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之路,终将到达

那是2017年秋天一个凉爽的秋日下午,刚刚露头的冬风吹落了窗外的树叶。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坐在美国中部某个小镇唯一一家星巴克里,在谷歌上轻轻地点击了一下,就此揭开了我与中欧的人生改变之旅。

如果那时你告诉我,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将绕半个地球在中国开始新生活,我一定会既紧张又兴奋,更好奇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遇见中欧

对我来说,在2017年的秋天,亚洲似乎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旧梦。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为美国政府工作。我曾被派往韩国两年,在那里带领一个由80名美国人组成的团队。而回到美国后的这一年,生活仿佛黯淡了一些。那种打开门就是异国的陌生环境而带来的兴奋和冒险,在美国小镇上是不存在的。在陌生的环境里带领团队的责任感和解决问题获得的成就感,也是在美国的工作中无法体会的。

我觉得我在亚洲还有未完成的事业。在韩国的两年我学了点韩语,之前也曾学习过法语和西班牙语,但远不够流利。学习一门外语是我在国外生活时确立的人生目标,而这个至今仍未实现的目标一直在我脑海中回荡。就是在那家咖啡店里,我决定回到亚洲。我将离开我现在的工作,至少暂时离开,让自己有机会在任何我认为合适的行业和地点学习和发展。

太阳渐渐低了下来,长长的影子映在咖啡馆上。通常情况下,这标志着又一天紧张的12小时GMAT学习和商学院申请准备工作即将结束。但那天,过去的几个小时我没有花在学习或准备申请上。相反,我仔细阅读了中欧网站上的相关信息,还有社交媒体上的内容,甚至在Linkedin上添加一个中欧毕业的美国校友,问问他的想法和对中欧的感受。这个想法就这么出现在我脑子里,一想到要回亚洲,我就兴奋不已。


学中文

在高中的法语课上,我觉得把圆周率的数字记到182位比学法语更值得。所以上了三年的法语课,我却连怎么用法语说“你好”都不记得了。那天晚上,我坐在星巴克,去中国生活的想法不停冲击着我。在几段在线视频的帮助下,我第一次发现了我人生中最大的爱好之一——中文。幸运的是,那时我和一个中国室友住在一起,我们总是在吃饭和休息时讨论我糟糕的音调,那很有趣。对我来说,学中文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种激情和乐趣。中欧MBA的第一学期无疑是忙碌的,但每天两个小时的中文课很好地平衡了我的学习。


做出决定

接下来的几周,我一边继续准备GMAT考试,一边思考着自己的选择。我第一次了解中欧时的兴奋从未减弱,它一直是我脑海中最坚定的首选。经过数百个小时的学习和两次尝试,我最终达到了GMAT的目标,开始准备申请。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获得了四所商学院的面试机会。当然,我对中欧的面试最兴奋。直到二月初的一天早上,我醒来得知自己被录取为MBA2018级的学生,我的心激动得仿佛停了一拍。我并没有考虑其他学校的录取,因为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五个月之后我将回到亚洲,加入中欧这个亚太地区最顶尖的商界精英群体。

从各方面看,中欧似乎都是最理想的选择。中欧MBA非常重视外国学生的中文学习,在语言教育方面提供了许多帮助。此外,一个为期18个月的项目将给我时间真正学习中文,同时了解中国和全球商业。而中欧不仅在中国享有盛誉,更在全球有很高的知名度,吸引着各行各业的顶尖人才。如果想在亚洲发展和生活,我知道中欧正是我要去的地方。


坏消息

2018年2月,我前往上海进一步了解了中欧。我见到了招生办的老师,并亲自接受MBA的录取。然而离开美国的前一天,我发现一侧脸有点轻微的疼痛。待一周后回到美国时,我的脸已经肿了。第二天,我进行了第一次手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一共将有四次手术。我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而复杂的颚骨感染,这是由几个月前的一次手术引起的。时间逐渐过去,7月份去中国显然既不安全也不可行,我简直要崩溃了。于是,我开始在医院里学习中文,继续学习财务会计和数据分析课程来安慰自己。就这样坚持了几个月,我从未放弃中欧,我提醒自己,这可能是我一生中经历的最大挫折,我一定能克服它。中欧和来中国的梦想不会改变。


尽管不得不推迟一年我的中欧之梦,但我仍然很开心


因祸得福

2018年9月,我的医生终于判定,我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的风险已经大大降低,我开始重新考虑旅行的可行性。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恢复过程,我经历了四次手术,有两个月我的手臂上一直挂着输液管。我有两种选择,继续工作到2019年秋季MBA开课,另一种是现在离职去做我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选择了后者。

在医生“开绿灯”三周后,我踏上了飞往台北的飞机,在那里我将作为一名全日制中文学生度过十个月。在台北的十个月是我一生中最快的十个月之一。在我看来,如果在中欧开始MBA课程时汉语水平能达到中上水平,那所获得的收益将远远超过了我被迫离开工作岗位的那十个月。当结束全日制中文学习生涯、将要离开台北时,我很难过,但对于继续我的中国之旅却很兴奋。去中欧的路很长,我差不多就要到了。


陆家嘴

2019年夏末,当我走出滴滴、踏入繁华的陆家嘴商业区时,我被一种永远不会忘记的感受所折服。闪闪发光的钢塔似乎从天上垂下来,灯光和钢铁无缝地融入了云海和温暖的上海夜晚。我站在那里,眼睛盯着天空,回想着把我带到这里的两年旅程。我想到了我所克服的不确定性和重重阻碍,我想到了未来的岁月和我希望产生的影响,我想到了在美国的人们,他们努力让我恢复健康,踏上了这趟旅程,我想到了在中欧工作的朋友们,他们在整个过程中不断地支持和鼓励我。我第一次踏入上海,从那以后就没有停止过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