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欧MBA,第四次“重启”职业生涯

我是闫岩,中欧MBA2019级学生,天津人,入读中欧之前,是个走斜杠路线的不正经青年,在教育行业创过业,也做过金融,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都略有涉足。自我感觉前三分之一的人生中,遇到的挫折有点多,每次都很像面对着宕机之后的蓝屏,能做的就是长叹一口气,排查一下问题然后按下重启键。也许是点儿太背了,工作快10年,又一次碰到了经济下行周期,非常庆幸能够来到中欧学习,对过去的职业生涯做个深度的总结,并在中欧找到了第四次“重启”的方向。希望借这篇文章,梳理一下之前走过的弯路,给申请中欧MBA的未来学弟学妹们一点借鉴。

 

第一次重启:被次贷危机惊醒的“美国梦”

我是2005年去美国读的本科, 就读于Washington & Lee University,中文名叫做“华李大学”。虽然是一所文理学院,但W&L在文理学院里属于比较特立独行的,培养学生的方向非常务实,毕业生很容易找到工作。读书前两年正好赶上美国金融市场“最后的疯狂”,就业情况非常好,如此诱人的前景,让我这个本科选了哲学专业的学生也怦然心动,加入了冲刺投行offer的大军。

2007年冬天,学校组织对金融行业感兴趣的学生去华尔街各大投行拜访,然而所有我们去过的机构,除了高盛和摩根大通,随后不到一年就都不复存在了:美林被美国银行收购,Wachovia被富国银行收购,至于雷曼兄弟……依稀记得我们去雷曼的时候,在那里工作的校友还信誓旦旦地说,W&L在雷曼有50多个校友,我们每年都会从学校招人,同学们完全不用担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虽然看到形势艰难,但是一方面对学校的声誉和留在美国的想法还抱有憧憬,另一方面,彼时我已经大四,之前所有的计划都是按投行来设计的,再转换职业几乎不可能。对自己能力的盲目自信也让我完全没有去准备Plan B。最终到了2009年6月毕业的时候,没有找到任何能让我留在美国的工作,只能先回国再做打算,我也从“海龟”顺利蜕变成了“海带”。

回想一下在美国求学的经历,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读哲学。虽然知识全还给老师了,但是方法论、思辨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都沉淀下来,成为我日后能够每次顺利“重启”,转换行业重新开始的核心竞争力。此外,亲身经历了次贷危机,让我认识到了所谓个人的努力在经济周期面前的渺小与无助,在今后的职业选择道路上会更加注意对大势和行业的判断,而不是盲目追随个人喜好来做决策。

 

第二次重启:在克强总理到访之前,黯然离开了“创业大街”

在家待业半年后,我很幸运地找到了两位志同道合且年龄相仿的伙伴, 2010年2月我们在北京注册了自己的教育咨询公司,迷迷糊糊地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旅。为什么说迷糊呢?因为我和另外两位合伙人的股权结构是35%/35%/30%。读过商学院之后就知道了,这样的股权结构设计注定要失败。然而当时面对着事业的新起点,以我们三个人的年龄和经验,是不可能看到隐患的,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怎么往前跑得更快上。

公司业务的发展算是比较顺利,第一年基本打平,后面三年每年都以100%以上的速度在扩张。我们当时选择了一个niche market,主营业务是高中生的“模拟联合国”这个课外活动的运营外包和出国游学,以及去美国读本科和高中的留学咨询。这个培训+游学+留学的模式在当时看上去前景一片大好,而且由于教育咨询本身属于现金流非常好的生意,我们不仅从来没有考虑过融资的问题,更在12年开始投资并运营了一个暑期学校的项目,想借此实现“弯道超车”,但在这个项目上遭遇的严重的商业欺诈,让我们看起来一帆风顺的创业经历戛然而止。

这个项目当时的负责人是我的老乡加上近十年交情的朋友,但没想到,我的这位朋友在项目报名最火热的时候突然人间蒸发,卷款消失了。因为这个事件引起的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担忧和创业伙伴间的猜忌,直接导致了公司的解体,而我作为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对此难辞其咎,对朋友的过度信任以及因此导致的对潜在风险的忽视,回过头来看实在令人发指。就在我们散伙的2014年,原先办公室旁边的海淀图书城变成了后来闻名全国的“中关村创业大街”,我们和克强总理的到访,以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盛景就这么失之交臂了。

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击倒,很快能够放下心里的包袱重新出发。有了这次的教训,之后当我进入投资行业的时候,对于风险的警觉和防范变成了一种本能反应,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第三次重启:当“先发优势”变成了“后来故事”

