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3对中欧夫妻档故事,道出婚姻最好的状态:相互关爱、共同成长、思想同频

爱情是两个不同的身体里住着同一个灵魂。

——亚里士多德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个春节,虽然疫情使得假期的味道淡了,但家的味道却浓了,家人之间的关爱与守望愈发紧密,没有哪一刻更能让我们感受到家庭的重要性。

 

今天是情人节,我们特别推出三对中欧校友家庭的讲述,他们中的一方均来自FMBA2016级,而另一方则有来自中欧MBA、FMBA和EMBA课程的校友。

 

工作多年以后,三对夫妻先后来到中欧学习,从踏入校园的那一刻起,他们不仅仅是“生活伴侣”,还成为了“学习伴侣”。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们:婚姻中最好的状态就是相互关爱、共同成长、彼此成就。

 

张旭丽,FMBA2016级 徐升,FMBA2017级

 

共同成长才能思想同频

 

 

张旭丽,罗牛山(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海南(潭牛)文昌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营销)

徐升,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经理

 

张旭丽:2007年我和徐升相识于武汉,我们是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院研究生同班同学。毕业后我们一起来到北京。我在一家咨询公司做了六年的管理咨询,徐升进了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总行工作。

 

2015年,我和徐升都换了工作。徐升先去了民生信托从事风控管理工作;2017年他加入陕国投,一直从事信托业务。

 

而我在2015年加入罗牛山集团旗下的投资公司,围绕罗牛山集团下面两家上市公司去做产业投资。2018年,罗牛山加大了对海南文昌鸡产业的投资,于是把我派去分管这块产业的营销工作,所以我现在经常往返于北京和海南之间。

 

从咨询转投资,那一年的职场转型促使我产生读FMBA课程的需求。一方面我需要补足金融专业知识,另一方面也需要在资源方面做一些匹配。

 

共同成长才能思想同频。好的爱情从来都是势均力敌的,一方努力成长,另一方也需要步调一致。我和徐升原计划申请同一届FMBA课程,后来考虑到儿子当时才两岁,徐升决定再等一年,而我对课程的需求更紧迫些,所以我先做申请,就这样徐升成了我的师弟了。

 

之后的三年里,我俩一直先后处于北京上海两地求学的状态中。在那几年里家人付出很多,家人的付出和理解确保了我和徐升三年的学业的顺利完成。

 

为了每个周末至少留一位在家里陪儿子,我尽可能把我第二年的选修课和徐升的必修课调开。徐升也很顾家,经常陪我和孩子聊天。他有时候甚至会跟五岁的儿子讲财经新闻,虽然画风很奇特,却是一种深深的父爱。

 

没来中欧之前,我和徐升经常在家里交流工作,每当我工作不顺心之时,徐升既是我的倾诉对象,也是我的参谋。中欧共同的学习经历让我和徐升有了更多共同认知聊得最多的自然是同学的行业分享和职业发展路径。有些困惑是共同的,有些解决方案也是共通的。一门课结束后我俩也会相互交流各自对课上教授的观点的理解。与以前相比,看问题的角度自然是更全面了。

 

有趣的是,这种家庭氛围对儿子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你可能很难想象五岁的儿子会经常一本正经地跟我聊工作的情景。

 

有时候我出差回来,儿子会关切地问:“你们文昌鸡现在怎样了?”;有时候我在家刚开完电话会议,他会问我:“你们公司和新希望、蒙牛比怎么样?”这样的问题经常让我忍俊不已,但我会很认真地作答,他也会在听完我的“汇报”之后给我激励:“嗯,妈妈那你可要加油哦,我希望罗牛山能超过蒙牛!”

