄14.3%。知识密集型高端服务出口的快速增长,知识产权使用费、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其他商业服务、保险服务等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同比增速分别为52.4%、15.1%、14.1%和11.7%,表明我国生产性服务领域竞争能力逐步提升,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特点日益显现。

四是在外部不确定增加、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环境下,我国贸易的自主调节、适应能力不断增强。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2017年10月中旬至2018年10月中旬,世贸组织各成员国共实施137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平均每月新增约11项贸易限制措施;各成员国实施的贸易限制措施所覆盖贸易总额达5883亿美元,同比扩大了7倍多。但市场总会自发寻求降低交易成本的途径,“贸易转移效应”与“国内市场替代效应”有助于缓解对出口带来的负面冲击。2019年1-4月,我国货物贸易顺差893.9亿美元,同比增长26.0%。一季度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22.8%,拉动GDP增速1.5个百分点。这是在一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累计升值1.9%,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值2.2%的情况下取得的成绩。

五是我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增强,表现出较强的调整弹性和承受力。近年来中国通过扩大内需而不是依赖贸易顺差拉动经济增长。今年一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我国GDP增速的贡献率为65.1%,2018年全年更是高达76.2%。中国居民的消费需求和巨大市场将为中国和世界经济提供持续的增长动力。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落实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增强消费能力。此前,个税起征点已由3000元提高至5000元。我国居民消费自去年年底开始企稳回升。今年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7%,较1-2月提高0.5个百分点。值得一提的是,服务类消费恰恰是我国内需增长潜力较大的部分。从国际比较看,我国服务业发展仍有很大潜力。经济总量排名前15的国家中,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2017年平均为63.8%,我国仅51.6%。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改善,第三产业在我国经济中的占比还将进一步提高。服务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据初步测算,我国服务业吸纳就业人口是第二产业的1.5倍。我国服务业的进一步发展,将提高我国就业率,能部分抵消美国加征关税对我国就业的影响。

内需结构的改善和质量提升还体现在制造业投资出现了积极变化。4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把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为稳增长的重要依托。今年1-3月,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四个行业贡献了制造业投资超过50%的增长。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1.4%,增速比全部投资快5.1个百分点。

六是我国经济金融宏观调控工具充足、空间充分。我国央行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而我国减税降费仍有空间,以收入法计算,我国GDP构成中,生产税净额占比11.6%,比美国高5个百分点;更有测算表明,我国企业综合税负目前仍高于美国企业13.3个百分点(见表1)。

表1  中美两国企业税负在商业利润中的占比(%)


资料来源:张帆《中美制造业税负比较》2018年9月

此外,我国坚持扩大对外开放的举措不会改变。习近平主席在前不久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讲话中指出,我国“未来将继续大幅缩减负面清单,推动现代服务业等领域全方位对外开放,并在更多领域允许外资控股或独资经营”。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9616家,实际使用外资2422.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5%(不含银行、证券、保险)。我国吸收外资继续保持稳定增长,结构持续优化。这也有助于人民币汇率保持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促进我国与主要经济体和各贸易伙伴国的合作共赢。

总而言之,应理性看待中美贸易摩擦,保持定力,推进结构调整,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无论从我国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还是政策调整的空间看,美国加征关税难以改变我国经济平稳发展的趋势。

本文作者盛松成系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兼职教授、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谢洁玉为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员工;龙玉为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本文仅反映作者观点,不代表所供职机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