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认真、创新、追求卓越

    上海校园
    879
  •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中国深度,全球广度

    北京校园
    879

新京报:芮萌:加强金融与科技融合方能有效扶持疫情中的小微个体

为了应对疫情,国家采取了疫区封城、延长假期、推迟返工等一系列措施,这使得中国经济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原材料、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流通受阻,物流、生产、销售、回款等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干扰,企业停工减产。其中尤以餐饮、酒店、旅游、电影、娱乐、交通运输等服务业及实体零售业小微企业受影响最大。
 
“小店经济”受到的冲击最大
在中国的市场主体中,小微企业占比9成以上,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微型小微企业,如从事服务业及批发零售业的各种小店(多数为个体工商户或未登记注册的个体户)。目前全国小店数量超过1.1亿,成为国民经济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稳就业的主力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每个个体户平均提供2.37个就业岗位,考虑到小店中还有比个体户更具规模的小微企业,估算可得1亿小店提供3亿左右就业岗位。
 
2019年12月30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做出“发展‘小店经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的指示,并指出“‘小店经济’有利于拉动消费、城市建设投资和就业,一举多得。”小店虽小,但它们所产生的乘数效应和溢出效应却是巨大的。它们就好像一个人无数的毛细血管,只有当每一条毛细血管是畅通的,一个人的生命才会生机勃勃。
 
但是,小店抗风险能力非常弱。今年1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以来,“小店经济”遭受供需两端冲击,面临存亡危机。清华大学朱武祥、刘军、魏炜近期对995家中小微企业的草根调研显示,高达85%的企业可能撑不过3个月。网商银行调研数据显示,72.7%的小店表示受疫情影响很大,无法正常运营或被迫停工,20人以下的小店无法正常运营的比例比300人以上的店高出约23个百分点。大量小店处于资金链断裂边缘,面临生存问题。不仅如此,小店无法支付工资也导致往年春节后的“返工潮”变为“退工潮”。
 
政策性金融措施纷纷出台
中央采取了多项金融帮扶措施,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疫情防控领域,受疫情影响较大地区、行业和企业,以及社会和民生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对相关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暂遇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不盲目抽贷、断贷、压贷。要提高审批效率,降低贷款成本,完善续贷安排,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如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对湖北省内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在去年的基础上再次下调0.5个百分点,为受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增加了专项的信贷额度,对逾期的利息给予减免等。各省市也相继出台了扶持小微企业若干条政策,从财政、金融等层面给予了有力支持。
 
近年来,国家在积极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对各大行提出了“两增”要求,因此大行及商业银行一直在不断加大对小微企业的贷款覆盖。
 
金融科技破解小店融资难
然而,以个体工商户为主的小店既没有抵押担保物,也属于传统金融服务中的“信用白户”,它们仍难以从大行或商业银行获得贷款。破解难题的钥匙则是金融科技。
 
二维码支付的普及让小微商家实现交易数字化,以蚂蚁金服为例,通过支付宝收款数据可以为商家进行精准的信用画像,令其积累建立信用记录,从而摆脱“信用白户”,大幅提升信贷可得性。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利用它们的大数据,减低信息成本、风控成本和违约惩罚机制的成本,降低融资成本,让“血液”顺畅地流到每条毛细血管。
 
如浙江网商银行,依托蚂蚁金服的大数据风控技术,利用独创的310模式(3分钟申请,1秒钟放款,全程0人工介入)服务了2200万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其中80%都是此前从未在银行获得过贷款的独家客户。网商银行近期调研显示,受疫情影响,81.9%的小店面临资金缺口,36.2%的小店将借款补充运营资金作为应对疫情的主要手段。利用互联网技术赋能,在1亿家小店中,超过一半已经获得无需抵押物的信用贷款额度,资金门槛有效降低。
 
最近,阿里巴巴集团与蚂蚁金服集团联合推出了六大方面20项特殊措施,扶助中小企业发展。其中,网商银行宣布对信用小店不抽贷不断贷,为线上线下850万小店下调20%的利息,给了小店更大的底气抗击疫情,发展数字经济。另外网商银行还宣布,将针对150万湖北小店和正在抗击疫情的30万医药类小店,不抽贷不断贷,避免小店资金链突然断裂,并且对利率下调10%。这些举措对小店起到了积极的扶持作用。
 