 

儿子对中欧也情有独钟,毕业时学校发的小金牛公仔他视若珍宝。去年他吵着要去中欧,我就选了徐升上课的一个周末带他去了一次中欧,给他看看爸爸妈妈上课的教室和校园。

 

徐升上课期间儿子来中欧“探班”

 

有人曾问我们,为什么夫妻俩不选不同的商学院?我想说这三年中欧的学习经历,成了我和徐升一段共同的回忆。夫妻之间能拥有一段共同学习的经历其实并不容易。

 

于我俩而言,最近一波回忆杀应该是读研究生的时候,毕业之后十几年能在中欧又开启一段共同学习的回忆是非常难得的,这段经历对于夫妻感情而言,更多的是促进。

 

 

 

罗燚,FMBA2016级  浩瀚,EMBA2017级

 

很多人对商学院的学习有误解

夫妻共同经历之后就会相互理解

 

 

罗燚,合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浩瀚,合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宁波合盛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

 

罗燚:大学毕业之后,我就进入父亲创立的公司合盛硅业工作。合盛硅业是一家专注硅基新材料领域,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化工企业。刚进公司时我甚至连产品的化学名称都念不出来,但从小就好胜心极强的我,为了让自己更快地熟悉硅基新材料产业,从销售做起,在业务前线快速地成长。工作两年后,我去了英国攻读经济学硕士。留学回来之后,继续回到父亲的实体经济,现在主要负责公司的人力资源和财务这两条线。

 

我先生浩瀚在2013年底加入合盛硅业,目前负责合盛硅业的自动化、信息化、内控和对外企业投资。在加入合盛硅业之前他在创业,有一家自己的创业公司。

 

浩瀚先萌发了读商学院的念头。2015年他就开始关注商学院的情况,在实地比较了两三家商学院之后,中欧独有的气质吸引了他。中欧即有严谨的学术,很接近大学时期的校园文化,但又不只有校园文化

 

中欧,它很特殊。这是我从我先生那里获得的有关中欧的第一印象。之后有一次,我和中信银行嘉兴分行营业部总经理方晓华聊天,她是中欧FMBA2015级校友,她推荐我来读中欧FMBA。说实话,当时我在EMBA和FMBA之间纠结了一下,但我的工作更偏财务金融,兼具金融与管理的FMBA课程更适合我。

 

就这样,一人份的读书梦变成了两份。2016年,我和浩瀚一起向中欧提交了申请。我申请中欧FMBA,浩瀚则申请EMBA。执行力超强的我俩暗自较劲,谁都不愿意多等两年更何况,读书这件事情不用想太多,先行动起来。一犹豫,很可能就与它失之交臂了

 

幸运的是,我们俩都被中欧录取了。2016年9月,我坐进了FMBA2016开学模块的教室里;浩瀚被录进了EMBA2017春季班,要等到下一年春天开学,因此我比他早半年体会到中欧的“虐”。

 

很多人对商学院的学习生活有误解。入学前我和浩瀚也没有想到读中欧需要花这么多的精力,但夫妻双方有了一段共同的经历之后也就多了一份理解。

 

在学习上,我还是很用功的。平时晚上宝宝睡着之后,我才有时间做预读、写作业,有时候不知不觉就会看到凌晨一点。那时候浩瀚还没有入学,刚开始他不太理解,常打趣我:“不就读个商学院吗,那么认真干嘛!“ ;有时候课程结束后晚上经常会有小组讨论,浩瀚偶尔也会小小抱怨一下:”下了课就回家嘛,有什么好聊的?“

 

半年后,浩瀚EMBA春季班开学了。浩瀚永远会记得,第一天他们小组态马讨论就进行到次日凌晨五点,之后的几天里,深邃的夜空下,讨论室依旧彻夜灯火通明。我笑他:“你看看,读商学院之后你也没法及时我电话了吧!”

 

在亲身经历了Techmark的各种花式虐之后,他才真正明白:原来中欧人真的那么拼!

