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 教授/研究

    国内资深教授 - 中国知识创新

    944

沙梅恩:这个地方“比哈佛还难进”,却吸引了无数初创企业

Share:  分享到:

创业大潮中,初创企业的一大生存秘笈就是“抱大腿”,即与大公司合作来提高生存率。殊不知,为了分上一杯创新的羹,大公司也是不遗余力地要借一借初创东风。

今天这篇文章,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国际商务及战略学副教授沙梅恩带我们一起,看看传说中“比哈佛还难进”的微软加速器是如何“牵手”初创企业的。

在微软加速器的北京办公室里,工程师们正在忙碌地研发着各种颠覆性科技。他们在微软亚太研发中心办公并得到微软的荫蔽。然而,这些工程师并不只使用微软的产品,他们当中不少人的桌子上摆放着苹果电脑,成为研发中心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事实上,微软不仅为他们提供办公场所、技术和商业支持,还帮他们与潜在合作伙伴牵线搭桥。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这些初创公司开花结果时,微软也可以分一杯羹。


过去十年间,微软与众多初创公司达成了一系列野心勃勃的合作计划。个中缘由再明显不过:与初创公司合作能使微软接触到最前沿的创新成果。而初创公司也心知肚明,大公司能提供它们所需要的资源、背景以及更广阔的视野,有了这些加持,初创公司能迅速获得更高的知名度和更多的商业机遇。

尽管如此,这种合作实施起来却并非易事。长远看,大公司和初创公司在实力、结构和决策速度各方面的不对等,让二者很难缔结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

在各行各业,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大公司把这种合作模式当成涉足尖端科技的一种手段,而微软的尝试可以为它们提供宝贵的经验。

牵手初创企业:想说爱你不容易

微软与初创公司的接触过程可谓旷日持久,这个漫长的过程也让微软积累了不少经验。

最初,微软在和独立软件经销商的合作中就积累了许多专业知识。2000年左右,微软还没有形成和初创公司合作的系统性模式,而那段时期,开源运动迅速兴起,为用户提供了可以自主修改和提高的软件,这样就产生了一个现实问题:那些初创公司拥有了微软之外的其他选择。对于微软这种很大程度依赖于其他企业在其平台上开发软件的的科技公司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2005年到2009年间,微软对此前与软件公司的合作模式做出了改变。显然,调整公司现有的合作项目并扩展到初创公司身上是远远不够的。2008年,微软启动了BizSpark计划。该计划为初创公司提供三年的免费软件,入选公司必须成立不满五年,年收入不超过100万美元。


短短几年间,全球就有成千上万的初创公司报名参加BizSpark。从微软的角度来看,这里的逻辑很清晰:初创公司每卖出一份软件许可证,也相当于卖出了一份内嵌的微软技术许可证。

2009年,BizSpark又衍生出了一个新项目,BizSpark One,旨在从BizSpark成千上万的成员中找到最有创新精神的100家企业。入选者可以从微软得到长达一年的支持,包括对企业商业模式的战略建议以及与微软内部团队的交流机会。微软还通过市场渠道帮助推广这些公司,甚至还帮一些企业制作了微型纪录片。

2012年,微软在以色列的研发中心意识到,拉近同初创公司的距离同时缩短合作时间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他们因此想出了创投加速器模式,这个模式与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参与项目的初创公司在合作期内需要入驻微软办公室。比起远距离合作的BizSpark One项目,微软和初创公司有了更多面对面的互动,也为双方节约了宝贵时间。


紧接着,创投加速器分别在特拉维夫,班加罗尔和北京落地。这三个城市都有浓重的创业氛围,各种初创企业迅速兴起、蓬勃发展。一年之内,这三个加速器成果显著。微软顺势又在柏林、伦敦和巴黎这三个欧洲最重要的创业大本营设立了加速器。次年,它又在自家后院西雅图成立了一个新的加速器。