最新数据发现全国小店营业率已经连续4天回升;特别是有贷款额度支撑的小店,开店率比大盘高出一倍,反映了金融科技公司对这些小店的精准扶持作用。但互联网银行资本规模小,融资渠道不畅通,导致业务规模很难一下子满足小店急剧增加的贷款需求。
 
金融与科技如何更好融合
金融科技在疫情下服务小店经济的价值显著,但其潜力受到了多方制约。如与传统金融机构有存款等稳定、低成本的资金来源不同,互联网银行在融资方面成本较高,短期违约率攀升将导致金融科技企业面临较大的流动性风险和坏账压力。此外,受疫情影响存在资金缺口的小店数量激增,金融科技企业在资金规模上难以充分支持。只有加强金融与科技的融合,方能高效精准救助疫情中的小微个体企业。
 
传统银行应积极与金融科技企业合作,充分发挥双方各自优势,金融科技企业在线上获客方面具有较大优势,而银行在信贷资金上更为充沛,双方合作可以让资金精准流向信用优质的小店。
 
另一方面,也可通过提供央行再贷款,准予发行小微专项债券或银行间资产证券化产品,定向支持互联网银行加大对小店经济贷款支持力度 ,提高央行专项资金的效率。另外鼓励互联网银行通过二级资本债,放开股东属性限制,鼓励股东直接增资等方式多渠道补充资本。
 
特殊时期急需政策与创新支持
同时,在特殊时期,我们需要的监管政策配合。监管创新应及时跟上,突破原有不必要的政策束缚,充分发挥金融科技在服务小店方面的潜能。就本次疫情来说,可尝试在湖北等疫情严重地方,进行全线上银行服务的推广和实验。试点银行在技术保障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在线、远程为个人用户开立I类银行账户,让疫情严重地区的小微企业主、小店经营者,人足不出户即可开立全功能银行账户,即可办理收款、转账、贷款等多种金融业务。
 
大量企业正在持续失血,部分小微商家甚至面临生死存亡,全面降低企业成本迫在眉睫。收单手续费的实质性降低,对于线下实体商家在疫情平稳后快速复苏是非常必要且有效的。相比中大型商家,小微商家,包括个体工商户普遍存在交易量小、毛利率低、抗风险能力差、议价能力不足等问题,在支付降费政策实施过程中易被忽视,需加大关注并在政策上适当倾斜。因此,应优先减免小微商家收单手续费。将小微商家、个体工商户等列为收单手续费减免优先支持对象,这样可以加快小微企业灾后重建步伐。
 
支付降费工作涉及产业全链路,仅靠市场机制短期内难以落地。支付手续费优惠靠支付机构自身难以完全解决,还涉及产业链上下游多个主体,包括商业银行、清算机构、专业化服务机构ISV等之间的协作与成本分摊。这么一项系统性工程,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想要在疫情期间快速落地,需有关部门介入,协调各方利益,制定实施统一工作方案,全链路联合降低费用。参考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改革,由央行、发改委牵头制定支付降费防控疫情工作实施方案,统筹各方合力降费、共同分摊成本压力,包括支付机构减免收单服务费用、银行减免资金渠道费用、清算机构免除转接清算费用,确保疫情期间小微、公益、民生等重点领域支付服务畅通,增强政策传导的及时性、有效性。最后秉承“支付惠民”原则,对于公益组织、慈善机构、缴费单位进行收款、提现的交易,支付机构、银行、清算机构在特定时期内定向实施各类费用全免优惠
 
金融科技企业运用大数据和平台场景优势,加强金融与科技的融合,这样就能协力高效精扶持疫情中的小微个体。金融科技公司不仅履行了企业社会责任,更是发挥和展现其平台优势为小店输血的举足轻重作用。
 
没有过不去的寒冬,也没有来不了的春天,只要大家一起携手创新,春天即将来临。
 
作者 芮萌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