 

就在我读中欧的第二年,我怀上了第二个宝宝。二宝是名副其实的“中欧宝宝”,硬核的我整个孕期几乎没落下什么课,生完二宝一个月之后就恢复上课了。毕业典礼那天,我们开玩笑说应该给我家二宝也颁发一张中欧毕业证,奖励她整个孕期跟着我听完了大部分的必修课。

 

 

两年的学习对于企业运营方面有很多改变。对我而言,收获最大的是财务类课程,比如管理会计课上讲的绩效核心指标,回到公司后我就马上对公司的绩效考核指标做了一些调整。我也经常把领导力、团队管理课程中学到的内容分享给我的高管团队。

 

现在浩瀚的EMBA课程正在进行时,我俩的同学聚会只要有时间都会一起去参加,这种金融与实业的相互交流对我俩大有裨益。

 

都说在婚姻中学会“共同成长”的夫妻才能走得更长久,而我想共同学习就是共同成长最好的路径之一。

 

 

何冉,FMBA2016级  仇丽莉,MBA2009级

 

中欧的价值观也塑造了我们家庭对整个事物的看法

 

 

何冉,中化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战略发展部总经理

仇丽莉,上海槿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

 

何冉:2008年,对我们家来说意义非凡。女儿呱呱坠地,我太太丽莉刚休完产假,正在重回职场与离职读中欧MBA之间摇摆不定。

 

从十多年前起,中欧已是我俩共同的梦想。当时我在咨询公司工作,情势一片大好,项目接连不断,全年空中飞人,四年间只有三个月是在上海的,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而那时中欧又没有在职MBA。所以当丽莉在考虑是否要去中欧读MBA时,我全力支持,为她打气。经过三个月的申请准备,她终于叩开了中欧的大门,也开始了我们全家的中欧缘。

 

与FMBA相比,MBA的团队作业比FMBA繁重。MBA小组讨论到深夜是家常便饭,她又逢哺乳期,白天上课,半夜喂奶,睡眠严重不足。有一次丽莉带我回中欧校园,指着停车场的一颗树对我说:“你看,这颗树上的印子就是我撞的”。我才知道,她读书期间太辛苦,有一次在校园停车倒车,迷迷糊糊地与大树来了个亲密接触。

 

在丽莉读中欧MBA的年代,她有幸坐进了吴敬琏教授宏观经济学的课堂中,当时近八旬的吴老还在给中欧MBA学生上宏观经济学。当时,吴老在中欧的课堂上讲述三年自然灾害的那段历史,讲到最后老人家双眼噙满了泪水,这个细节令丽莉大为动容。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中欧正因为有像吴敬琏等一批大师,才形成了其独特之处。

 

2011年,我离开咨询公司来到中化,不再是全年出差的节奏。当得知中欧推出了在职金融MBA,我没有丝毫犹豫,我知道这次错过中欧FMBA的话,那将成为我莫大的遗憾

 

生命不止,学习不停,学习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个永远的课题。这些年,中欧、商业、科技、金融,企业管理……这些话题讨论在我们家庭中不绝于耳。女儿从小耳濡目染,虽然她现在只有五年级,她的小脑袋中时常会闪现一些对于商业的思考。

 

 

春节疫情大爆发,当武汉宣布封城,全国各省市启动一级响应的时候,女儿马上说:“这下大家都不出行了,那航空公司接下来可能会比较麻烦了。她还跟我俩探讨:“这段大家都宅在家里了,那很多人是不是都在打游戏啊?那这段时间游戏企业是不是会发展得比较好?“我们很惊讶,她对疫情的第一反应是思考疫情对商业的影响,且用了”企业发展“这样的术语。

 

中欧是一个有思想,有态度,有原则的商学院。正是这种理念让它有别于国内其他商学院。在这样的理念下聚集的人也是一群有思想,有态度,有原则的人。这群人会照着这种理念去做一些有责任,有担当的事。

 

正如我自己做投资看企业的时候,如果是中欧人的企业,我相信他有底线,不会做恶。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价值观也塑造了我们家庭对整个事物的看法,我觉得这是中欧对我们家庭最大的影响。

 

正如吴老在课程最后对学生说过的一句话:“将来,你们不要成为一群只会赚钱的人,你们要做对这个社会、对中国商业有担当的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