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为海,心向远方

我叫刘熠,高中离开家乡来到上海念书,接下来的十年在加拿大学习,工作,不断沉淀。九月,我为梦想而归,在这不平凡的一年里选择中欧,成为MBA2020级新生。正如鱼儿为海,我心向远方。

 

坚守初心,不负芳华

我从小在一个有爱无忧的环境中长大,但青海支教的经历和后来的汶川大地震,让我体会到这世上的许多不幸。我默默坚持着自己小小的善举,同时深知捐款及物资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规划与技术才是持久造福他人的关键,才能让乡村和城市紧密相连并加速发展。从心出发,2010年的夏天,我远赴大洋彼岸踏上了理工之路。

在多伦多大学读书的几年里,我有幸得到了很多与不同领域专家交流学习的机会,他们教会我如何将理论用于实践,为社会创造出金钱无法衡量的宝贵财富

大四那年,我尝试了400多次试验,最终发现超薄的有机涂层覆盖于钙钛矿可使其寿命显著增加100倍,这可以替代昂贵的太阳能级硅,将普及太阳能成为可能。自此我更加坚信,科技是能够改变生活的。

毕业后,我开始投身到工业产品与服务领域,同时充分利用空闲时间考下加拿大注册工程师证(P.Eng.)以及项目管理专业人士资格认证(PMP)。不断学习,才能创造无限的价值。我想通过知识来主导产品的研发,而不是被当下的难题困住而止步不前。

我通过创新设计将汽车塑料件的质量减少了15%,从而让塑料废品对环境的影响最小化。我深入工厂参加了数百次测试,在电脑前不断分析模拟结果,通过研究理论与实际之间的关联性,提高软件预测的准确率,并协助北美的车企在五年内实现零原型制作成本。

我带着善意并满怀追逐科学的动力,因为我深知工业品是经济发展的基石。

 

敢想敢拼,冲破枷锁

十年前飞机降落在加拿大的那刻,我并没有喜欢上这片白雪皑皑,人们的生活方式极致安逸但懈怠低效。我总想着有一天要回到飞速发展的上海,回到充满挑战的中国。

2018到2019年这一年的时间里,我获得了全球仅七十位的模流分析专家级认证,但换来的却是越来越多的重复性工作。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发展被一种软件所限制,沿这个方向努力却带来更大阻力的时候,我决定转变职业方向。从至始至终做一颗螺丝钉,到成为能够影响整个工业品行业的决策者,就读MBA是能够弥补自身短板,帮我实现这一转变最快的方式。在各种考证的同时,我开始积极备考GMAT。

中国拥有广阔的土地,敢想敢做的人民,五千年的历史和热血不熄的雄心壮志,这些皆为它的伟大之处。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中国,世界在选择中国。所以,在选择MBA项目的时候,我也很坚定地把目光锁定在中国。中欧作为全球顶尖商学院,位于中国的经济中心国际化都市上海,拥有强大的校友关系网,“中国深度,全球广度的理念”更让它独特于名校之中。在收到中欧MBA的录取通知书和奖学金后,我果断卖掉了房和车,和朋友们告别,回到了梦想即将开始的地方—中国。

 

中欧是海,苦中有乐

海水是苦的是咸的,刚进中欧时的学习生活也是这样。再次回到曾经度过高中岁月的金桥,我又一次经历了残酷竞争下的没日没夜。然而,正是这种高强度的学习氛围,才能够让MBA的同学们更好地提升自己,不负光阴。凌晨三点的校园,常常会看到大家聚在一起做课题,准备竞赛,喝酒谈天,每位同学都积极做着这短短十几个月里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事,在收获成长的同时也结交到一辈子的好友。

良师益友项目是中欧MBA课程的一大特色。在第一学期,我有幸认识了我的导师睿进管理的首席咨询顾问杨正平先生。私下我叫他大白,因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需要他,他都会出现,并在课程、简历、职业规划方面贴心地分享经验,提供真切实际的指导意见。

此外,中欧MBA还为学生提供了很多课后的活动机会。自从加入中欧创业实验室eLab的品牌管理团队后,我有幸听到各个领域的企业家和创新者讲述企业在不同阶段的构想,他们乐于分享,这给计划创业和正在创业的校友们提供了难得的交流平台。

除了“参与”,中欧MBA亦可以为学生提供“主导”的机会。带着对工业行业的初心,我与志同道合的队友们一起组建了新一届中欧MBA工业产品与服务俱乐部,致力帮助同学们了解工业发展趋势并掌握行业机会。中欧尤其是职业发展中心的老师会经常与我们沟通活动细节并提供校友或公司资源支持。团队考虑到不同成员的喜好与需求,在第一学期末,策划了三场活动。我们请来了校友分享他们在相关企业的领导力发展项目的经验,包括西门子,杜邦和丹纳赫。杜邦的资深人力资源也受邀为同学们介绍了公司现状与未来发展以及工作机会。同时,我们带领了三十位同学去到艾默生在松江的工厂,面对面和包括CEO在内的企业高管进行讨论。

这些活动不仅为同学们创造机会收获了课堂以外的资源,于我而言,也对工业产品与服务领域有了更多的了解,充分锻炼了自己的领导力并拓展了人脉。未来我也想借助中欧MBA这个平台,带大家去到特斯拉及西门子这样的企业,近一步了解智能制造。

 

中欧是海,满是惊喜。同学们形形色色,但都敢想敢拼。未来,我依然心向远方,愿借中欧之浪,挑战产品与服务领域的不可能,去梦想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