上一次创业留给我的另外一笔宝贵财富,就是认识了我后来的老板,在我后来的职业发展过程中给了我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2014年2月,我把公司关掉之后,向我未来的老板毛遂自荐,希望可以借此回到金融行业历练,刚好她在当时接下的任务是到深圳去做内部创业,为嘉实基金申请全国第一张基金公司持股的证券牌照。我作为她的业务助理入职了嘉实基金,跟随我的老板一起来到深圳,作为嘉实证券筹备组的第一名员工,开始了不怎么典型的金融人生活。

由于职位的原因,可以接触到公司方方面面的业务,从对国内金融市场的一无所知到后来独立负责投资者教育部门的业务,我在嘉实的三年也是个人职业生涯成长最快的三年。我很清楚地记得来到公司的第一件工作是给办公室的玻璃贴防撞膜,离开公司前的最后一个项目是主导开发了APP上投资组合自动调仓的系统。然而时运再次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A股市场的股灾,监管机构忙着救市灭火,再也无暇顾及接受新的证券牌照申请,我们的“先发优势”就这么变成了后来人口中的故事。

 

第四次重启:再遇“资本寒冬”,选择中欧,内心无比坚定

2017年离开嘉实之后,我加入了一家深圳本地的小型PE机构,再次把自己清零,从头开始学习一级市场的运作方式。公司团队的规模不大,我也得以从运营的角度切入,慢慢接触到了整个私募股权投资“募投管退”的全流程,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搜寻了超过100个项目,参与了20个项目的尽调,也自己主导了两个项目的投资。与此同时,我也帮助公司在2016年投资的老股实现了部分退出,实现了年化300%投资回报。2018年下半年,整个行业的募资环境全面恶化,我们作为一家小型机构,生存空间受到了严重挤压。这一次我走得很坚决,也再也没有了前几次职业发展经历波折时候内心的惶恐不安,因为这次我的目的很明确:申请MBA,休养生息,补上短板,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

之所以选择中欧,当时最吸引我的是她“中国深度、全球广度”的教育目标。去美国读文理学院的最大弊端就是在国内没有自己的社交网络,这也成为我申请中欧MBA的最大动机。而来到中欧之后,我所得到的远远超过自己的预期:中欧浓厚的学术氛围,优秀的师资力量,以及紧凑而富有挑战性的课程设置,帮助我系统性地梳理了自己知识和技能上的短板。2019级MBA的同学都非常优秀,来自各行各业,在日常的学习和生活中都能从同学身上学到非常多的东西,让我对在学校的每一天都充满期待。


在深圳组织Coffee Chat

更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中欧给MBA学生配备的“良师益友”导师项目,让我有缘认识了一位非常用心和负责的校友作为自己的导师,她成了我探索风险投资领域职业发展机会的领路人。在和导师多次面对面交流,以及在她的指导下完成了一个项目后,我确定了MBA毕业之后的职业发展方向:医疗投资。虽然对我来说这已经是职业生涯的第四次“重启”,但这次与之前几次最大的不同,是终于不用再走弯路,可以在中欧这一个地方获得职业发展需要的所有支持。首先,医疗产业在未来10年或更久的时间都将保持活力和稳定的增长,基本不会再出现我在本科毕业时候踩到金融危机的情况;其次,这个职业的选择也没有与我之前的工作经历和能力偏离太远,我只需要补上对医疗产业不够了解这个知识上的短板即可;再有,中欧在医疗产业方面强大的资源,让我可以“一站式”地开启职业发展的第四次“重启”。无论是学校开设的医疗产业相关的课程,还是经常举办各类求职和行业相关活动的医疗俱乐部,以及来自医疗行业背景的各位优秀的同学,都为我获取第一手行业资源提供了绝佳助力。我还参加了“奇璞研究院”举办的一年一度医疗产业创新大奖的评选工作,进入了医疗IT及产业项目组里负责项目的初评工作,并借此积累对医疗行业初创公司的认知,以及拓展行业资源。这一切的努力都让我对接下来的求职季充满了信心。

中欧MBA带给了我太多的惊喜,很难想象如果我当初没有做出申请中欧的决定,现在会在哪里纠结着自己人生中踩过的这几个大坑。希望像我一样在职业发展中走过很多弯路的同学,都严肃认真地考虑一下来中欧做一个职业生涯上的过渡,让中欧MBA为你赋能,重新扬帆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