创投加速器为成员提供四个月的技术支持、商业设施、专业指导和网络构建机会。项目结束时还会举办成果展示日,届时微软管理层、合作伙伴以及外部投资者都会前来参观。

除了上述在公司内部进行的项目,2015年5月,微软还启动了BizSpark Plus。这次,微软要和全球200多家领先的孵化器合作。通过这个项目,微软提供了价值12万美元的Azure使用许可(Azure是微软的云计算平台)、技术支持和专业指导来帮助成长中的初创公司把产品推向市场。

打破常规
在改变中超越自我

为了使与初创公司的合作取得成效,微软发挥了创新性公司的一个典型特质:创造性现实主义,即在合理范围内用非常规的手段打破已有规范。

微软为合作者设定了明确的指导方向和预期,但也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调整。例如,微软创投加速器奉行技术不可知论,初创公司不一定非要使用微软的技术来研发自己的软件。因为微软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初创企业都热衷于自己的平台技术。而且,最好的初创公司往往不会被那些对平台有限制的合作所吸引。此外,微软也不从加速器内的初创企业中抽取股权。

微软还会根据不同地域的具体情况调整加速器的“课程设置”,这有利于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合作。比如在中国,微软就和中央政府以及地方政府的官员合作密切,因为这些人是创业创新所需动力和资源的首要来源。


微软还在印度帮助瑞来斯实业公司建立了GenNext 中心,这是一个位于孟买的创投加速器,微软只提供技术支持并不参与运营。因为微软意识到,在一个新兴市场上有效运营一个加速器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2016年5月,微软宣布在上海复制这一模式,与仪电电子以及当地政府合作成立一个新的创投加速器。今年1月份,上海加速器首期正式起航。

微软还试图在合作模式中找到更多运用创新现实主义的途径。例如,它充分利用自身在全球的分布,深入挖掘不同团队学到的经验。伦敦加速器的管理者告诉我们,他们刚刚和亚洲的一些同事见了面。亚洲的加速器运营时间更长,这种交流让他们受益颇丰。微软还发现,他们可以继续帮助那些已经“毕业”了的初创公司。班加罗尔的加速器内就专门为“毕业生”们开辟了可以自由使用的空间,先到先得。

构建创新生态系统
打造成熟创业环境

创投加速器和BizSpark项目构成了微软与初创公司合作活动的主要部分。此外还包括并购、应用开发项目和业内活动等等。2016年6月,微软还成立了一支创投基金——微软创投,同时,成立了4年的“微软创投加速器”更名为“微软加速器”。微软创投开辟了新的合作渠道,它对初创公司进行基于股权的投资,同时拓展自身产品和技术, 及时利用新兴趋势,在战略和金融两方面对创业公司下注。

微软在各地的初创公司伙伴不断取得成功,表明这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在美国,云存储公司 StorSimple 被选为BizSpark项目2011年年度合作伙伴。2012年,这家公司被微软收购。云测网络是北京加速器的第一批毕业生之一,现在这家公司的估值达到了5亿美元。南非的初创公司WhereIsMyTransport从构想阶段就和微软密切合作,该公司2015年7月搬到了英国并和微软的英国分部建立了有效合作。


WhereIsMyTransport现在处在一个更成熟的创业环境,这里有更多样化的潜在合作者和资金来源,也有更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这些有利条件让公司更有希望在国际市场施展拳脚。

随着跨国公司们争相建立自己的创新生态体系,了解如何有效地和初创公司打交道变得非常重要,微软目前取得的成功可以为其他公司提供一定的借鉴。

| 作者:沙梅恩、叶恩华
| 编辑:张响

本文最初发表在《策略与商业》(strategy + business)杂志2017年春季刊,由沙梅恩(Shameen Prashantham)教授与叶恩华(George S. Yip)教授共同撰写。叶恩华是帝国理工学院商学院市场营销和战略学教授,此前曾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战略学教授。